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書屋 > 都市言情 > 安晴傳說
加入書簽 章節報錯

正文 第七十章獵尸人拾銀(上)

    “我的天啊!”安晴看著鏡中的自己的黑黑的眼圈,暗黃的膚色,分明再向自己說這是昨天沒睡好的懲罰。

    “完了,完了。我小小年紀皮膚就要這樣飽受摧殘。以后定是嫁不出去了。”

    聽著安晴在一旁調侃,還不是用小手按輕觸肌膚,看哪里和昨天不一樣。映月不覺有些好笑:“哪有你這小小年紀成天想著嫁人的?”

    安晴轉過身來,兩手比作花一樣的姿勢:“女生的容貌就應該像花一樣的嬌艷美麗,這可是全天下女生的夢想。”

    “那你當初為何不和真好看參加舞會呢?你穿禮服的樣子,也很美麗。”

    安晴一邊說著一邊拿出什么東西在臉上涂抹著:“你主人可不是一個貪慕虛榮的人。錢要自己賺,皮膚、身材更要自己愛惜。這將是我以后的資本。”

    映月好笑的指著腦袋說道:“你的資本不是它嗎?”

    外人都知道清清聰明伶俐,如今越級參加畢業考核后更是被按上了‘天才少女’的稱號。

    安晴撇了一眼映月,轉過身,繼續在臉上認真的涂抹:“做一個內外兼并,有內有外多好。明明可以畫地成圓,卻偏要畫曲成線。干嘛這么和自己過不去。”

    聽出安晴在諷刺那些只追求單一事物的人們,映月雙手抱胸不禁覺得好笑:“我發現你最近聰明不少啊!”

    安晴一記白眼射過去:“天天晚上跟聰明在一起,想變笨都難啊!”

    晚上的斗門訓練還是照常進行,為了能在晚上的訓練中不吃虧,安晴只能在白天清醒的時候想各種辦法。不過這樣每天有動力的讓大腦前進,也獲得了很好的結果。

    “你最近的變現,真的很不錯,我很滿意。”

    映月說的是實話,斗門中雖然安晴沒有從映月哪里討到什么好處,但也沒讓映月討到什么好處。這對安晴來說可是不小進步,兩人每天晚上用更高階的方式嘗試著難倒對方,巧的是,這幾日斗門的結果都是平局。不是一方被限制,就是另一方能量耗盡。

    “不過話又說回來,我們能量相同,為什么我總是打不過你呢?”

    這個問題讓安晴很疑惑。執事和主人擁有對等的能量,但在有些方面卻是不對等的。比如主人卻可以隨意從執事身上抽取能量,執事想要獲得能量卻需要得到主人的認可。

    在對戰時,擁有相同能量的兩個人應該是勢均力敵的呀。為什么總感覺自己在和一個很強的人對戰,那種壓迫感不像來自與力量的差距。可又會是哪里呢?經自己的嚴密防御,映月已經沒有機會用植物屬性力量給自己造成壓迫感。那對戰中存在的東西是什么?

    “因為我比你更有經驗,我懂的技能更多。就像一個吃了半輩子鹽的半甲老人,對戰一個毛頭姑娘的差距。我們間的距離是不言而喻的。”

    安晴點點頭;“就像老人告訴孩子經驗一樣。你可以把你的經驗告訴我,但能掌握的程度,還需看自己的對經驗能夠吸收到什么程度。”

    “果然很聰明!”映月豎起大拇指。

    怪不得總說她年輕。在映月面前自己就如同稚嫩的小孩子一般,在斗門中成熟的他已經洞悉一切,奈何對等的能量。還有來自主人的壓制,如若沒有這些,映月想要贏我簡直易如反掌。

    “你真的好厲害啊!我還以為你只會談情說愛呢?”

