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書屋 > 都市言情 > 庶子成皇
加入書簽 章節報錯

正文 第四十七章:天機不可泄露

    湯陰王捂著大肚腩中間突然出現的一個大洞,里面還潺潺留著鮮血。

    他摸了摸,拿到鼻子上一聞才知道這是什么,顫顫巍巍道“這、這是本王的血嗎”

    反應過來的湯陰王極力想要轉身,看看那個如此大膽刺殺自己的人到底是誰,可才轉到一半,便轟然倒在地上。

    看著這一幕,周圍的人都驚呆了。

    這女人是誰,怎么連湯陰王都敢殺?

    劉玉尺也呆住,不知該如何是好,眼前的女子別人不認識,他可一眼就能看得出來,這不就是被抓回營的闖賊婆娘,高桂英么。

    雖然他也對湯陰王無感,但這畢竟是個皇族,為了避免給南陽王惹事,他才忍了下來。

    沒想到,他們一幫大男人都不敢動的手,被一個女人給搶了先。

    現在湯陰王已經死了,問題是,這個責任到底要誰來擔,南陽王?還是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

    可是這女人殺湯陰王之前,想過后果嗎?

    “王爺,高桂英殺了湯陰王”不多時,劉玉尺跪在南陽王府正殿外,見朱由樺半晌沒出聲,便又自責道

    “都是小人看管不力,才出了這等禍事。”

    “這與你無關。”朱由樺走出來問道“高桂英呢,走了嗎?”

    感受到一個人影站在自己面前,劉玉尺小心的抬起頭,見到出殿后的朱由樺臉上并沒有什么憤怒,相反,他一如既往地平靜。

    劉玉尺看不出這位王爺的心情,只好如實稟明。

    “回王爺,湯陰王死后,她就從街角轉走了,想必時下也是離開了南陽,倒是湯陰王的事兒,唐王府那邊要怎么說?”

    湯陰王雖然是八竿子打不著兒的遠親,但也掛著皇族的名頭,人家實實在在的姓朱,所以這事兒就注定一般不了。

    推是推不過去的,還是得盡早拿個解決的辦法出來,現在一切才剛開始,還不宜讓崇禎皇帝太過注意。

    聞言,朱由樺將他扶起來,走在前面。

    “她走了,那這件事也不能咱們王府來擔,對外就說是抓到的流賊余孽逃出大牢,誤殺了湯陰王,咱們王府不能擔責,卻也不能沒有責任,這么說你明白嗎?”

    劉玉尺不明所以,一臉懵逼。

    見他這副樣子,朱由樺也沒閑心解釋,揮手道“你記住,這事兒全推到闖賊頭上就行了,咱們王府看押的流賊余孽逃出去誤殺了湯陰王,自然也有守備松懈之責。”

    “王爺高明!”劉玉尺恍然大悟,豎起大拇指。

    “行了,別拍馬屁了,下去準備吧。”朱由樺笑罵,看不出一點兒生氣。

    “等等!”

    這時,忽然傳來一聲嬌喝。

    劉玉尺回頭一看,這特么不是罪魁禍首高桂英嗎?

    此時的高桂英右手牽馬,左手持著直槍,一身紅色勁裝,別是一番英姿颯爽的意味。

    見到她,劉玉尺便氣兒不打一處來,上前道“你還敢回來,你知不知道,你這一槍下去,給王爺鬧了多大的災?”

    “是,我也是殺了才知道,可這王爺欺辱百姓,城內人人得而誅之,自然該殺!”高桂英沒有一點推辭的意思,全然承擔下來。

    她半跪在地,抱拳道“南陽王,殺湯陰王是我不對,給您惹了大麻煩,但也用不著您給我擔責。”

    “一人做事一人當,我高桂英雖說不是錚錚男兒,卻也知那巾幗不讓須眉的道理!”

    “你——”劉玉尺心中敬佩,但還是有些生氣,正要數落。

    “說的好,巾幗不讓須眉,這么好的女人,跟著李洪基那個小賊,可惜了。”朱由樺伸出手制止劉玉尺,將高桂英扶起,微笑道

    “你若不回來,本王會將所有事推到你的頭上,可如今你回來了,這正說明你的忠貞義節,如今這個世上,就連許多七尺男兒都比你不如。”

    “這件事你不用管,還不至于讓我南陽王府傷筋動骨。”

    高桂英聞言,也是不知道該說什么好,怎么同樣是王爺,那湯陰王,甚至唐王朱聿鏼,都比這個南陽王朱由樺差了這么遠。

    如果朱家的皇族全都是這樣,她又怎么會造反?

    見高桂英沒有說話,朱由樺想起了什么,問道“本王曾給過你兩個選擇,如今你回來,是選擇了留下?”

    高桂英捂著胸口后退幾步,心中更是小鹿亂撞。

    她只是憑一時意氣行事,根本沒有想過這么多。

    可是看看眼前這位一舉一動盡顯貴族風范的英俊王爺,高桂英說不出拒絕的話。

    他敢做敢為,他心態平和,他愛民如子,他又善文能武,這個朱由樺到底還有多少優點?

    世界上居然還有這樣的男人,與之相比,似乎自己從前那個眼中的英雄不是李洪基,卻該是他

    想到這里,高桂英低下了頭,一下子做出如此重要的決定,這對她來說還是太難了。

    朱由樺自然知道歷史上那個高桂英是個什么剛烈的性子,一直逼她只會適得其反,遂微微一笑,故作大度,道

    “既然如此,本王也不好過份勉強,你不是喜歡鼓弄兵器嗎?劉玉尺,明日招兵時帶桂英也去看看。”

    “什么,她一個娘們,舞刀弄槍成何——”

    劉玉尺下意識的脫口而出,但是話說到一半就猛地停住,眼前這個娘們,她就不是個一般的娘們。

    若不是南陽王,尋常男人倒還真制她不住!

    想到這里,劉玉尺也沒了話說,貌似自家王爺對這娘們有點意思啊,那自己可得小心伺候著了。

    萬一隔天這丫混成了側妃,自己就不好辦了。

    “小人知道了,明兒帶著這娘們,哦不是,帶著高姑娘一起去。”

    說著,劉玉尺皺緊了眉頭,他娘的,這話從自己嘴里說出來怎么老覺著哪兒不對呢!?

    高桂英松了口氣,也是笑著抱拳道“那桂英謝過王爺!”

    “客氣啥,早晚都是一家人。”朱由樺心中一笑,臉上還是那副欠揍的平淡相,一個字沒說,故意放慢腳步慢悠悠走了回去。

    劉玉尺看著他的背影,嘖嘖道“這王爺,他就不像個王爺!”

    高桂英有些奇怪,問道“那他像什么?”

    劉玉尺把她帶到一邊,神秘兮兮道“你見過哪個王爺,武能上陣砍人,文能吟詩作對,遇事波瀾不驚,處事有條有理的?”

    “依我看,王爺早晚就不是王爺了!”

    “你什么意思?”高桂英聽懵了。

    “嘿嘿,天機不可泄露,高姑娘,你就自己琢磨去吧!”劉玉尺一樂,就這么轉頭走了。
捕鱼达人2百度版 南京麻将牌型 能赚钱的网络手游 好运彩官网天 篮球世界杯2019 幸运农场app官方下载 北京快乐8稳赚选一技巧 公司发行股票 浙江快乐彩开奖直播 微乐吉林麻将游戏 湖北体彩11选5近50期查询 大圣捕鱼下载 怎么下载微乐吉林麻将 股票开户在哪个平台 欢乐棋牌平台下载 股票配资平台查询网 富贵乐园棋牌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