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書屋 > 都市言情 > 我曾風光嫁給你
加入書簽 章節報錯

正文 第150章 大結局(下)

    莫晚大著肚子不方便,江振東的喪事是霍展白一力承辦的,江振東生前風光無限。死的時候卻有些不太光彩,因為他是被組織雙規的人是待罪之身自然沒有多少人前來吊唁。

    因為這個原因霍展白也沒有因為有錢就對江振東的葬禮大操大辦,只是簡單的接受幾個朋友吊唁就把江振東下葬了。根據江振東的遺愿,莫晚把他葬在了莫香菡的旁邊。

    下葬那天江清歌也來到了墓地,沒有人注意江清歌的到來,直到江清歌開始在墓地鬧事,大家才發現她的存在。

    江清歌這次是存了心來的,在墓地大喊大叫,胡言亂語,都是指責莫晚的話,說莫晚狠心把她趕出家門,虐待她這個妹妹。不讓她見江振東最后一面,還說莫晚把江振東的財產占為己有,江振東留有許多名畫被莫晚私自貪污,甚至還高喊,郭雅潔也是江振東明媒正娶的老婆,憑什么江振東要葬在莫香菡旁邊,她要把郭雅潔的墓也遷到這里來云云。

    所有人都沒有想到江清歌會這樣無恥的來鬧,雖然霍展白讓人把江清歌給遣送下了山,但是莫晚這心里還是不舒服。

    早知道會是這樣她就不應該答應江振東把他葬在母親旁邊,這樣也就不會有這些不必要的麻煩產生了。

    回去的時候她的臉一直沉著,一句話也不想多說。

    本來以為江清歌是來鬧鬧就了事,卻沒有想到她竟然四處胡說八道,還放出風聲。要么莫晚給她錢要么她去紀檢委舉報江振東有名畫的事情,讓莫晚把那些畫交出來竹籃打水一場空。

    莫晚聽說更加的心煩,名畫的事情很明白的是江振東告訴江清歌的,江振東這最后對江清歌的心軟竟然給自己埋下了這么一個大麻煩,真是做夢也想不到。

    江清歌的無理取鬧讓王子程氣壞了。說找個人把江清歌的口給封了,看她還敢叫囂不。

    顧朗搖頭,“這事情不能這樣做,江清歌既然敢這樣來鬧肯定有了準備,現在是法制社會,大家都不是黑幫,這殺人是要償命的。”

    “難道真的要給江清歌錢這事情才罷休?”夏蘇反問。

    霍展白冷笑,“憑什么給她錢?就讓江清歌去舉報好了。”

    “真的要讓她去舉報?”名畫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一些,如果事情鬧開對江振東的名聲不太好。

    “江清歌她是抓住大家都不想鬧大才這樣來威脅。我們要是怕了她,她這以后還不得寸進尺,就讓她去舉報好了。”霍展白解釋,“到時候我安排人接待她,讓她吃一回癟她就老實了。”

    “這事情的確不能讓著江清歌,種什么因結什么果,就由她去舉報吧!”莫晚也是這個意見。邪不壓正,對江清歌這種惡心之人,你要是一直讓著她,她肯定會得寸進尺的。

    江清歌本來只是想鬧一次威脅一下弄點錢改善生活條件,卻沒有想到莫晚竟然完全沒有要給錢的意思,對她的威脅視若無睹。

    江清歌氣壞了,既然如此就破罐子破摔一回吧,她就不信這個邪,她這邊發狠。卻不想晚上家里來了一個兇神惡煞的人,來人惡狠狠的瞪著江清歌,“你就是一枝花生的小婊子?”

    “你是誰?”

    “老子是辛翠杰,一枝花那個婊子殺了我妹妹和兒子,我怎么也得把你這個小婊子給宰了!”