    映月用手指敲向安晴的腦袋:“你要記住男孩子有一個特別的天賦。或許他會沉溺在愛情當中無法自拔,但一旦清醒后就會成長的更快。因為男生天生要比女生理性的多。”

    安晴有些朦朧的點頭,也不知道他說的對不對,先聽著吧。

    ——————拾家——————

    在緊鑼密鼓訓練的不只是安晴,拾銀也是如此。經過一個月的訓練,他和巨星猿的力量可以更好的融合在一起,也讓他變得更加強大。

    “爺爺。”一位德高望重的老人向一個銀衣少年走來。

    那位爺爺正是拾家掌舵之人拾荒年。拾荒年拍拍拾銀的肩膀道:“你果然是拾家最有天賦的孩子,你父親當年就天賦異稟,想不到你勝他更甚。”

    拾銀做輯:“爺爺謬贊了,拾銀與父親還差的遠呢!”

    拾荒年一聽大笑:“聽說孫兒星盤突破二星塵了?”

    “是的,爺爺。”

    修煉星盤有五級,拾銀之前沒有與之相匹配的執事,星盤只停留在一星塵。一星塵還是比較基礎的階段,只能借助外力,也就是說借助爺爺和父親殘留的能量控制星盤。而二星塵可以在沒有爺爺和父親能量的地方,少量的輸入些自己的能量。等到三星塵時就可以完全用自己的能量控制了。

    “你爸爸像你這個年齡的時候,雖然已經有了執事,能量還停留在一星塵。我的好孫兒!你太過謙虛了,”

    拾荒年看著拾銀的眼睛充滿贊許,拾銀現在的天賦是拾家數百年來從未有過的。

    其實對于拾家來說,單打獨斗并不主要。拾家也是以星盤文明。

    星盤不僅可以控制能量波動,還可以預測未來。不過那就要等到四星塵和五星塵了。

    四星塵可以推算小事情,五星塵可以推算國家大事。也正是因為這樣,拾家在夜鷹羅帝國有著不可撼動的地位,因為除了拾家,沒有哪個家族還具有推演預算的能力。

    聽到這拾銀深呼一口氣。是啊,他身為拾家的子孫天生的使命就是要為家族爭光,然而越大的家族內在越是冰冷,矛盾就越激烈。好在他是拾家的獨苗倒是省了些勾心斗角,但外面覬覦他拾家勢力的人可不少。

    夜辰軒也算一個。只是他沒有表露的如此明顯,小小年紀的他,就身處在水深火熱的權勢之變中。選擇對了,當然能帶拾家更上一個臺階,選擇錯了就是萬劫不復。

    畢竟這些人,可不是講臺面的時代,擋路者死。對于夜辰軒的提議他不是沒想過,只是那樣做是正確的選擇嗎?

    正在拾銀思慮萬千時,爺爺的聲音大斷了他的思路:“好孫兒,如今你這般厲害,爺爺就帶你去闖闖關!”

    對上饒有興致的爺爺,拾銀點點頭。

    是啊,對于現在的他來說單純的斗門已經滿足不了他了。

    “什么,爸爸帶小銀去了獵尸殿???”

    坐在主位上的男人聽到爺孫倆去了獵尸殿,一臉不敢置信的表情。

    “是。聽說是老爺親子帶小少爺去的。”

    男人聽完緩慢的回到位置上:“瘋了、瘋了,這個世道瘋了”

    園子里回蕩著男子不可置信的聲音,其他跪在地上的均是低頭不語。但仔細觀察,就能發現那些低頭不語,跪在地上的人,身體在瑟瑟發抖。或許他們心里想的話,就如男子剛才說的那樣吧。

    瘋了,這個世道瘋了
捕鱼达人2百度版 融资融券的股票怎么 30选5开奖结果 甘肃11选5历史最大遗漏 极速赛车手机app下载 湖北11选5选号技巧 南粤36选7开奖结果今晚开出什么 陕西11选5开奖结果 扑克牌玩法大全2人 股票交易k线图 网上棋牌室开发 浙江6+1走势图浙江体彩6+1基本走势图彩宝网 微信电玩城捕鱼 广东南粤36选7开 贵阳麻将规则 中国十大股票配资门户 博客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