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書屋 > 都市言情 > 蘭若仙緣
加入書簽 章節報錯

正文 第四十九章 開光

    過了許久,無生緩緩地睜開眼睛,意外的發現自己的身邊圍繞著好多的小動物,很是入神,他這一動,四周的小動物或者飛走,或者跑開,離開一段距離之后方才停住,轉身望著他,眼睛之中是警惕和疑惑。

    “再見。”無生笑著朝他們擺擺手,然后離開了樹林,回到了村子里。

    空虛見到他的時候很開心。

    “怎么了師父,這么開心?”

    “這家的施主想要供奉佛祖。”空虛道。

    “噢,這是好事啊!”

    “他想請我們幫忙給佛像開光。”空虛道。

    “啊,那就開唄。”

    “好,就等你這句話呢。”

    “等等,我明白了,師父您是不會開光吧?”

    “那我要是會的話還用得著等你回來嗎?”空虛笑著道。

    “也是,經都念不全,您這和尚當得,太失職了,可這事我也沒干過啊?”無生道,他這當和尚才幾天啊?

    “你以前不也沒驅鬼降妖,做的不也挺好的嗎,對著佛像念念經就行了。”空虛道。

    “這么簡單你自己來就行了?”

    “為師不是只會一段往生咒嗎,總不能對著佛祖念那個吧?”空虛道。

    “行,我試試吧。”無生聽后無奈道。

    石雕的佛像,有些老舊,看樣子是曾經供奉過,不知道什么原因放了起來,現在又找出來,重新擦拭干凈。

    無生一只手放在佛像之上,低聲念誦般若波羅蜜多心經,運轉法力,手掌之上有微微光芒,漸漸地那佛像之上似乎也鍍了一層光。

    一旁的夫婦兩個人見狀都愣住了,急忙跪在地上磕頭。

    “佛祖保佑,佛祖保佑。”

    念誦了九遍心經之后,再看那佛像,仍是老舊的模樣,但是似乎又有些不同。

    “好了。”無生道。

    “謝謝大師,我們以后一定誠心供奉。”那女主人道。

    “希望佛祖保佑你們。”無生道。

    那佛像似是有了些許的靈性,而無生也感覺自身似乎有了一點變化,隱約之間似乎和自己有些感應,十分之微弱,好似有什么東西從那佛像傳遞到了自己的身上。

    在這對夫婦感謝下,他們離開了村子,朝著山里走去。

    “師父,你見過佛祖嗎?”無生問道。

    “剛剛不就見過了嗎,寺里的大殿里不也供著嗎?”空虛道。

    “我說是顯靈的佛祖,不是那些泥塑、石雕的佛像。”無生深吸了口氣道。

    “佛祖很忙的。”

    “據說佛與菩薩可分身億萬。”無生道。

    “佛法還說,心中有佛,所見皆佛。”空虛道。

    “是嗎,你看我是么?”無生笑著道。

    “是。”空虛笑著道。

    切!

    師徒二人插科打諢回到了蘭若寺,靠近山門,無生便覺得親切,進了寺里,看到了那株菩提,望見了大殿之中的佛像,他有一種回家的感覺。

    在一個地方呆久了就會習慣,習慣了便回離不開,現在無生已經習慣了,雖然這里殘破,雖然這里有些冷清,但人心是暖的,沒有外面那么多的紛雜。

    無惱在后院一角練功,盤膝而坐,閉目凝神,很是專注。無生遠遠地看了看,將東西放好便回到了自己的房間里。

    靠窗坐下,拿出筆紙。

    貓妖,大小如犬,迅捷異常,尚未化形,食人,降服。

    飛頭撩,大如燈籠,頭為舵,耳為翼,食人頭,吸人血,其余不知?

    狐妖,本體火狐,化形成人,身穿紅紗,美貌異常,姿態撩人,通法術,勾人神魂,畏懼金剛經,降服。

    大狐妖,本體不詳,騰云駕霧,吹氣成風,法相天地?遠非其對手。

    無生將此行所遇、所聽之妖魔鬼怪盡數記錄下來,然后思索此行之收獲。

    大日如來經乃是他現在修行的根本,可修法力,可壯身體,可煉神魂,且一法千般妙用,他現在不過是了解九牛一毛。

    金剛禪掌、佛指,是武道,也是神通,乃是技,以佛法催動,威力大增,一般妖邪可以之降服。

    佛經,可令靈臺清明,可助法力提升,經文讀的多,體悟的神,修行也快,這與“佛武雙修”是一個道理。

    佛門神通本就源自佛法,法為根本,神通次之。

    六字真言,雖然只有簡簡單單的六個字,但卻是極其玄妙。

    此行還收了一串佛珠,深具佛性,無生看著掛在胸前的佛珠,也不知它的前任主人是哪里的高僧,或許就曾在這蘭若寺中。

    理順一下子思路,接下來修行的方向。

    吃午飯的時候,三個人聚在了一起,少了方丈,無惱說方丈已經出去兩天了,一直沒有回來。

    “方丈下山做什么?”

    “不清楚。”無惱搖搖頭。

    “不會出什么事吧?”無生有些擔憂道。

    “放心,方丈師兄修為高深,不會有事的。”空虛道。

    吃過午飯之后,無生在院子里活動了一會,然后便開始修行,這個時候正是太陽最為炙熱的時候,他修行的時間便稍短一些,帶到身體燥熱的時候,他默念佛經,咬牙堅持,不一會的功夫之后,身體變得炙熱,猶如人被架在火上燒烤一般。

    不行,不行,撐不住了。

    他幾步跳到了菩提樹下,在樹蔭地下念誦佛經,運轉法力,還有會身上的炙熱感覺方才退去。

    而后,他又開始練習金剛佛掌

    金剛拍案、金剛推山、金剛托天、金剛伏魔,這四式他都已經練會,運用相對熟練,還有最后兩招施展起來極為晦澀,好似船行冰面一般。

    他深吸了口氣,

    第五式,掌按乾坤。

    這一掌緩緩拍出,好似手上倒拽著一頭牛,極其費力,忽的一陣大風起,吹得樹干直搖,地上落葉盡數蕩開,好似浪潮涌過一般。

    第六式,排山倒海。

    雙掌無論如何也推不出去,還是一座無形的大山就擋在他的手掌之上。

    “再來!”

    掌按乾坤,

    他一直練習道夕陽西墜方才停息。

    “對了,也不知道那條大蛇的尸身怎么樣了?”他猛然想起了寺廟前不遠處山溝之中的大蛇,便起身出了寺廟。
捕鱼达人2百度版 北京11选五5开奖历史查询 内蒙古11选5中奖规则 正规分分彩彩票软件 幸运飞艇官网 平码中一个数赔多少 类似pc蛋蛋的游戏 英超赛程积分榜 2020打麻将赢钱方位 二三四五股票吧 pc幸运蛋蛋28 快乐双彩今晚开奖结果双色球 e球彩开奖结果 安徽快3开奖软件 美人捕鱼教程 打麻将的图片 2012欧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