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書屋 > 都市言情 > 時光能緩故人不散
加入書簽 章節報錯

正文 第97章 對你二嫂好一點

    顧子介捏了捏汐汐的臉,真的想將她捏得粉碎,這個女人裝傻的本事還真是一絕。

    “鄭憶汐,我最后問你一遍,承不承認?”

    “哎油,小哥哥現在搭訕的方式真是特別啊,但是吧,動手動腳就顯得沒品了吧。”汐汐依舊陰陽怪氣的說,只是心疼得揉揉她的臉,顧子介這個王八蛋,她以后慢慢收拾。

    “好,不承認是吧,好。”

    顧子介立刻掏出手機,撥打了汐汐的電話,汐汐來不及關靜音,捏在手機的手機就響了,屏幕正好對準顧子介,上面寫著“顧丑八怪”。

    顧子介更想打人了,二人之間的氛圍瞬間尷尬到極致,汐汐低著頭,扯了扯顧子介的衣服“我瀟灑英俊的老板,我錯了。”

    “你錯了?任布絲小姐,錯在哪里了,重感冒真是嚴重啊,腦子都燒成這個樣子了?”顧子介解開淺藍色西裝的紐扣,側身看著鄭憶汐。

    “老板,我昨兒個的確重病,真的,我那兒有醫生開的病歷的,我可以給你看。我剛才吧,也不是故意欺騙你的,其實吧,我來這兒,就是擔心你的安危,擔心那些鶯鶯燕燕纏著你,鬧緋聞。所以,我決定,偷偷地保護你,沒曾想,就被你遇見了,想著保護你的計劃落了空,我更是無顏面見你,索性才裝不認識的。”汐汐抬起頭,一本正經的解釋著。

    顧子介皺皺眉,打量著鄭憶汐“你的意思,還怪我?”

    “那肯定啊……肯定不會怪老板你啊,這是我的職責所在,現在失誤了,都怪我,怪我,嘿嘿……”汐汐尷尬的笑笑,如果,還解釋不通,她真想動手打人了。

    畢竟能動手解決的,就不該吵吵,像顧子介這種人精,直接打暈了就是最后的辦法,以后,她就用這一招吧,這次,自認倒霉,唉。

    顧子介又看了看鄭憶汐,起身蹲下,將鞋子給汐汐穿上,這個動作,讓汐汐呆住了,她剛才以為顧子介要離開呢,沒想到,竟然會給她穿鞋子,這可以她高高在上不可一世壓榨員工的老板啊,現在,給她穿鞋,是暗示以后會被“穿小鞋”?

    “你是我的保鏢,有什么事可以直接說。若你以后再欺騙我的話,我就真的開除你,鄭憶汐,你聽到沒有?”

    小心翼翼地給她穿著鞋子,這里是司徒家的,何況今天要辦訂婚宴,沒有請柬是進不來的,鄭憶汐沒有什么背景,應該是偷偷跟著顧蓉蓉進來的吧,或許,真的是來保護他的,想到這兒,顧子介倒也沒有再懷疑。

    “我知道了,老板,你放心,我以后一定做一個誠實的保鏢。”汐汐豎起手指保證著。

    “最好是這樣,走吧,陪我去一個地方。”顧子介起身,輕輕拍了拍鄭憶汐的腦門,全當是給她的懲罰了。

    “哦……”汐汐呶呶嘴,也不敢拒絕,本來說,去找點好吃的,現在好了,一切都完了,還得工作,自作孽不可活啊。

    “不能穿高跟鞋,就別穿啊,挽著我吧。”顧子介嫌棄的看看汐汐,然后拍了拍他的手臂。

    “顧總,沒事,小小的高跟鞋而已,我可以的,不信,我走給你看。”汐汐拍拍胸脯,大步大步的走著,卻依舊走得不自然。

    顧子介一臉黑線,這女人,是真的沒有情商,索性他走過去,直接拉過她的手,挽在自己的手臂上。

    “……顧總,我們這樣,是不是差不多高啊,哈哈。”挽著顧子介,汐汐心里卻暗自比著身高。

    “鄭憶汐,從現在開始閉嘴,再多話,扣獎金。”

    “哦……”聽到獎金,汐汐直接閉嘴,安靜就能換錢,何樂而不為。

    ……

    從朵兒穿上那件色禮服出來開始,萊恩就一直夸贊,贊不絕口的。

    朵兒都聽得有些疲憊了,懶得費神和他客氣,只是偶爾笑笑,手機都被沒收了,她只能對著鏡子打發時間,看到自己脖子上戴的那個半邊翅膀吊墜,不禁想起了很多事。

    昨晚的無人機表演和絢麗的煙花,都深深印在她的心里。那句“時光不緩,故人不散”太美,這樣的生活如何才能實在呢,她平安的活到了十八歲,可是二十八歲的時光里,都不確定能不能擁有,心臟病,一個隨時隨地,都有可能帶走她的病。

    權力滔天,家財萬貫,生命面前,不過都是滄海一粟罷了,可世人終究是俗人,幾人能逃得過這些塵世間的紛紛擾擾呢……

    “萊恩,現在幾點了?”

    “恩,三點十五分,還有半個小時,我們就可以化妝了。”萊恩一直撥弄著朵兒的頭發,他已經給朵兒設計了好幾次發型了,可總覺得不完美,然后又重來。

    好在朵兒不介意,反正時間還早,萊恩這種級別的生物,追求完美的時候,如果被人破壞,帶來的后果,可能是毀滅性的,因此,她選擇安靜以待。

    “哦……萊恩,司徒勵是你老板?”