    “這事情和我沒有關系,你不能算我頭上。”江清歌嚇得花容失色。

    辛翠杰可不管那么多,給江清歌幾個耳光后打暈后扛了就走,江清歌醒來的時候被放在郊外,四周黑乎乎的,辛翠杰正往她身上澆汽油準備點火燒死她,她嚇得肝膽俱裂,爬起來就跑,邊跑邊大喊救命,后來是聯防隊員聞聲趕來救下了她,辛翠杰卻乘機逃了。

    江清歌被解救后馬上報案,警察答復說會抓捕,不過告誡她最好還是注意一下安全,那辛翠杰殺人如麻,這要是再次找上她可不是玩的。

    江清歌被嚇破了膽,馬上搬家躲到了另外一個地方,再也不敢出來得瑟,更別說找莫晚的麻煩了。

    當然江清歌做夢也沒有想到這出戲是辛翠杰自己導演的,聽說江清歌去威脅霍展白的女人,辛翠杰尋思著霍展白幫助自己,自己怎么也得回報一下霍展白,那些聯防隊員是韓小四找的人,警察也是南風打了招呼的。

    江清歌不來鬧事了,莫晚這心里還是高興不起來,許賢少勸她,“晚晚,事情已經這樣,你就不要傷悲了,高興一點吧,對孩子對你都好。”

    “舅舅,讓你擔心了,我沒有事情,過幾天會好的。”莫晚嘆氣。

    “晚晚,和展白的是你怎么想的?孩子馬上就要出生,你還是和展白把事情辦了吧。”

    “舅舅,我現在沒有心思想這個。”不是沒有心思想這個,而是不知道該怎么辦。這段時間霍展白和孫晉芳天天過來,他們已經和她說了許多遍復合的事情。

    看著果果和霍展白孫晉芳在一起融洽的樣子,莫晚心里何曾不動心,可是轉眼看見顧朗憂郁的眼睛,看著他對田小曼的不冷不熱,她這心里真不是滋味。

    她答應過要和顧朗相守的,也答應過原諒他的,可是現在擺在面前的卻是一個很大的難題。田小曼是她的妹妹,她們身上畢竟留著相同的血,她無法接受一個和自己妹妹有關系的男人。

    而現在還不只是她接受不接受的問題,而是田小曼是真的真的很喜歡顧朗,看著她追隨顧朗癡迷的目光,再想到她肚子里的孩子。莫晚很想勸說顧朗接納田小曼。

    可是自從那天醫院她說了那樣一句話后,顧朗就在躲避和她單獨相處,很明白的他不想讓莫晚說出讓他對田小曼負責的話,而莫晚自己何嘗不為難,顧朗為了她白白的浪費了九年的時光,她這個時候去勸說顧朗娶田小曼如何說得出口。

    她這邊猶豫不決,夏蘇也來勸她了。“晚晚,你就給霍展白一次機會吧。”

    “你們最近怎么都幫霍展白說話了?從前你不是都挺討厭他的嗎?”

    “從前是從前,現在是現在,我們都覺得霍展白不錯。”

    “這個你們是指誰和你?”莫晚打趣。最近夏蘇和王子程走得特別的近,莫晚是過來人看得懂夏蘇眼里的狂熱,這個傻丫頭竟然開始戀愛了,她是真的替她高興。

    “還有誰?王子程唄!”夏蘇瞪一眼莫晚,“我可不像你那么多七竅玲瓏心,我是喜歡誰就很明白的說出來,很明白的對著目標進發,而你所有的事情都放在心里,這邊為難,那邊比較,好好的事情都被你猶豫為難黃了!”

    “我怎么能不為難呢?”莫晚嘆氣,“我答應過要嫁給他的,可是現在我卻要親口去讓他娶別的女人,我知道只要我說,他就會聽,可是這樣對他真的好嗎?他會幸福嗎?”

    夏蘇沉默下突然問她,“晚晚我想問你一句話,霍展白和顧朗在你心里到底誰重一些?”

    莫晚也在問自己,到底誰在她心里重一些?從前自然是霍展白重一些,可是現在顧朗對她做了這么多,她對顧朗也并非無情。

    “你這么多年對霍展白放不下,心里肯定是有他的,而顧朗,一直對你癡心一片,付出了這么多,說對他無情也不可能,只是晚晚你得分清楚愛情和友情,分清楚深愛和同情。”

    “我……”莫晚問自己,她真的不愛霍展白了嗎?不!她一直愛著他,因為愛著他所以不能容忍他的背叛,因為愛所以一直耿耿于懷,而對于顧朗的感情卻很復雜,她也許更多的是喜歡,是感恩,是想要一個依靠。

