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書屋 > 都市言情 > 要修仙就上一百層
加入書簽 章節報錯

正文 第74章 老板,你覺得你這句話有說服力嗎?

    狐妖知道陸平西拒絕不了這部功法,只是她在想,一個月會不會太長了一些。

    然而思考結束的陸平西開口道:“我可以幫你,但一個月太短了,我需要三個月的時間!”

    狐妖:啥?

    狐妖有些懵了,說到底她還是不了解陸平西,所以不明白陸平西是一個多么謹慎的人,她問道:“三個月?以你的實力,在不被仙塔規則束縛的情況下絕對可以輕松打敗守護玉液的妖獸,為何還要三個月?”

    陸平西說道:“三個月的時間是必要的,首先,我要到任務地點進行調查確定你沒有欺騙我;其次,我需要摸清楚敵人的實力以防止敵人故意隱藏實力;最后,我要做好善后工作以確保自己的身份不會暴露。”

    狐妖仔細思考了三秒鐘才理解了陸平西話里的意思,她說道:“你想隱藏自己的身份?你不打算讓高層妖獸知道你的存在,我明白了,你是害怕高層妖獸扼殺掉你對吧?你想太多了,我們高層妖獸沒用那么多閑工夫。”

    狐妖完全不能理解陸平西的思維,對于它們這些高層妖獸來說,唯一值得花費時間精力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變強,假如每出一個有天賦的天才都要去扼殺的話,那還有什么時間去變強?

    要知道,天才每隔一段時間都會冒出一個來,要是每個都去扼殺,那要扼殺到什么時候。

    而且高層妖獸都明白一個道理,那就是與其去扼殺別人削弱別人,不如自己變強,只要自己變強了,那就沒妖能威脅到自己,畢竟,變強這條路是沒有止境。

    不過在人類社會打拼過的陸平西沒有這樣的思維,在人類社會中,人們爭奪的是地位和財富,而能掌握地位和財富的只有少部分人,所以只有把這少部分人給干掉,自己才能上位,因此,人類社會中大部分想得不是變強而是如何干掉敵人以及把威脅扼殺。

    所以,陸平西和狐妖的理念三觀就不同,他們是不可能思考到一塊去的,因此,狐妖說道:“我最多只給你兩個月時間,我只在這里待兩個月,兩個月后,我便會返回高層。”

    陸平西皺了皺眉頭,他思索了十秒鐘,然后說道:“那好,兩個月,六十一天,1464個小時,以此為限,你不要食言。”

    狐妖:“”

    你咋不精確到秒呢?

    狐仙說道:“我會繼續回到那個酒館,但你收集到了一公斤太陽玉液后,就來找我交換《太上玉清仙法》。”

    陸平西點了點頭,口頭交易就此完成,狐仙不再追逐陸平西,她離開了。

    而陸平西則站在原地思索了起來,他的大腦運算速度并不比常人快多少,所以他需要時間理清楚這件事的來龍去脈。

    首先是緹娜,以她的美貌其實根本不需要來到第四層這樣危險的地府謀生,但因為被狐妖附身,所以她的身體被狐妖操控著來到這危機四伏的第四層,并開始吞噬無屬性體質本源。

    而吞噬了無屬性體質本源的狐妖之所以遲遲不離開,是因為她還對第五層才出產的太陽玉液有貪念,她想要得到這個東西,但太陽玉液被強者守護,封印實力的她無法對付這些強者,所以才打算找他幫忙。

    梳理完所有信息后,陸平西在原地留下了幾個陷阱才離開了這里。

    狐妖緹娜也返回了小鎮,然后扮演起了那個美女服務員緹娜,唯有隊長羅素被拋棄在了荒郊野外,等他蘇醒過來的時候完全懵了。

    我在哪?我怎么了?

    陸平西離開這里,然后聯系了蘇鈺,蘇鈺連忙背著十級包向他這邊趕過來,路上,不少人看到了蘇鈺,在看到蘇鈺背著的十級包后,他們突然露出了吃驚的表情。

    “是那位嗎?”

    “應該是吧,據說那位一直背著十級包。”

    “等會兒!”有人發現了不對勁,“傳奇小隊的那位是女的嗎?”

    有人說道:“誰也沒見過那位的真容,也不確定到底是男還是女。”

    “看到那個十級包了嗎?不會錯了,應該就是傳奇小隊的那位了。”

    陸平西和蘇鈺都不知道,傳奇小隊已經以訛傳訛,和原先的版本已經大相徑庭了。

    蘇鈺和陸平西匯合,隨后從十級包中取出了自己的五級包,陸平西把對妖機甲拆卸下來,然后背上了十級包,他說道:“好險,沒有這十級包在身邊,我好幾個陷阱陣法都沒法布置,幸虧對方沒有解開自己的實力封印。”

    蘇鈺問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查到了什么?”

    陸平西把關于狐妖附身緹娜以及她和狐妖交易的事情告知了蘇鈺,他說道:“我們現在先返回洞府與小花妖他們匯合,隨后準備前往第五層!”

    陸平西終于要去第五層了,他在這第四層也待了很久了。

    蘇鈺說道:“我們回去后正好問問小花妖太陽玉液有什么作用。”

    陸平西點點頭:“沒錯,是該調查清楚。”

    他們立刻向著洞府返回,一路上,陸平西非常謹慎,他因為擔心那狐妖跟蹤自己,所以一路上布置了不少陷阱和陣法。

    “萬萬不可大意,狐妖的嘴是最會騙人的,在確定事實的真相前,她說的話一個字都不能相信!”陸平西如此說道。

    蘇鈺問道:“那關于玉清仙法呢?那會不會是假的?”

    陸平西開口道:“這部功法只有到手后我自己進行判斷了,有時候,一味的小心也是不可取的,在特定時期,我們也應該大膽行動!”

    蘇鈺:“”

    老板,你覺得你這句話有說服力嗎?

    數天后,謹慎的陸平西帶著蘇鈺返回了洞府,之所以花費這么長時間,是因為他一路上和空氣進行了多番的斗智斗勇,在確定真的沒人跟蹤自己后,他才和蘇鈺返回了洞府。

    洞府還是老樣子,陸平西回來的時候就看到小花妖才生嚼藥草,她嚼著嚼著,就“噗”地吐出一顆藥草種子來,看起來像極了我們吃西瓜吐籽的樣子。

    但問題是,為什么她吃下去的是藥草,吐出來的是種子?

    ()
捕鱼达人2百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