一流書屋 > 都市言情 > 舊愛契約,首席的奪愛新娘
加入書簽 章節報錯

正文 全文結局

    深粉色的玫瑰,嬌艷欲滴,被滿天星的簇擁著。

    伍媚接過捧花,抬起頭,緊盯著男人完美的容顏,過往的一切,紛至沓來。

    其實沒必要再回憶那些無聊的回憶,可它們就是能在不經意間再次鉆進心窩,教人感慨萬千。

    曾經做夢都想嫁給霍司爵,曾經以為做夢都不可能實現的愿望,現在真的實現了。

    是很美好的一件事,這種美好像吃一塊芝士蛋糕,甜蜜之中,透著淡淡的酸。

    杏眸里氤氳出傷感的水霧,霍司爵驀地捧住她的臉,企圖將她的思緒拉回,不忍再看到她陷入那些悲傷的回憶里。即使,那些回憶磨滅不去。

    “伍兒……不許再想,也不許感動到流淚。今后,你可以對我撒嬌、任性,但是,我最不想看到的就是你的眼淚。”霍司爵柔和的聲音像暖風拂面。

    他粗糲的雙手捧著她光滑如凝脂的臉頰,被他捧著的感覺,溫暖動人。

    “嗯!”她重重地答應。

    霍司爵莞爾,男人深眸里的溫柔在瞬間斂去,被灼熱取代。

    手里的玫瑰花被他猛地拿開,隨后,男人長臂往后一揮,那捧嬌艷欲滴的玫瑰在偌大的套房里拋物線式地運動,最后灑落在華貴的羊絨地毯上。

    #已屏蔽#

    禁欲一年多的霍司爵,此刻再也無法忍耐了,從喉嚨深處,發出一聲低鳴,雙手再次要捧住她的臉。

    “stop!”伍媚大聲喊停,男人的動作瞬間僵住,像個被她操控的機器人。

    “why?”沒好氣地問,滿臉苦惱。

    伍媚立即從鋼琴上下來,貝齒咬著下唇,雙眼里流露出悲傷的神色,“我胸口的傷好像又疼了……”她低著頭,愧疚地說。

    霍司爵瞬間猶如被澆了一盆冷水!

    不過,到底是不會勉強她,不顧她的感受的,怕她那只剛做過手術的胸因為歡.愛的刺激,發生什么反作用。

    “ok,我們今晚不做,你先進去臥室洗澡,我喝杯酒。”霍司爵極力壓抑心里的酸澀和暴躁,對她耐心地說。

    對于霍司爵的妥協,伍媚十分感動。

    看著他走去了酒柜邊,她狡黠地微笑,走去玄關處,將散落在地上的購物袋一一撿起。

    幸好這些沒被他發現,伍媚暗暗呼了口氣,朝著臥室飛奔而去。

    求.歡失敗的霍先生悻悻然地坐在小型吧臺前的高腳椅上,悶悶地喝著威士忌。客廳中央,偌大的水晶吊燈流光溢彩,地上散落著玫瑰花,可惜了他的一番精心準備了,可惜了這良辰美景了!

    霍司爵暗暗苦笑,又喝了口酒。

    為心里的郁悶而氣惱。

    伍媚快速地洗了澡,裹著浴袍,看著大.床上擺放的各種款式的情趣內衣,一時間不知穿哪一套好。

    黑色皮衣皮短褲,皮手套。

    黑色蕾絲透視睡裙。

    火紅色吊帶蕾絲短裙。

    藍白色水手服。

    ……

    正思忖著,手機響了,是微信發出的聲音,有個叫lily昵稱的女人要加她,這個名字,自然勾起了她的好奇心。

    鬼使神差地接受了。

    對方第一時間發來了一條信息,全部是英文,伍媚看得懂。

    lily說:amy,我知道你和john相識多年,你們還有兩個孩子。但是,這并不代表你是最適合他的那個人。這一年多,我們朝夕相處,我在他的事業上給予他很多的幫助,也是他很好的私人助理。他的飲食起居都是我照顧的。沒錯,他現在去找你了,你有沒有想過,他是出于責任才跟你在一起,并不是愛!

    伍媚看著黎黎發來的微信信息,沒覺得難過,但是有點惡心,像吞了一只蒼蠅。

    自己的所有物,被別的女人陪伴了一年多,她心里很不舒服,很生霍司爵的氣,雖然,這個臭男人并沒對lily產生任何情愫。

    她相信霍司爵對她是忠貞的。

    伍媚邊想著邊回復,努力保持鎮定,不想被這個女人干擾。

    amy:親愛的lily小姐,十分感謝你這一年多盡責盡力地幫助john,作為他的妻子,我很感激你。oh,忘了告訴你了,我和他今天剛登記結婚了。情.人節快樂!