    “顧朗需要的是一個全心愛他的女人,而不是一個心里裝著別的男人的女人,你既然不能給顧朗對等的愛,就快刀斬亂麻的離開他。就應該去主動告訴他你的想法而不是在這里猶豫不決,”夏蘇加重語氣,“顧朗為你已經蹉跎了這么多年,人生能有幾個十年?現在田小曼懷了顧朗的孩子,為了顧朗的幸福,你也應該和霍展白復合,你不幸福,顧朗怎么會幸福呢。”

    夏蘇最后一句話說對了,她不幸福,顧朗怎么可能會放心去找他的幸福,田小曼溫柔善良,一定會帶給顧朗幸福的。長痛不如短痛,這事情她必須找顧朗說。

    果果不知道聽誰說了田小曼懷住了顧朗的孩子的事情,他有些失落的來找莫晚,“媽媽,阿姨懷了顧叔叔的孩子,是不是你就不能和顧叔叔結婚了?”

    莫晚點頭,“是的,阿姨懷了顧叔叔的孩子,媽媽就不能和顧叔叔結婚了。果果的心愿不能達成是不是很傷心?”

    “有點。”果果回答。“不過我雖然很想要顧叔叔做我的爸爸,但是蘇蘇阿姨說了,媽媽肚子里的寶寶是爸爸的孩子,我已經有爸爸了,雖然爸爸過去不像話,但是現在他很好,奶奶也對我很好,蘇蘇阿姨說讓我給爸爸一次機會,媽媽,你會給爸爸一次機會嗎?”

    “果果愿意給爸爸一次機會嗎?”

    “媽媽給爸爸機會,我就會給爸爸機會。”

    莫晚摸摸果果的頭,“真乖。”突然覺得身后有目光注視著自己,她轉頭看見顧朗站在后面看著她和果果。

    “顧朗,你什么時候來的?”

    “剛剛過來。”顧朗走過來,“晚晚,我們談談吧!”

    莫晚點頭,和顧朗去了花園,顧朗扶她坐在長椅上,“晚晚,你信命嗎?”

    莫晚搖頭,不知道顧朗為什么這樣說。

    “我從前其實不信命,一直都相信努力就能心想事成,可是現在我真的相信了!”顧朗看著她嬌美的容顏,“自從發生那件事情后,我的內心一直很彷徨,很掙扎,不敢和你面對。我想了這么多天,也冷眼旁觀了這么多天,今天終于鼓起勇氣來找你了。”

    莫晚嘆氣,“對不起,顧朗。都是我不好”

    “不!和你沒有關系,莫晚,是我不好,我的愛不夠堅定,經過這段時間的相處,我發現田小曼是一個好女孩,她和你一樣溫柔善良,一樣純潔可愛,值得我去擁有,我發現自己已經喜歡上了她,所以對不起莫晚,我決定終止我們之間的婚約。”

    這不是顧朗的真心話,他的真心話其實是:莫晚,我真的很愛你,愛了那么多年,我一直堅信自己有能力愛你,我真的很想把你留在我的身邊讓我好好的疼惜你一輩子,可是現在,我卻不能這樣自私。

    愛一個人就是要讓她幸福,我不覺得自己偉大,只是不想看到你這樣彷徨,不想看到你為難而已。所以我必須主動放開你的手了。

    “顧朗!”莫晚眼中有淚光,顧朗這個時候來主動提出解除婚約,傻子也知道是為了什么。“謝謝你為我作想,對不起!”

    “我可沒有你想的那么偉大,我是真的喜歡田小曼,她已經懷了我的孩子,我發現自己年紀大了,也是時候該有一個家了。”他是喜歡田小曼,但是這不是愛情,只是喜歡而已。和田小曼在一起只是責任,田小曼懷了他的孩子,他不能辜負她,當然更重要的只是為了讓莫晚能夠安心,讓莫晚能夠幸福。

    “我已經和奶奶說過了,先和小曼舉行訂婚禮,再結婚,奶奶已經讓人在準備,屆時希望你能夠去參加我的訂婚儀式。”

    莫晚點頭,“我一定會去祝福你,顧朗你一定要幸福!”

    顧朗要和田小曼結婚的消息馬上就被所有人都知道了,大家都真誠的祝福他們幸福,霍展白主動握住顧朗的手,“顧朗,你一定要幸福!”