    “恩,他就是司徒少爺的弟弟,我們老板長得帥吧,他的發型是我做的喲。”萊恩驕傲的朝鏡子里的朵兒笑笑。

    “呃呃,我認識的長發男生里,他的確是最好看的,可能是長得好看……不過,司徒冕還有個弟弟?”朵兒驚訝,都沒有聽司徒冕提起過。

    “是他的堂弟,司徒少爺其實還沒有我們老板高冷,而且我們老板脾氣不太好,女人也打,所以伊小姐,雖然你們是一家人,但千萬別惹他。”萊恩提醒著朵兒,司徒勵的性子,他是了解得。

    “呃呃……你放心,我和他不可能是一家人,想想都害怕,竟然打女人,渣男。”朵兒嗤之以鼻,不過打女人也只能打一些弱的,汐汐那樣的,估計會被先打死。

    “哎喲,小祖宗,勵是不會打你的,他也不敢啊。畢竟,司徒少爺很厲害的,司徒家幾位兄弟姐妹,都得聽他的。”萊恩笑著,司徒冕可是唯一能命令他老板的人,顯而易見,這段位很高。

    “……唉,司徒冕更是噩夢,我說萊恩,你是不知道我”我遠澤哥哥才是最好的,可這半句話,朵兒并沒有說出口,遠澤已經不是她的了,可她還是習慣性的提到他。

    “怎么欲言又止,對了,伊小姐,你十八歲的生日,可謂是轟動了整個h市呢,那漫天的煙火,讓我昨晚都感動得落淚了。”萊恩嘟著嘴,神情里全是羨慕。

    “恩,還好吧。”

    “什么叫還好,簡直是讓人羨慕嫉妒恨好吧,我當時還在想,是何種美女,才能享受如此驚喜,現在看來,倒也相配。”

    朵兒只是禮貌的笑笑,沒有多說其他,那是來自一個朋友的祝福,她只想好好珍藏,就算有朝一日突然離開這個世界,也不會覺得遺憾了。

    ……

    司徒冕和司徒勵二人在房間里喝著酒,而許薇和司徒冕的大伯、小叔們在前廳忙碌著,準備這準備那的,忙的不亦樂乎。

    “二哥,你真的打算取那個女人?”

    “只是訂婚,不過你也該改口,叫二嫂。”司徒冕喝著酒,淡淡地說。

    “昕蕊姐哪里不好了,你竟然放棄她,她除了年紀比那個女人大一點點。其他哪里差了?你不是還心心念念那個心機婊吧。”歐陽勵看著司徒冕,臉上的表情很復雜。

    “叫二嫂,這是最后一遍。你不能因為小小就一直這么病態,阿勵,哥知道你放不下,所以不會強求,小叔和小嬸不一樣,你是他們的希望,知道嗎?”司徒冕放下酒杯,認真的說著。

    “哥,小小,她沒有離開。”

    “阿勵……小小沒有離開,從來都沒有離開過,該離開的人,是你。”

    司徒勵不再說話,只是低頭喝酒,司徒冕也不強求,林煜卻開心的蹦噠著進來。

    “老大,季家和歐陽家,把婚事往后推了,聽說是季家二小姐決定的,不過借口倒是冠冕堂皇,說什么為了同子達并購幾家房地產的喜訊,決定來個雙喜臨門。”

    “季成明和歐陽烈,這兩家的算盤倒是打得好,不過,他們不知道,我司徒冕訂婚之人是伊千朵。這次,我倒要看看,歐陽烈如何拿下h市的服裝市場,季成明如何一家獨大,有意思啊,好戲上演了。”司徒冕冷笑著,他們喜歡這種利益平衡,可他偏不如他們的意愿。

    “老大,你還真是事業愛情雙豐收。”林煜調侃,老大一石二鳥,還能抱得美人歸,這算盤,才真是打得好。

    “話多,昨晚煙火的事情繼續查,這背后的人,應該和對付我們的人有關聯。還有,去把你媳婦接過來,蔣叔叔那里,多努努力。”司徒冕將車鑰匙扔給林煜。

    “唉,只要老大不打我媳婦兒的主意,我就有機會獲得老丈人的歡心。”林煜不怕死的說著,這車鑰匙明顯就是昕蕊的。

    “滾。”司徒冕給了林煜一個字,這小子,皮越來越癢了。

    “開玩笑嘛,老大,阿勵,我先走了,回見。”林煜樂呵呵的出門,能見到昕蕊的日子,就是他最開心的時光。

    “林煜這傻小子,真不知道蔣昕蕊干嘛放棄我喜歡他,難道是審美疲勞了?”司徒冕笑著,其實,在他心里,林煜跟司徒勵一樣,都是他想要保護的人。

    “昕蕊姐喜歡林煜哥?”司徒勵眉毛都擰在了一起,顯然是不太接受這個情況。

    “傻小子,以后對你二嫂好一點,畢竟,她眼光好,看上了我,而不是林煜那種傻子。”司徒冕笑笑,將酒杯里的酒一飲而盡。

    “我看未必吧,她若真看上你,你就不會瞞著她訂婚了,你若真看上她,就不會如此精心設計了。”拿起西裝外套,司徒勵便離開了,真正傻的,怕是他這個生意場上叱咤風云的二哥吧。
捕鱼达人2百度版 网络捕鱼游戏骗钱 建网站赚钱 pk10赛车计划软件下载 阿建博客 浙江6+1中奖规则图 网上投稿赚钱的网站 云南11选五5前三开奖走势图 姚记棋牌送救济金 股票融资融券是好是 二手麻将机多少钱一 捕鱼来了怎么刷金币 四人麻将免费下载 电玩大富翁手机版下载 吉祥麻将安卓手机版 湖南黄金股票行情 追光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