    伍媚發完這一條,沒等lily回復,就關掉了手機。

    這個黎黎在知道他們已經結婚了之后,應該不會再對霍司爵有所企圖了吧?

    伍媚暗忖。

    心里氣的是霍司爵,竟然會招到爛桃花。

    印象中,他雖然英俊優秀,但性格冷,而且很少參加社交應酬,能夠接近他的女性并不多,即使能接近,以他那冷酷的性子,沒女人能堅持得了三天。

    這么看來,這一年多的霍司爵肯定是改變了,人更隨和,更接地氣了。

    所以,他才讓這個lily如此迷戀。

    伍媚越想越氣,明明知道霍司爵對這個lily一點非分之想都沒有。

    女人的占有欲啊……

    霍司爵喝了四杯酒,還想繼續,意識到喝得有點多了,立即停止。

    有什么好郁悶的,再熬幾天咯,她的健康最重要。

    ————

    霍司爵推開臥室的門,房間里一片幽暗,他挑眉,“伍兒?老婆?”

    “別動!”

    雙眼突然被人從后面蒙住,她的聲音傳來,霍司爵莞爾,這女人,鬧什么呢……

    “把雙手舉起來!”伍媚大聲地說,霍司爵更加疑惑,不禁,緩緩地舉起雙手,呈投降姿勢。

    “搞什么!”他沉聲問,嘴角勾著寵溺的笑,很是好奇她想做什么。

    “閉著眼!不許睜開!也不許放下雙手,聽到了沒?”伍媚大聲命令,兇巴巴的語氣,霍司爵更加好奇,而沒有一點點的畏懼。

    很是期待這小女人想跟他玩什么游戲。

    她比他要小好幾歲,最近發現她越來越頑皮,快跟酒酒差不多了。

    他當5、7、9都是他的小孩。

    當然,最寵的還是5兒。

    她的雙手離開,他謹遵她的吩咐,沒有睜開雙眼,而后,雙眼被什么東西蒙住了,緊繃的感覺,后腦勺上像有松緊帶。

    伍媚拽著他,朝著酒店配有的四柱大.床走去,雙眼失去了光線,霍司爵處于一種緊張的狀態里。

    “坐下,這是床。”伍媚將他帶到床邊,叫他坐下,霍司爵緩緩坐下。

    “你究竟在搞什么?我是不是得罪你了?”霍司爵到底是有點忐忑的,不安地問,伸手就要扯掉眼罩,被伍媚阻止,將他猛地推倒在床.上,她的身體壓在了他的身上!

    雙手攫住他的雙手手腕,壓在床.上,女人的嬌.軀緊緊貼合著男人的胸膛。

    “霍先生,你在心虛什么呢?”伍媚小聲地說,聲音柔柔的,卻透著一絲讓霍司爵揣測不明的意味。

    她究竟怎么了?

    伍媚的身子緩緩上移,來到他的臉上,張口咬住了眼罩邊緣,一點一點地,將眼罩扯下。

    像小狗咬東西。

    霍司爵雙眼在感受到迷蒙的光源時,不適應地用力眨了幾下,才看清楚房間的天花板吊頂,垂眸,看到了伍媚那張精致動人的臉蛋。她的頭發全部都扎起來了,沒有一絲碎發。

    往下,是修長的脖頸,脖子上系著黑色的蕾絲,蕾絲上是一朵黑色的花。

    再往下,他就看不見了,因為身體被她壓著,雙手被束縛著。

    伍媚緩緩起身,“你的雙手別亂動!”她沉聲命令,下了床,霍司爵連忙坐了起來。

    明亮的豪華臥室里,小女人穿著一身黑色皮質短裙,一雙黑色高跟皮鞋。

    那皮質短裙下擺勉強包裹了她的翹.臀,衣料緊貼著她的曲線,抹胸的設計,露出她后背性.感的肩胛骨,像一對小翅膀。

    “伍兒……”

    看著伍媚的背影,坐在深紅色綢緞大.床邊緣的霍司爵,聲音粗噶,啞聲喊。

    伍媚站在不遠處,緩緩轉身。

    霍司爵驚呆了。

    小女人身上穿著性.感的低胸皮衣,要命的是,皮衣從胸.部下方的位置,衣襟口是用黑色繩子交叉纏繞的。不知是故意的還是衣服顯小,衣襟是開著的,那一道道黑色的繩帶,壓擠著她大半的ru肉,白.皙的嫩.肉被凌虐地擠出。

    性.感火辣的樣子,教霍司爵不停地吞咽口水。

    “伍兒!你在干嘛?!”他說著奔了過去,她胸上有傷,這樣被擠著沒問題嗎?

    伍媚站在那,任由他靠近,面無表情,霍司爵雙臂圈住了她的腰,低著頭,看著她左胸,“你瘋了?傷痊愈了?不疼了?”