    顧朗一定要幸福,這是霍展白的真心話,他真的很佩服顧朗,竟然可以為愛做出如此的犧牲,像顧朗這樣善良的人一定要幸福,必須幸福!顧朗幸福莫晚才會幸福,他才會幸福!

    顧朗和田小曼訂婚的事情馬上宣布出來,顧明珠在美國自然也知道了這事情,聽說田小曼竟然是莫晚的妹妹,顧明珠心里壓根不是滋味,這走了一個莫晚來一個田小曼,感情她是白算計了啊?

    顧明珠這邊心里正不痛快著,讓她更不是滋味的事情接著發生了,在王家的施壓下,顧明珠的父母主動和王家解除了婚約。

    顧明珠本來還在做夢等著王子程遵守三年之約娶她的,卻沒有想到父母會主動解除婚約,她簡直要被氣瘋了。

    都是莫晚這個賤人干的,如果不是莫晚,她不會變成這個樣子,顧明珠帶著滿腔的憤怒回了國。

    顧明珠心里打著算盤,莫晚這樣攪黃了她的幸福,她也絕不會讓莫晚好過,她一定要讓莫晚付出代價。

    打聽到江清歌現在淪落到酒吧當陪酒女,顧明珠親自去找了江清歌,說動江清歌和她一起對付莫晚。

    江清歌現在落到如此地步自然也是不甘心的,兩人一拍即合,商量著一定要給莫晚一次好看。

    顧明珠和江清歌商量好了,顧明珠出錢,江清歌去找人趁莫晚陪果果去醫院的時候動手,最好是把莫晚和果果都綁架,偷偷的把她們給做了。

    江清歌當初為了躲避辛翠杰找了個混混做情人,這個混混是酒吧看場子的打手,叫秦老二,江清歌找上秦老二是看秦老二在酒吧說一不二看起來很英雄,她指望關鍵時候秦老二能夠幫她一把,現在顧明珠提出給錢收拾莫晚,她自然想到了秦老二,這事情讓他做放心。

    當然她不只是想要讓秦老二做這事情,江清歌連退路都想好了,反正這事情是秦老二做的,和她沒有關系,到時候顧明珠給錢后她就拿著錢跑路,躲得遠遠的。

    晚上回到家江清歌和秦老二說了這事情,秦老二聽說有錢賺同意了。

    秦老二同意后顧明珠先給了秦老二一筆錢做定金,余下的錢等秦老二綁架到人再一次付清。

    秦老二蹲點守候了幾天后突然變卦了,說這事情不能這樣做,人家綁架都是為了錢,你們這綁架是為了人命,這最近嚴打很緊,這出了人命一個也別想跑掉,不如換一個方法玩玩。

    江清歌問他換什么方法,秦老二問她們綁架是為了什么,江清歌說是為了報復,秦老二說報復的最高境界不是讓對方死亡,而是要讓對方生不如死。

    秦老二提議把莫晚綁架后蒙著頭痛打她一場,把她肚子里的孩子給打流產,到時候被綁架的人也不知道是誰干的,她們也解氣,還能讓她兒子沒有救命的臍帶血失去生命。

    這樣做也安全,反正沒有直接殺人。

    江清歌把秦老二說的話轉述給顧明珠,顧明珠眼睛一亮,她怎么沒有想到這樣的辦法,的確人死一了百了,打掉莫晚肚子里的孩子讓果果失去救命的臍帶血對莫晚來說比殺了她更讓她痛苦,于是同意了。

    雙方商量后秦老二安排人去醫院綁架莫晚,顧明珠和江清歌則在約定好的地方等著魚兒上鉤,幾個小時后一輛黑色的汽車出現在她們眼前,大著肚子的莫晚被蒙著頭綁著雙手推下了車,又被推進了屋里,顧明珠上去對著蒙著面大肚子的莫晚就是一腳,“賤人,我讓你橫,今天老娘弄死你!”

