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書屋 > 古代言情 > 邪王御神錄
加入書簽 章節報錯

正文 第二卷山河帶礪 第四百四十七章 前緣

    這時林淼的身子扭頭嫵媚一笑,用意念對他說道:“主人,沒事的,你念我名字我就回來了——阿琪娜,就三個字,念五次就好g。”林淼將信將疑地點點頭,然后滿臉不悅地對阿琪娜叮囑道:“喂!別把我弄得那么招蜂引蝶啊,我都快看吐了!”

    阿琪娜嘿嘿一笑,簡單適應了一下林淼的身子后,有些嬌柔地轉了轉左肩,然后看著哈勒圖猛瞇起雙眼:“王子殿下,我有點餓了……你去找人安排點飯菜好不好?我吃飽了找小魚姑娘說句話,然后嘛……”說到這阿琪娜朝哈勒圖猛曖昧地彎起眼睛笑了笑。

    哈勒圖猛自然驚喜萬分,立刻走到帳篷外喝道:“快去給我備好牛肉、軟馕、葡萄酒,我要和楚美人對飲!”說完哈勒圖猛鉆回帳篷,站到阿琪娜身前三丈的地方搓了搓手:“楚美人,反正等著也是等著,你看咱們是不是先那個……”阿琪娜握了握雙拳,然后看著哈勒圖猛慢慢站起身子:“誒?原來王子殿下也想啊!嗯,眼下反正無聊,妾身也有點手癢,想打架,殿下能屈尊陪我一下么?”

    哈勒圖猛見阿琪娜一臉淺笑地把雙拳垂在身旁,有些尷尬地擺擺手說道:“那個,楚美人原來是這個意思啊……算了算了,我知道你的武功厲害,咱們還是吃飽再練吧?”阿琪娜抱起胳膊故作失望地嘆了口氣:“殿下不肯,那就沒辦法了——不如殿下先帶我見蘇小魚姑娘吧,反正準備酒菜也需要點時間呢。”

    哈勒圖猛急忙點點頭說道:“你就是為這而來的嘛,是小王疏忽了——來,楚美人這邊請。”阿琪娜點點頭,隨著哈勒圖猛從帳篷的后門鉆出去,一路朝東南方向慢慢走著。只是剛走出沒多遠,阿琪娜悄悄抱住身子用力抖了抖,嬌滴滴地說道:“啊,這晚上的風,還真是挺冷的呢……”哈勒圖猛聞言立刻解下身上的披風,滿臉緊張地給阿琪娜披上。

    阿琪娜微微抬頭朝哈勒圖猛笑了笑,哈勒圖猛下意識握針了阿琪娜的手。林淼頓時氣急敗壞地嚷道:“阿琪娜你這個白癡!就不能別勾引他?趕緊把我的手拿開!”阿琪娜眉毛一緊,立刻用全力攥住了哈勒圖猛的手腕。哈勒圖猛齜牙咧嘴地討饒說道:“楚美人,你力氣好大……小王不是故意的呀……”

    阿琪娜輕輕推開哈勒圖猛搖搖頭:“是殿下太心急了呢。”哈勒圖猛有些尷尬地轉身說道:“確實確實,讓楚美人見笑了。”阿琪娜趁機裹緊披風對林淼默念道:“這個王子早被你迷了雙眼,張洪可沒有——我不弄件披風的話,第一眼就露餡了!”

    林淼咬咬牙說道:“行!聽你的,只是你別讓他再碰我了!”阿琪娜一邊走一邊看著自己的雙手壞笑一聲:“你這雙小手還真是漂亮,難怪他挨揍都要摸一下……主子不瞞你說,你這身武功太厲害了,一會兒打起架來我都不知道用什么!”林淼有些嫌棄地說道:“打架我來,你這笨蛋只要被張洪打中一招,咱倆都得玩完。”

    阿琪娜干笑兩聲,隨著哈勒圖猛來到一頂寬大的帳篷前。阿琪娜看著哈勒圖猛問道:“蘇姑娘就在這里了?”這時張洪突然從不遠處的帳篷里走出來說道:“小王爺半夜來訪,有何貴干?”阿琪娜急忙用頭發蓋住半邊臉,然后咬著右手食指轉過身子,搶在哈勒圖猛前面說道:“小女子見過國師大人!妾身奉命找蘇姑娘說點事情。”

    張洪有些疑惑地打量了阿琪娜一眼:此時阿琪娜聲線嗲且甜,又用手擋住脖子,張洪只覺得“她”有些面熟,卻也沒想到林淼身上去。但是張洪好像想起了什么,突然兩眼放光死死盯住阿琪娜。哈勒圖猛見張洪眼中浮起難以掩飾的占有欲,就連呼吸也變得粗重起來,當即有些不高興地咳了一聲:“驚擾張大人了,楚美人只不過帶句話,說完就走。”

    張洪見哈勒圖猛語氣間帶著淡淡的不滿,只能低頭悻悻地拱手行禮。目不轉睛地看著阿琪娜和哈勒圖猛的身影一同走進大帳后,張洪才失魂落魄地回到自己帳篷里,然后癱掉一般坐到椅子上:“這個番邦王子倒是挺會享受,從哪找到這么個尤物啊?而且還長得……長得……居然那么像她……不可能的,絕對不可能!怎么可能是她!!她又不是這種輕佻浮媚的女人!!!”

    想到這張洪眼里居然泛出淚光,從椅子直接滑到地上蜷起身子:“七年了,你都走了整整七年了……我這輩子最后悔的事,就是不該把你倆放出來……如果你在死牢多等一天,也不會……唉……罷了罷了,練功吧,練功……她和你,只是長得十分相似而已。”

    張洪慢慢爬起身子,但是馬上重重趴在床上喃喃自語道:“怎……怎么可能會有女人,和你一樣好看呢?根本不可能啊……除非是你本人還活著,如果真是這樣,讓我做什么都可以的……七年,就算你投胎轉世,也還是個小女孩罷了……剛才那女人,真的只是和你長得像而已嗎……”

    阿琪娜走到帳篷里,伸手把哈勒圖猛擋在門外說道:“殿下在這等會可以嗎?有些話……嘻嘻,你不方便聽呢。”哈勒圖猛愣了一下,然后有些不情愿地點點頭。阿琪娜剛走進帳篷沒幾步,蘇小魚立刻警覺地轉過身子盯著她。阿琪娜依舊咬著手指,對蘇小魚淺淺一笑說道:“小魚……”

    “你是誰?想干什么?”蘇小魚有些警惕地問道。阿琪娜走到蘇小魚面前輕輕動了動嘴唇:“小聲點!你看我是誰?”說著阿琪娜撩開頭發朝蘇小魚擠了擠眼睛,蘇小魚愣了片刻,直到阿琪娜把自己頭發束成馬尾放在背后,蘇小魚才張大嘴巴剛想驚叫一聲。然而阿琪娜已經捂住她的嘴巴搖搖頭:“小聲點——我是阿琪娜,可不是你那個流氓哥哥——換他的話,早就露餡了!”。。
捕鱼达人2百度版 北京快乐8在哪可买 澳门三合综合图 股票分析报告 新疆十一选五开奖结 山东11选5走势图 德甲积分2018 开元棋牌手机版 辽宁35选7最新开奖结果查询 街机电玩捕鱼红包 宝博棋牌下载安装 一分时时彩在线计划 贵州快三计划软件官方网 山西体育彩票11选五 体彩湖南幸运赛车 弘益配资 六合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