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書屋 > 都市言情 > 要修仙就上一百層
加入書簽 章節報錯

正文 第115章 而用談話的方式攻擊叫話攻

    綠草劍,雖然被稱之為秘寶,但其實已經有點凡器等級的法寶的威力了,這種秘寶擁有御物神通的人手里,那簡直就是武術大師手里的水果刀的效果。

    水果刀這種東西本來是給普通人削水果的,但必要時刻也可以拿來防身,但在精通刀法的武術大師手里,即使是水果刀也能發揮出無比強大的威力來。

    所以,但這把綠草劍疾馳而來的時候,山脈之主變得無比慌張。

    御劍之術,必定是筑基期以上的恐怖妖獸,對方雖然說他不是妖,但山脈之主根本不信,它只信自己的判斷。

    “給我擋住!”

    山脈之主知道自己的身體只是練氣五品的水平,這種級別的身體是擋不住這一劍的,如果自己要害被刺中,那就完了!

    所以它立刻揮舞起無數樹根,然后用這無數樹根擋在了自己和那綠草劍的中間。

    空中,小花妖發出疑問:“奇怪,他的精神力如此強大?居然能隔著這么遠使用御劍術?”

    御劍術,就是用強大的精神力操控飛劍在千里之外取敵人首級的法術,但一般像陸平西這樣筑基期掌握御劍術的妖族頂多就是御劍飛出幾十米的距離。

    抽冷子給你一下行,但幾百米,甚至幾千米外用御劍術殺敵是不可能的,不到筑基期是起不到這個質變的。

    巨鷹驚恐地說道:“我擦,陸平西該不會已經修煉到筑基期了吧?”

    小花妖說道:“不可能,要修煉到筑基期就必須渡劫,渡劫聲勢浩大,他是瞞不住的!”

    巨鷹松了一口氣,雖然陸平西境界提高過快不算壞事,但它還是覺得松了口氣,要是真讓陸平西兩年多突破筑基期,那它估計得酸死在這空中。

    小花妖雙目一凝:“是不是筑基期,現在就見分曉。”

    小花妖話音一落,那綠草劍就撞在了山脈之主的樹根上,雖然刺了進去,但僅僅刺穿了一根樹根就停了下來。

    山脈之主:嗯?好弱的飛劍?

    這下巨鷹和小花妖明白了,這就是虛張聲勢的一劍。

    山脈之主頓時把綠草劍一收,它哈哈大笑:“難得的秘寶,我就笑納了!”

    山脈之主已經確定,這就是一個虛張聲勢的妖怪,雖然它用了陣法,但它終究無法靠近自己,只要無法靠近自己,那自己就是無敵的!

    山脈之主突然自信起來,它不斷鞭打著那些蔓延過來的山火,連續的敲打下,不少山火已經開始消滅,這火雖然厲害,但殺傷范圍有限。

    山脈之主嘲笑道:“靈氣不足了吧?這么大的陣法根本不是練氣五品境界能夠布置的,縱使你是高層妖獸,也要被仙塔規則束縛,這第六層,歸我山脈之主了。”

    然而就在山脈之主嘲諷陸平西的時候,它主干身后突然傳來了陸平西的聲音:“哦,是嘛,你確信自己已經無敵了嗎?”

    山脈之主大驚失色,它立刻打算轉身去查看身后的情況,但它忘記了,它早已經扎根于這片大地之上,它的主干身體已經被固定,既然被固定那如何轉身呢?

    山脈之主無法轉身,若它有汗腺系統,那肯定已經滿身大汗,它立刻操控起無數樹根擊打自己的后背,樹根沒有傳來絲毫打中目標的觸感,反倒是它自己的后背被自己抽得生疼。

    陸平西的聲音繼續從它身后傳來:“我觀察了你半天,總算是找到你的弱點了,沒錯,雖然你看起來好像很大很厲害的樣子,但精神力太弱導致你的反應很遲鈍,甚至切斷你幾根樹根你也察覺不到,非得全方位用大火燒你才能有所感覺。”

    山脈之主無比驚恐,被敵人如此近身而自己卻看都看不到對方,這太恐怖了,就仿佛自己的小命已經被敵人握在了手中,它拼命揮舞樹根抽打自己看不到的地方,但沒用,它這就跟被閃光彈炸中胡亂開槍一樣,這是根本不可能打到敵人的。

    “在哪?你在哪里?”山脈之主氣急敗壞,它甚至感覺到自己的生命力在流失,自己好不容易吸收得來的營養好像在一點一點流失,自己好像變得越來越虛弱了。

    “給我出來!”

    山脈之主瘋狂地揮舞樹根,四周的山丘被它打得粉碎,巨大的體型給予了它強大的破壞力!

    然而當局者迷旁觀者清,此刻的山脈之主并不明白究竟發生了什么,而空中的小花妖它們卻是看得一清二楚。

    “陸平西在哪?”小花妖疑惑地問道,“他隱身了?”

    他們看著那山脈之主瘋狂抽到附近的地面,但卻找不到陸平西的身影,現在的山脈之主仿佛在尋找一個不存在的幽靈。

    陸平西的聲音還縈繞在山脈之主附近:“你太弱了,你發現不了我,盡管你身軀巨大,但只要我一點一點破壞,你就必死無疑。”

    山脈之主驚恐萬分,它已經感覺自己的后背被切割出了無數傷口,它的吸取而來的無數營養也在不斷流失,它的身體越來越虛弱。

    “原來如此,”陸平西的聲音如同來自深淵,“你之所以能操控這么多樹根是因為你奪取了這么多生物的大腦,這其中有多少大腦是你同胞的?如果我將之破壞又會發生什么呢?”

    山脈之主頓時大喊:“不,那是我的核心,快住手!”

    下一刻,山脈之主就感覺到自己精神衰弱,身體虛弱不堪,對樹根的操控力也在下降。

    空中的巨鷹和小花妖一臉懵逼,小花妖問道:“究竟發生了什么?為什么陸平西的聲音不停地從虛空中傳出?”

    一旁的蘇鈺大膽猜測:“我聽說老板發明了一種傳擴音術,可以在先傳音再擴音,從而讓敵人摸不清自己的位置,老板會不會是動用了這個法術?而本人根本沒有靠近。”

    巨鷹點點頭:“以他的性格,我也覺得他不會靠近。”

    小花妖問道:“那如何解釋這山脈之主突然如此發狂呢?該不會是陸平西已經入侵到它的內部去了吧?”

    蘇鈺琢磨了許久,隨后問道:“不知道你們有沒有聽說過一個叫‘話攻’的詞?”

    小花妖問道:“什么叫話攻?”

    蘇鈺解釋道:“用談話的方式治療叫話療,而用談話的方式攻擊叫話攻。”

    巨鷹:???

    我修行短你不要騙我?哪有這個詞?

    ()
捕鱼达人2百度版 青海快三真的有技巧吗 泳坛夺金组选4中奖规则 贵州快3玩法及中奖规则 网上棋牌游戏平台 中超射手榜 股票配资推荐就择卓信宝配资精湛 广东快乐十分过年停售时间 英超联赛一共多少轮 小孩子能用麻将玩什么游戏 香港三中三高手论坛精选 捕鱼下分平台 网络彩票怎么玩才会赢钱 彩经网福建快3 海南环岛赛体彩规则 广西快3 开奖结果今天 幸运赛车p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