    江清歌也不甘示弱對著大肚子的莫晚拳打腳踢,很快就看見大肚子的莫晚倒在了地上,一身都是血。

    看見人流產,江清歌和顧明珠排屁股開溜,卻沒有想到推開門看見外面站了一溜的警察,江清歌和顧明珠很快被控制住,里面被蒙住頭的孕婦也被抬了出來,顧明珠和江清歌吃驚的發現,被她們拳打腳踢的大肚子孕婦竟然不是莫晚,而是另外一個陌生的女人。

    “這是怎么回事?”江清歌指著陌生女人憤怒的問秦老二。

    “什么怎么回事?這不就是你讓我帶過來的女人嗎?”秦老二反問。

    “你……你竟然敢騙我?”事到如今江清歌再傻也明白被算計了,可是她明白得太晚了,警方以綁架謀殺的罪名對顧明珠和江清歌提前公訴。

    刑法第二百三十九條規定以勒索財物為目的綁架他人的,或者綁架他人作為人質的,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無期徒刑,并處罰金或者沒收財產;致使被綁架人死亡或者殺害被綁架人的,處死刑,并處沒收財產。

    警方認為這次綁架案對被害人的人身安全構成了極大的威脅,還致人流產,應該判處江清歌和顧明珠死刑。

    經過律師上訴,改判為死緩無期徒刑,江清歌和顧明珠這輩子是要把牢底坐穿了。

    整件事情是由霍展白和王子程策劃的,顧明珠回國就被他們盯上了,如果顧明珠安分他們就放她一馬,反正就除掉她以絕后患,結果顧明珠竟然真的不安分,竟然找上了江清歌,兩人商量對付莫晚的事情馬上就霍展白知道得一清二楚,這兩個賤人既然要找死,少不得要成全她們,于是就設計了這么一出戲,把她們送進了監獄。

    那個孕婦也不是真的孕婦,只是一場戲而已。

    收拾了顧明珠和江清歌,莫晚的預產期也差不多了,霍展白開始準備果果的移植手術,他請了最好的血液科醫生和婦產科醫生,把莫晚生產和果果臍帶血移植的手術都安排在了一家醫院進行。

    果果9天前進入移植倉,按計劃進倉后要進行為期8天的強化療,與外界隔絕,除了醫務人員一概不能進入。

    八天的強化治療結束,在一天停藥之后,馬上便是手術日。

    莫晚在果果手術日進入婦產科手術室進行剖腹產手術。之前生果果是順產,這次為了配合果果的移植手術,莫晚這次選擇了剖腹產,她被打了局部麻醉躺在手術臺上,雖然被打了麻醉藥,但是莫晚的意識還是很清楚,她能聽見刀子劃破皮膚的聲音,心里卻感覺不到害怕,只是想著孩子,她的孩子能否平安得救。團名腸號。

    霍展白一直守在手術室,見證了整個破腹產的過程,這是一個見證生命的時刻,能夠親眼見到自己的孩子從肚子里被醫生取出來真的是太激動了,控制不住的,霍展白的眼中有霧氣升騰。

    護士在忙著為新生兒量體重身高,醫生則還在取臍帶血,聽見孩子清脆的哭泣聲,莫晚試圖看清楚孩子的摸樣,霍展白看見莫晚的動作靠近她耳邊告訴她:“晚晚,是個男孩,孩子非常的健康。現在醫生在取臍帶血救治果果,你辛苦了!”

    說完他在莫晚額頭上面印下了一個吻,孩子包裹好被護士送到了霍展白的手里,霍展白抱著孩子走出來,孫晉芳和夏蘇田小曼等人一直焦急的守候在手術室的外面。

    看見霍展白出來,孫晉芳第一個沖上前接過孩子,“孫子,我的孫子!”

    又問霍展白,“晚晚怎么樣了?”

    “晚晚很好,馬上縫合后就能出來了。”霍展白回答。“媽,你守著晚晚,我去看看果果。”

    孫晉芳點頭,和田小曼夏蘇抱著孩子等在莫晚的手術室外面繼續等候。

    醫生把從嬰兒身上取下的臍帶血送到了果果的移植倉,為了方便手術,果果的移植艙就在莫晚手術室的旁邊,莫晚這邊在進行最后的縫合,果果則開始進行臍帶血移植。

    為果果移植的主治醫師開了一個簡短的手術會議后帶頭進入了果果的移植艙,因先前在移植倉內已經將導管從鎖骨處插入了體內,這次手術主要是將臍帶血通過中心靜脈輸入便可,醫生預計移植手術在半小時內完成。

    霍展白緊張的站在外面隔著一層玻璃觀察手術臺上的兒子,醫生正通過中心靜脈將臍帶血輸入果果體內。輸入過程中,果果體內產生一些反應氣體,出現了不適,果果在痛苦的掙扎,面部表情很痛苦,手術的醫生讓果果哭出來,這樣才能大口呼吸,排出反應氣體。