    雖然該死的無比誘人,但是……

    “不疼了……剛剛是騙你的……霍先生,我這衣服好看嗎?”伍媚幽幽地說,剛剛是很不好意思的,才將他雙眼蒙住,做了熱身準備,現在感覺好多了,沒那么放不開了。

    “你……!”她居然是騙他的,霍司爵這下明白伍媚的用意了。

    “嗯……!”沒空責備她,低下頭,他攫住了白.皙的嫩.肉,她嚶嚀一聲,身體向后傾斜,被他捧住,站在原地,他瘋狂地啃噬她。

    ————

    情.人節的夜晚,兩人一直沉淪在歡.愛里,伍媚挑釁霍司爵的后果是,被他逼著,一套一套地穿上了那些性.感的衣服,它們最終的下場都是,被撕成破布……

    ————

    伍媚跟著霍司爵去了紐約,兩個孩子也被帶去了。

    霍司皇和黃埔圣也在紐約,他們幫了霍司爵不少。

    伍媚成了霍司爵的“助理”,每天都陪在他身邊,照顧他的生活,在工作上做他的幫手。

    lily還沒辭職,在一家公司,每天都會遇到。

    伍媚沒私下找她說過話,這天,lily倒是主動約她了。

    就在公司附近的星巴克,伍媚應邀出現。

    黎黎是華裔,一個非常聰明的女孩,麻省理工畢業的,自然優秀。

    她看起來很甜美,身材也屬于嬌小型,很清純外表下,掩藏著一顆對霍司爵想要占有的野心。

    霍司爵對她的評價也挺高的,伍媚經常聽他說起,那是一種很客觀的評價,不參雜任何私人感情。

    “lily,有什么話,你就直說吧。”

    “amy,你真的不介意我以前和john的一切?”lily低聲問。

    伍媚莞爾,“你和他有什么樣的一切?別跟我說,你們發生過關系,他對你承諾過,要娶你,或者說,喜歡過你什么!lily你看起來是一個很聰明的女孩,糾纏著一個有婦之夫,就顯得愚蠢了。”

    她說完,啜了口咖啡。

    lily這時掏出手機,將手機放在她面前。

    “lily!”這時,低沉冷酷的聲音響起,黎黎全身僵硬,而伍媚嘴角則勾起了一絲淺笑,正要看手機,那手機被霍司爵搶先拿起。

    他看著手機屏幕上的合成照,嘴角上.翹,那笑讓黎黎心弦緊繃。

    “霍太太,這種合成的照片,你想看么?”霍司爵看著老婆大人,柔聲問,伍媚搖頭。

    “我也覺得,污了你的眼睛,我會心疼的。”霍司爵幽幽地說,直接將手機丟給了黎黎。

    伍媚起了身,被霍司爵圈在臂彎里,“lily,請你別再打擾我的妻子,我對你沒一點男女之情。”

    霍司爵冷硬地說道,黎黎被羞辱地臉色一陣紅一陣白,看得伍媚都為她感覺尷尬和丟臉,拉著霍司爵快速地去結賬。

    “你怎么知道她找我?”出了星巴克,伍媚連忙問。

    霍司爵瞪著她,“霍太太,我現在很生氣!”他嚴肅地說,開了轎車車門,讓她上去。

    他也上了車。

    霍先生將車子開在無人的路邊,在車里收拾了霍太太一頓!

    “我要是晚來一步,你看到那照片,會不會誤會我?”

    “不會!”

    車里,滿頭大汗的小女人被男人抱在懷里,車廂里彌漫著曖昧的膻腥味……

    他問,她堅決地回答。

    霍司爵有點難以置信,“那你還私自見她……”他責備道。

    “霍先生,我以后不會再私自見他了!不過,我是真的很信任你的!”伍媚甜甜地說,霍司爵寵溺地笑笑。

    ————

    霍司爵的事業開始發展起來,想要重振昔日的輝煌,還需時間。

    現在的生活是伍媚夢寐以求的,一家四口可以每天都在一起,而她,對霍司爵如影隨形,霍司爵也很依賴她。

    夫妻兩人常常一起出席公開場合,兩人的愛情史也被廣泛流傳著。

    霍司皇和黃埔圣常常來家里做客,對兩個孩子特別地好,經常把他們帶去他們家玩,伍媚很放心孩子們被他們帶,也明白,他們這輩子不可能有孩子,把這對侄子侄女當成自己孩子了。

