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書屋 > 都市言情 > 一灘鷗鷺記
加入書簽 章節報錯

正文 第四百五十五章 插曲(下)

    季雨菲便凝神往三皇子身后看,果然,他后面還跟著幾個人,有老有少,看著個子都不太高,膚色有點黑,還都有點微胖,但看著不像是隨從,穿著打扮和舉手投足都不像,尤其是那個年紀看著跟護國公差不多的,氣勢挺足,雖然看著一臉謙卑。

    所以這幾個人是…安國公和他的幾個兒子?

    對啊,想到康王之前跟自己描述的,簡直是一模一樣啊!

    季雨菲頓時來了精神,在季嬤嬤耳邊也輕聲說了下:“好像是安國公府”,然后開始集中精神找宋哲昊。

    看來看去,季雨菲覺著,這幾個人年齡分層很明顯,所以看著跟謝宜江年齡差不多的那位,應該就是宋三公子了。

    果然,康王的描述真是挺準確的,這位宋哲昊看著雖然個子矮了點兒,人也長得很一般,但作為第一次入皇宮、見太后、跟未來老婆大人見面、被諸多女性圍觀的少年來說,能如此鎮定自若,已經很不錯了!

    真的,季雨菲覺得,看人得客觀,反正自從她看透三皇子這臭皮囊之后,對人的外在就遠沒有以前那么看重了,所以如今看這位二公主的駙馬爺,覺得皇帝的眼光還不錯,想必也不是光從政局考慮甚至胡亂指定的,畢竟幾位公主當中,當初二公主是最受皇帝疼愛的。

    當然,這只是季雨菲的個人看法,而且這種看法說起來其實也只是一種對表象的觀察,無非比光看長相要好那么一點,宋哲昊其人內在如何尚不得而知,而且她的看法也沒那么重要,畢竟二公主本人還在場呢,好或不好,得由二公主這正主說了算。

    對呀,陳婉貞在現場呢,季雨菲來回一想,頓時明白了:合著今兒折騰這一出,其實最根本的目的是想讓二公主和駙馬兩口子相互相看下彼此吧?

    也不知是誰的主意,但想來也是為二公主考慮的。

    要不然,洪嬤嬤剛才就不會莫名其妙地說什么現在是踏青的好日子,好日子不就是給新人的嘛,何況踏青在古代也是青年男女借機找對象的好時候,跟元宵觀燈一個功能。

    然后這什么插柳活動早不來晚不來,就這會兒來了,雖說安國公府諸人進宮覲見皇太后是應該的,但也不至于當著這么多女性的面啊,宮廷活動安排多講究,斷不至于給撞上了。

    最最重要的是,張妃母女從剛才開始就心不在焉,二公主甚至越來越緊張,可不就是因為想著要見到她的未來夫婿了嘛!

    要不然,向來冷艷高傲的二公主,哪里至于如此表現。

    怪不得,怪不得啊,季雨菲越想越覺得對,簡直都想給自己鼓掌了,一定是這樣的,錯不了!

    想到此,季雨菲趕緊捂住自己的嘴:差點笑出聲來呢。

    不過眼一錯,哦,還是矜持一點吧,控制下動靜,沒看三皇子正朝自己看過來呢。

    明媚的春光里,這變態男竟然還朝自己微微一笑,切,惡心!季雨菲趕緊把目光看向別處,陳長安的皮相還是挺迷惑人的,眼不見為凈。

    之后那一行人上前自報家門,拜見太后和兩位宮妃。

    果然是安國公府,果然是宋哲昊!