    果果的哭聲把霍展白的心都揪起來,如果可以他寧愿這一切痛苦都由他來承擔!他痛苦的撕扯著自己的頭發,看著霍展白痛苦的動作,一旁的王子程和顧朗一左一右的握住他的手,和霍展白一起為果果加油。

    揪心的一幕總算完成了,臍帶血輸入完成,果果心率正常,一切順利。霍展白懸著的心總算放了下來。

    醫生走出移植艙,霍展白上前握住醫生的手說著感謝的話。

    莫晚一直在竭力的保持清醒,她很想知道果果手術的結果,卻沒有有辦法抗拒麻醉的效果,她太累了,累得沒有一絲的力氣,只聽見身邊有輕微的耳語聲,是霍展白的聲音,他在她耳朵邊呢喃,“晚晚,放心,我們的孩子一定會沒有事情的,你放心的睡,醒來后一切都會好的!”

    莫晚這一睡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連什么時候被推進病房的她都一無所知,耳朵里隱隱聽見身邊有人在說話,太多熟悉的聲音,有夏蘇,有田小曼,有孫晉芳,當然少不了霍展白的。

    她努力的睜開眼睛,看見病房里圍了一圈的人,看見莫晚睜開眼睛,霍展白馬上過來了,他臉上帶了喜悅的笑容,伸手握住莫晚的手,“晚晚,你醒了?”

    “果果!果果怎么樣了?”莫晚現在最關心的就是果果的手術。

    “果果的手術進行得很順利,你放心!”霍展白馬上回答。

    順利就好!莫晚如釋重負,只要果果的手術順利,她就可以放心了。

    孫晉芳也過來了,她手里抱著孩子,“晚晚,孩子7斤重,很健康,你看看!”

    莫晚看著孫晉芳手里粉嘟嘟的兒子,笑了。

    夏蘇,田小曼顧朗,王子程,都過來恭喜她,莫晚對他們的關心一一表示感謝,大家在病房說了一會話后就識趣的一一告辭離開了,霍展白想起莫晚這么長時間沒有吃東西,很擔心,“晚晚,你餓不餓?”

    “餓!”這么長時間沒有吃東西,莫晚當然餓了。

    霍展白看向孫晉芳:“媽,晚晚從手術臺上下來已經好幾個小時了,你到底有沒有讓阿姨準備食物?餓壞了可怎么好?”

    孫晉芳看了下表,瞪了兒子一眼,“我比你擔心餓壞晚晚,只是現在不是吃飯的時候,我早就問過醫生了,剖腹產后要排氣后再進食。過早進食會造成腹脹、嚴重時會導致胃腸功能失調發生腸梗阻。”

    “啊,真的嗎?”霍展白完全沒有想到會有這種說法。“

    “對啊。”

    “那怎么辦?只有餓著了嗎?”霍展白心疼的看著莫晚。

    “沒有辦法,只有讓晚晚辛苦了。”孫晉芳也沒有辦法。

    “你回去吧,你身體不好,先回去休息,這里有展白就行了。”莫晚知道孫晉芳肯定在這里守候了一整天,孫晉芳年紀大了,身體也剛剛恢復沒有多久,不能累著。

    “是啊,媽,你先回去吧,這里有我就好了!”霍展白也勸說,孫晉芳在醫院守候到現在的確也累了,于是也沒有堅持,

    孫晉芳走后,霍展白在莫晚的病床邊坐下來,他用手理了理莫晚臉頰上的頭發,伸手把莫晚的手緊緊的握住手中,“晚晚,謝謝你!”

    謝謝生下了果果!謝謝你原諒我!我知道我不夠好,我知道過去曾經把你傷得很深,但是晚晚,只要你給我機會,我一定不會讓你失望。

    我會加倍的彌補過去對你對果果的虧欠,從現在開始,我會永遠守護你和孩子們,一輩子不離不棄!

