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書屋 > 都市言情 > 全球造星
加入書簽 章節報錯

正文 第56章 第二個

    第二天,節目組剪了一條五個小時的片子。

    正常情況下,一天的錄制只能剪出兩三個小時的精彩內容,但昨天實在發生了太多匪夷所思的事,以致于節目組哪段都舍不得剪。

    觀眾一邊感嘆節目組良心發現,一邊在彈幕中看完了五個小時的節目。

    白天的內容還是挺無聊的,大部分時間都是在看修煉生們搭建避難所,偶爾張小樂和柳婉儀的互動,讓大家覺得有點甜。

    到了晚上,有趣的內容終于來了。

    首先是蔡正乾偷偷摸摸去燒大家的糧食,卻因為搭檔林明達的反叛,被大家當場發現,導致身敗名裂,人設崩塌。

    以前蔡正乾一直排名第一,永遠陽光向上,待人友好,沒想到真實的他卻如此下作,讓人大跌眼鏡。

    那些不喜歡他的人,或者和他的粉絲吵過架的群體,這個時候可像過了年一樣,在彈幕上大肆嘲諷。

    以前蔡正乾的粉絲,仗著自己人多勢眾,看到誰不順眼就吵一架。

    其他修煉生的粉絲人數和他們相差太遠了,每次遇到他們都必敗無疑。

    現在墻倒眾人推,那些當初得罪過的人,好不容易等到了復仇的機會,可不會嘴上留情。

    于是網絡上鋪天蓋地對蔡正乾進行嘲諷,把他的經典武技動作制成惡搞的動畫。

    沒想到這樣的嘲諷,非但沒有讓他的粉絲流失,反而增加了他粉絲的忠誠度。

    他的粉絲覺得全世界的人都在針對他家的愛豆,他家愛豆最慘,恨不得把錢都打賞給他。

    蔡正乾的團隊本來還覺得一切發展得太順利了,正想要搞一波事情,賣賣慘。現在正好借這個機會虐粉。

    對于一些明星來說,粉絲不是用來寵的,而是用來虐的。當粉絲們覺得全世界都在害自家愛豆,覺得愛豆很可憐,才會更加痛愛他。

    這次的事件,在外人看來是足以讓蔡正乾人設崩塌,但對于粉絲們來說,她們能夠想到足夠的理由安慰自己。

    她們會解釋說這是一場荒島生存的游戲,蔡正乾放火燒別人的食物,只是為了贏得游戲而已,尊重游戲并沒有什么不對。

    粉絲們在這個時候只能夠聽到自己愿意聽的話,只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人。

    ……

    節目的下半集。

    張小樂帶著一群修煉生圍著火堆烤肉和表演節目。

    觀眾被柳婉儀和張小樂的歌聲所吸引,感嘆這一對金童玉女實在是太般配了。

    接下來張小樂開始講故事了。

    《無人生還》的故事很精彩,觀眾也聽得很過癮。

    然而真的故事發生在故事之外。

    趙雪迎莫名其妙地失蹤了,一棵古老的大樹上留下了故事中的童謠。

    樹下有十個小人,有一個已經摔壞了。

    沒有人知道趙雪迎去哪了,節目組也沒有出來解釋。

    畢竟這個節目是簽下了生死協議,任何意外的死亡都與節目組無關。

    節目里面,修煉生們相互犯忌。

    節目之外,觀眾也相互攻擊,尋找真相。

    在以前的環節當中,觀眾是對事件是可以看得很清楚的,但現在觀眾也被蒙在鼓里的時候,事情開始變得有趣了。

    “肯定是蔡正乾干的,他有一段時間沒有打開直播鏡頭,肯定是懷恨在身,想要加害其他修煉生。”

    “沒證據就不要亂說,我反而認為是張小樂干的呢,要不怎么剛好和他講的故事一樣呢。”

    “任何犯罪都是有動機的,張小樂沒有作案動啊,反而蔡正乾就很有動機。”

    “就算不是他,也一定和他有關聯。”

    “或許兇手不是他們兩個呢?大家看偵探小說里面,那些看起來比較值得懷疑的人,最后往往是清白的,反而那些看起來最人畜無害的人,才是真正的兇手。”

    “你這么說也有道理,所以最人畜無害的是——柳婉儀?”

    “我家小婉才不是兇手。”

    ……

    小島上,修煉生們尋找了一天,沒有發現任何的線索。

    大家心里面都很害怕,不知道下一個失蹤的人會是誰。

    張小樂對所有人說:“不用怕,這個事情一定是人為的,不可能是什么神秘事件。”

    他之所以這么肯定,是因為這個《無人生還》的故事來自于前世的一本經典推理小說。

    “你說得倒是輕巧,童謠說第二個人是睡覺中死的,萬一今晚再消失一個呢?”

    張小樂大聲道:“大家都是修煉生,不可能睡覺中發生什么猝死,晚上我會親自守夜,你們可以大膽放心去睡覺。”

    “你來守夜?萬一你就是兇手呢?我們不就把小命交給你了嗎?”

    張小樂沒想到大家的信任那么快就發生了崩塌,只好嘆氣道:“這樣吧,我們通過抽簽的方法,讓兩個人出來守夜,這樣大家總可以放心了吧!”

    “現在也只能這樣了。”

    大家都對這個提議沒有什么意見。

    很快有人做好九根的竹簽,每個人分別抽一支。結果林明達和田永欣抽中了守夜。

    林明達一直都是a班的修煉生,而田永欣的實力也不弱。

    由他們兩個來守夜,相信沒多少人能夠在不被他們發現的情況下殺人。

    如果兇手真的有這個實力,那至少離宗師級強者不近了,真遇上這樣的對手,那大家做什么防范都沒用,只能等死。

    第二天的晚上在一片寂靜之中度過。

    當初升的朝陽從海平面升起來時,大家紛紛從各自的避難所或者睡袋中鉆了出來,看到對方沒事,都松了一口氣。

    “林明達,林明達去哪了?”

    田永欣突然大聲尖叫起來。

    “你不是和他一起守夜嗎?為什么他不見了,而你還在?”張小樂質問。

    田永欣解釋道:“我……我真的不知道啊,他剛剛說他去個廁所,然后就沒有回來了。”

    “他去廁所你為什么不跟著?”

    “你有病啊,他一個男生去廁所,你讓我一個女生怎么跟?而且我也要留下來守著你們,否則你們出事了怎么辦?”

    “無論怎么說,你肯定是我們這里面最大的嫌疑人。”

    大家讓兩個人守夜,以為萬無一失,沒有考慮到,如果這兩個人當中有一個人是兇手,那另外一個人是最危險的。
捕鱼达人2百度版 期货公司配资协议 微信捕鱼游戏有多少人赚的 福彩黑龙江p62走势图 850棋牌水浒传全屏 彩票极速赛车计划软件下载 广西快乐双彩 财神捕鱼棋牌 奕趣贵州麻将一级代理 二四六精选免费大全 重庆幸运农场登录 自动刷单赚钱软件 一波中特最准单双 浙江六加一开奖结果查询 2019四肖四码期期中特 哈尔滨麻将漏胡有规律 腾讯分分彩在线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