    季雨菲自己沒意識到,因為八卦之心太過急切,便不知不覺地又走到了皇太后不遠處,準備好好觀察下二公主和張妃的反應。

    這一看,不禁大吃一驚,嚇得趕緊掐了下自己的手心已穩定心神:

    張妃還算好,面子上依舊保持著雍容華貴的樣子,但笑容已經沒有了;糟糕的是二公主,這會兒看著,是一種搖搖欲墜的樣子。

    好在二公主身后有嬤嬤和大宮女,想必就算要倒,也不會輕易倒下去的。

    季雨菲頓時開始后悔:剛才太猴急了,明明自己先看到了宋哲昊,將心比心,如果是自己的夫婿,在對其為人一無所知的情況下,尤其是懷著期望等待的時候,這樣的外貌長相是會帶來一些失望乃至傷心的情緒的。

    所以干嘛要這么招眼地走到前面來看?太八卦了!

    萬一被二公主眼角余光什么地瞥到,搞不好還會被遷怒呢,自家謝宜江她也見過,差別還是有的啊!

    季雨菲心里悔死,便低著頭打算一點點盡量不著痕跡地往后面的人群里挪。

    誰想還沒完全挪進去,前面簡單的會面就結束了,之后便是大家集體圍觀安國公府諸人協助太子和三皇子在太液池邊開始插柳,隊伍便又開始活泛起來了。

    季雨菲被后面幾個想要看三皇子插柳風姿的姑娘一推,又變成了在前面。

    罷了,前面就前面吧,好歹我是太后娘娘跟前的孫女,站這里也沒什么要緊,季雨菲便趕緊擺出了一副郡主的姿態,還往太后那邊挪了兩步,唉,三皇子的花癡粉絲太多,被擠著了,避一避也好。

    如此,便眼看著太后身邊有位宮女又端上來了一個盤子,里面的絨布上赫然放了幾枚簪子,看著應該就是剛才季嬤嬤所說公主贈送給父兄的柳簪了。

    說起來嘛,今兒這場合確實安排得不錯,雖然只有二公主一位公主,但來的人,除了她自己的兩位親哥,其余安國公府諸人,反正很快就要成一家人了,也可算是父兄,至于宋昊哲么,更是未來的駙馬,所以這些柳簪讓二公主來送,挺合適的。

    于是季雨菲便雙眼亮晶晶地看著那些男的,包括太子和三皇子,一人接了一支柳簪,相互幫忙著插在了頭上。

    當然,投桃便有報李,之后頭上插著柳簪的宋昊哲也是在父親的吩咐下,親手從侍從抱來的一堆柳枝上折了一小枝,雙手捧著上前,在太后娘娘的“呵呵”笑聲中,由欣娘上前接過,給二公主插在了發髻上。

    這你來我往的,把個季雨菲看得津津有味,頓時又沒那么后悔剛才站在前排了,前排才能清晰地看到整個過程呢,多好玩呀。

    “哎呀,要是三皇子能…哎呀…”后面模糊傳來兩個小姑娘的花癡聲。

    這是在幻想讓三皇子給你頭上插一枚小柳枝?轉眼人家可能就賞你一個巴掌呢,季雨菲很無語地翻了個白眼。

    許是為了沖淡準駙馬單獨給二公主送柳枝的過程,之后兩位皇子居然也行動了起來,從那些一看就是備好的柳葉枝上折了那么幾枝。

    太子折了兩支,分別捧著給了太后娘娘和徐貴妃,兩人都高高興興地接了,讓宮女幫著插在了發髻上;

    三皇子手里也捧了兩支,張妃接了一支,二公主咬著嘴唇遲疑了下,然后三皇子就轉頭對旁邊正看得直愣愣的季雨菲微微一笑喊了聲:“清妹妹!”

    ()
捕鱼达人2百度版 陕西福彩快乐十分前三走势图 精选4肖5码 湖北福彩网30选5开奖 股票发行的定价方式 股票指数计算例题 北京11选5今天开奖结果 北京快三开奖 黑龙江 福彩36选七 期货配资流程步骤 吉林*一定牛快3走 淘股吧官方网站 吉林快3开奖快结果预测 福彩东方6十i基本走势图 上海时时乐专家计划 在线股票开户 白小姐四肖必选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