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書屋 > 都市言情 > 尚書大人易折腰
加入書簽 章節報錯

正文 第651章:心事

    小舒氏帶著湛哥回來的快,謝元娘也不想當孩子們的面多問,一直到用過了午飯,哄了兩個孩子睡下后,才出去和母親說話。

    “娘,到底是怎么回事難得你回來,怎么不和硯姐吃頓飯再讓她回去”

    “我也想留她,可她忙,哪里有功夫在外面呆,便讓她回去了。”小舒氏一副不想多談的樣子。

    謝元娘今天是下了決心要和母親談談的,也不讓母親逃避,“娘,你和硯姐到底怎么了”

    “我們是母女,能怎么樣。”小舒氏已經寒了心,元娘日后要離開,不知道硯姐的真模樣也是好事,小舒氏便瞞下沒有說,“白府老夫人太過寵孩子,把亮哥寵壞了。那孩子我看了就不喜歡,一身的壞毛病,真以為在我面前裝裝樣子就能糊弄過去”

    “娘,你是對硯姐有意見,連帶著也不喜歡亮哥吧”

    小舒氏笑道,“胡說,我怎么可能牽怒到孩子身上,是孩子本身就被寵壞了,小小的孩子,才幾歲,看著像個小紈绔。”

    小紈绔。

    謝元娘沒有親眼看到,也不知道什么樣,不過母親能這么說一個孩子,可見一定是寵壞了。

    謝元娘到不好勸,她也看出來了,母親是對硯姐有意見,她離開的這幾年,也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看來只能私下里問四哥了。

    另一邊的馬車里,硯姐的臉色也不好看,她縱然有要走的意思,卻也是被母親落了面子,可母親竟也沒有留她。

    好幾年不見母親,結果母親回來她過來看,竟連飯也沒有留,回去之后婆婆那邊會怎么想

    只覺得是兒子不爭氣,硯姐斥責道,“你是怎么想的家里什么東西沒有,你還要去搶別人的東西,你就這么眼皮子淺”

    亮哥被奶娘抱在懷里,撇撇嘴又哭了。

    “還哭,再哭我就將你扔下去。”

    亮哥嚇的不敢出聲了,奶娘的臉色也變了。

    硯姐越看越煩,哪知馬車又猛的停下,身子就往前沖,要不是身邊的丫頭扶著她,人早就撞到了馬車上。

    “怎么回事”尋桃大聲喝問車夫。

    車夫忙道,“夫人,對面突然有馬車沖出來,馬車上下來人,是老姑奶奶。”

    硯姐的臉色變了變,“車里坐的是姑母”

    外面已經響起了孔氏的聲音,“硯姐這是剛從孔府那邊過來”

    硯姐不情愿的挑開窗子,“姑母這是要去哪里”

    “聽說你母親回來了,我過去看看,你這是沒在府中用午飯”

    “白府那邊有事,我便先回去了。”硯姐溫柔的笑了笑,“街上說話不方便,我便不與姑母多說了,姑母先去吧,改日見面再聊。”

    在金陵城中這幾年,只有過年過節,兩家才有走動,平日里根本不聯系,自然也不親近。

    孔氏掃了硯姐一眼,“好,那改日聊,我正巧去府里看看。”

    兩人這才分開。

    馬車這才分開。

    硯姐回到白府之后,便是下職的白品看到人回來了也微微一愣,“不是說多陪岳母幾日嗎”

    “還不是亮哥,到那里只知道寵事。”硯姐心中有氣,當著丈夫的面,卻沒有露出急燥的樣子,“湛哥這幾日也在府上,今日亮哥要搶湛哥的東西,被湛哥打了。”

    白品聽了這話顯然不信,“湛哥我在學院里見過幾次,看著也穩重,不像會動手的孩子,是不是有什么誤會”

    對于自己的兒子,白品到是了解幾分,“母親將亮哥寵壞了,平時你也寵著他,這孩子太過霸道。”

    母親也這么說,現在丈夫也這么說,硯姐心有不快,“湛哥你又不了解,確實是他踹了亮哥,不信你可以叫亮哥過來問問。”

    白品果然就叫了亮哥過來,“在你外祖母家,是誰踹了你還是你自己摔倒的”

    亮哥雖然任性,卻最怕父親,“不是表哥踹的我,是另一個孩子,我沒有說謊,真的是別一個人。”

    白品卻覺得兒子在說謊,平時兒子就喜歡說謊,這次自己摔倒又不敢承認,只能扯出另一個人來,臉色越發的難看,“跟我去祠堂。”

    硯姐原在一旁看著,現在聽到兒子說法不一樣,然后丈夫又要將人罰跪祠堂,立馬急了,“夫君。”

    白品卻頭也不回的抓起大哭的亮哥,“再這樣寵下去,白家的名聲就沒了。”

    提起白家的名聲,硯姐不敢再攔了。

    心中焦急,硯姐只覺得是丈夫偏心,若不是心里有著謝元娘,又怎么可能聽到兒子與湛哥有矛盾,就直接收拾自己的兒子,明顯是偏坦湛哥。

    一切都是因為謝元娘,哪怕如今謝元娘已經不知道在哪里或者早就不在世上了,可仍舊不時的影響著她的生活。

    “姑娘。”尋桃上前來。

    硯姐看了她一眼,“什么事”

    “姑娘,奴婢到覺得亮少爺說的話有些是對的,只是咱們是不是沒有想到”

    硯姐看著她,尋桃又道,“會不會是大姑娘回來了不然老夫人怎么突然要回來”

    硯姐微微一愣。

    是啊,她怎么沒有想到,謝元娘離開時,就懷著孩子的,如今母親突然回來了,她怎么問母親也不說,只說是為了四哥,而亮哥說是另一個小男孩,難不成是謝元娘當初肚子里的那一個

    尋桃只是把自己的猜測說出來,“奴婢也只是這么猜測,到底是不是這樣,還要打聽一下才是。”

    硯姐站起身來,“你說的對,姐姐若回來了,這是好事,我怎么能不知道呢,今日天晚了,明日咱們再回孔府。”

    想著今日回孔府后,哪里也沒有去,甚至母親都沒有留她用飯,現在回想起來,卻似要遮掩什么,所以才急著讓她走。

    想到是這種可能,硯姐的心跳也快了起來。

    而孔府大門外,孔氏被門房攔了下來,“老姑奶奶,夫人出門了,不在府中,四少爺也不在。”

    孔氏笑了,“不在又如何我還進不得府了”

    門房眼皮都沒有撩一下,“主子不在府中,奴才只是個下人,不敢做主。”
捕鱼达人2百度版 棋牌95至尊 香港精选四肖期期准 老友棋牌白城麻将房卡 手机看中超视频直播 网盛棋牌app 时时乐西餐厅官网 钱龙捕鱼一直黑怎么办 上海雀友麻将机价格 广西体育彩票11选5走势图 双码走十六打一数字 欢乐武汉麻将安卓版下载 宁夏11选5手机版 动态澳盘新浪竞技风 温州麻将游戏 辽宁11选5定一胆技巧 一肖是哪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