    霍耀山的病情好轉多了,霍司爵兄弟倆常常去看望他們,一家人比以前多了很多人情味。

    霍思琪的處境不太好,聽說快跟丈夫離婚了,無愛的結合,終究沒什么好的結果。

    陸氏和喬氏完成了合并,現名新帝集團,陸寂琛和喬冉都是董事,掌權人是陸寂卓。

    霍司爵的公司發展到洛城時,和他們都有合作。

    伍媚現在比以前忙多了,漸漸地淡出了時尚圈,成了霍司爵的得力助手,夫妻倆一起打拼,雖然忙碌著,也無比踏實、快樂。

    ————

    一年又一年,每年春節后的年初六,喬冉都會邀請這些朋友去他們家聚會。

    孩子們漸漸地長大了,他們這群大人也都找到了幸福的歸宿和方向,雖然未來還會有風吹雨打,但是,有愛人的陪伴和體貼,有堅定的信念,也就沒什么可怕的了。

    這一年,喬冉將公婆也請來了,這還是陸翰銘夫妻倆第一次來別墅跟喬玉麒夫婦倆面對面相聚。

    陸翰銘和何琇美這對昔日情.人,再見面,恍若隔世,何琇美大方地跟陸翰銘打了招呼后,就握住了喬玉麒的手。陸翰銘則目光柔和地看著自己的妻子,曹慧賢。

    都過去了!

    這四個字,就像一把掃帚,將過去的一切,全部掃走……

    郭玥和陸寂卓彼此相愛,郭玥性子倔,陸寂卓沒少被她管著,他們的兒子也好幾歲了。

    董京夢和梁仲霆這幾年將事業重心也轉向了洛城,幾乎常年在洛城定居。

    安琪最后被許臣收在了五指山下,她和阮奕均有過一段,但阮奕均根本不愛她,安琪吃了個大虧后,才意識到許臣對她的好。許臣要娶她,她想也沒想地就答應了,他們的愛情,還得在婚后慢慢修煉,在此,祝福許臣。

    裴素素和莫驛程幸福穩定,兒子很健康,小雨常年在美國西部的加州,在那邊接受治療,同時被莫驛程的繼母照顧。

    馮唐和溫暖,仍然過著平凡的普通生活。

    一直在東南亞一帶隱姓埋名的陸淼淼,偶爾會和陸寂琛這個大哥聯系,仍然不敢回國。

    璀璨的流光溢彩的水晶吊燈下,一對對愛人,共同舉杯,一群孩子也歡呼著,拍著小手。

    一群狗狗被關在屋外,他們前肢貼在玻璃上,眼巴巴地看著屋子里的熱鬧非凡。妹妹跑了過去,為他們打開了門。

    琛琛和喬喬領頭跑了進來,后面跟著四五只他們的后代。

    小閏桀拿著自拍專用的長桿,桿子盡頭固定著手機,高高舉起,將所有人和狗狗拍到了鏡頭里。

    “yeah……這一次所有人都在了!”小閏桀滿意地看著手機里的照片,準備發微信朋友圈。

    “沒有!小雨不在!”貝爾大聲反駁。

    小閏桀聳聳肩,“我叫她發照片來!”

    “你知道她在哪?”貝爾追問,她可是他心里的,第一個朋友。

    “她在加州啊,你不知道嗎?對了,你在東部,她在西部,是很遠……!”小閏桀嘀咕道,貝爾怔然,她也在美國……!

    失神的他被妹妹拉走了。

    ————全文完————

    結束語:

    本來沒打算今天完結。

    其他人的番外不想再寫,也沒什么要寫的了,本來打算寫安琪的,感覺太逗比,不符合作者的“高冷”氣質。

    正好明天打算出去旅游,也是突發奇想,說走就走。

    新文不急著寫,這幾年一直都在寫,幾乎沒斷過,該停下腳步,調整一下,給自己充充電了。

    不然寫出的文也沒什么新意和吸引力。

    總之,就是想休息休息,調整調整心態,最近壓力挺大,也是無形的壓力,有些迷惘,需要放松、沉淀、思考。

    讀者群都已解散,想關注萌萌顏的可以戳新浪微博,昵稱:憶昔顏嬤嬤

    推薦婚戀高干三部曲《霸道凌少的小妻子》《醫寵成癮,豪門新娘太撩人》《良辰好景,老婆離婚無效》都是完結的婚戀文,沒看過的親可以去看看,不推薦以前的幾本三觀不正的大虐文!

    很晚了,出去買點出門用品,明天開始不要等更了!

    新文見吧!更新時間待定!

    ...
捕鱼达人2百度版 网挣团队是不是真的 简单网赚联盟 怎么查询股票代码 海南飞鱼彩票网站 股票k线图入门图 一套棋牌app大概多钱 *明天涨停的股票 河南快赢481走势图最近30期 上海11选五任二遗漏 聚享游怎样一天赚300 浙江20选5中奖规则中三个多少元 平特一肖研究方法 麻将机怎么调108 … 龙王捕鱼原版 打麻将怎么玩 下载电玩捕鸟达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