    莫晚的手被霍展白握在手里,感受著從霍展白手心傳來的溫暖,她心中有些感概,兜兜轉轉一圈后她和霍展白又回到了從前,這一次不只是他們兩個人,他們有孩子,有支持他們的孫晉芳,她相信一定會幸福。

    霍展白現在是兩頭跑,一邊照顧莫晚一邊要去看兒子的情況,莫晚的情況還好,現在最擔心的是果果,雖然臍帶血成功移植進入果果的體內,但是并不代表就會一定成功,

    醫生告訴霍展白,臍帶血移植入果果體內后,他需要闖過感染關、移入關和排異關,才能真正算是移植成功。其中,排異關可能是最難過的。排異反應隨時可能出現,發熱、嘔吐、吃不下飯、腹瀉等都有可能出現,需要醫生隨時根據情況進行治療,也需要果果積極配合。一般情況下,3到4個星期后可恢復到正常水平,可以離開潔凈病房。

    霍展白每隔一個小時就要去看看兒子,因為存在不確定因素,霍展白的心里無比的焦急,卻不能在莫晚面前表露出一點點來。

    每當莫晚問他果果的情況怎樣時,他總是說回答情況很好。終于醫生告訴霍展白,果果的情況非常好,已經成功過了三關,霍展白高興壞了,馬上把這個情況告訴了莫晚。

    莫晚已經開始試著下地行走,聽見這話高興壞了,讓霍展白扶著她去看了果果,隔著玻璃門,他們看見果果在移植艙里對著他們說話,因為有隔音效果,所有他們聽不清,不過看口型果果是在喊爸爸媽媽。

    莫晚淚流滿面,她的兒子!她的心肝寶貝終于成功闖過來了!

    果果很快被從移植艙轉移到了普通病房,莫晚和霍展白去看他,果果抱著莫晚和霍展白親了又親,“爸爸媽媽,我想看看弟弟。”

    “弟弟在睡覺呢。等他醒了就抱他來看你。”莫晚解釋。

    “媽媽,弟弟叫什么名字啊?”果果又問。

    “樂樂。”

    “快樂的樂嗎?”

    “對!快樂的樂!”

    “我要感謝弟弟救了我,以后我會加倍對弟弟好的,有什么好玩的好吃的都給弟弟,還要保護他不受別人欺負。我要讓弟弟一輩子快快樂樂的生活!”果果保證。

    “不只是要讓弟弟快快樂樂的生活,我們一家人也要快快樂樂的生活!我們要永遠在一起,一輩子快樂下去!”莫晚回答。

    “對我們一家人要一輩子快快快樂樂的生活下去!”霍展白握住莫晚和果果的手重復,三人相視而笑。

    他們一家經歷了那么多的風雨,經過了那么多的苦痛,現在苦盡甘來,他們一定要快樂幸福的生活。 www.miao笔ge.com 更新快

    三個月后,顧朗和田小曼的婚禮在美國舉行,莫晚和霍展白帶著兩個兒子一起去參加了婚禮,一同出現在婚禮上的還有夏蘇和王子程,他們可不只是來參加婚禮,還兼任另外一個身份,伴郎和伴娘。

    王子程已經帶了夏蘇見過王家長輩,王家對這個好爽大氣直來直去的女孩子非常的滿意,見面當天給了夏蘇許多昂貴的見面禮。

    夏蘇告訴莫晚,在見王家長輩的時候她其實心里很緊張很緊張,她的手心都是汗水。以為會面對無數刁難,結果什么都沒有發生,王老爺子對她很慈愛,高秀蘭對她很親熱,見面過后,王家已經在籌劃他們的訂婚儀式了。

    婚禮進行曲響起,看著顧朗和田小曼在牧師和親朋好友的見證下互相說我愿意,看著他們交換戒指,看著他們擁吻,莫晚的眼中有淚光閃爍。

    風雨過后見彩虹,祝福她和她愛的人一輩子快樂幸福平安!

    《全文完》

    祝福所有善良美麗的親們快樂幸福,一生平安!
捕鱼达人2百度版 博彩之家 网上赚钱正规平台 波克棋牌注册 北京快中彩计划软件手机版式 今天股票指数 15选5走势图带连 有没有正规棋牌平台 为什么我下载不了琼崖海南麻将 河北11选五乐选五中奖规则 意甲实时积分 118kj开奖现场开奖记录小说 金莎娱乐棋牌真人在 乐乐安徽麻将老版本 极速赛车正规网址 股票上午跌下午会涨 捕鱼欢乐炸苹果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