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書屋 > 都市言情 > 我有一個如意棒
加入書簽 章節報錯

正文 第一百六十二章 驅狼吞虎

    “又是你!”

    “又是你!”

    交戰中的紅袖和狂狼停下了動作,看到陸石后同時恨生的說道。

    “陸石!”

    計飛白聽到陸石的聲音,扭頭看到對方后開心的高聲回應道。

    “哈哈,無影宮的兩位好久不見啊。竟然以多欺少截殺我們正道修士,你們這么做可問過我手中的鐵棒。”陸石朗聲說道,同時揮了揮手裝模作樣的繼續喊道,“飛白兄莫慌,我來助你!小的們,給我沖!殺了這對狗男女!”

    “吼!”

    身后追殺陸石的十只剝皮鬼,同時震天的怒吼了一聲。

    剝皮鬼們的咆哮配合著陸石的話語,三人一時之間還真以為是陸石在操控這些剝皮鬼。

    “小雜種!我殺了你!”被辱罵的狂狼直接拖著寬刀,沖向了陸石。

    “你的對手是我。”計飛白直接閃身蘭除了狂狼,之前對方二打一讓計飛白戰斗的憋屈異常。

    如今計飛白看到有陸石過來幫忙,而且還有這么妖魔打手,雖然計飛白也有些奇怪為什么陸石能奴役妖魔但是管他呢!反正是自己人!

    計飛白戰意澎湃,方天畫戟不斷在手中舞動,將狂狼打的節節后退,似乎要把之前的虧全都討回來。

    紅袖也是被氣的血氣上涌,潔白的臉蛋上泛著起了一絲紅暈,容貌雖美,但是帶著殺意的眼神讓人看得心底發寒。

    紅袖直接雙手凝集出一只一寸大小的火鳥,原本有些紅暈的臉頰在凝結出火鳥之后再次變得參半,心念控制著火鳥飛出手掌,同時嬌喝一聲。

    “去!”

    火鳥應聲沖向了陸石,飛行的過程應聲而長,巨大的火焰鳥攻擊范圍將陸石以及十只剝皮鬼全都覆蓋,似乎是想要將對方全部焚燒干凈。

    熊熊烈火不斷燃燒,灼熱的氣浪撲面而來。

    雖然火鳥離陸石還有一段距離,但若不是有靈力護體,恐怕現在他的毛發就要被這股熱流點燃了。

    然而陸石看著巨大的火鳥撲面而來,不驚反喜,大笑著說:“好!來得好!攻擊再猛烈些吧!”

    紅袖還以為對方嘲諷自己,心中怒意更盛,加大了靈力的調動,火鳥身形再次暴漲了一節,熱浪更加強烈。

    陸石看到沖向自己的火鳥越來越近,急忙調轉方向,反身朝著剝皮鬼群沖過去。

    陸石在交匯只是,御空筋斗步接連踏出了六步,這已經是他目前的極限了。

    陸石感覺自身隨著步法的踏出,周圍的空間景物都在不斷地變換。

    嗖!嗖!嗖!

    陸石險之又險的躲過了火鳥的攻擊,同時讓火鳥砸在了剝皮鬼群。

    轟!

    劇烈的爆鳴聲響起,熊熊大火直接將地面砸出一個凹陷的大坑。一個火焰的小湖瞬間形成,不斷地燃燒著,同時伴隨著剝皮鬼們的哀嚎。

    陸石雖然用御空筋斗步躲開了主要正面攻擊,但依然被火鳥的火海灼燒點燃,在地面上連續的滾動,靈力不斷震動才將后背火焰撲滅。

    因為火鳥的攻擊覆蓋范圍太大,而且御空筋斗步閃身雖然可以連續使用,但是每個閃身之間還是會有存在的間隙。

    紅袖看到陸石躲過自己的法術攻擊,心中略微有些遺憾,不過也知道不可能一下子就擊殺對方,正準備繼續施法,突然感覺自己所在的地面一陣震動。

    轟隆!

    十只剝皮鬼有兩只并沒有徹底死去,遁入地底逃出了火海,同時攻向了燒死他們同伴的女修。

    活著的兩只剝皮鬼并不是完好無損,其中一個身體大部分血肉被燒的焦黑,另外一只更是少了一個手爪。

    不過傷痛更加激發的剝皮鬼的兇意,憤怒的攻向了紅袖,想要將對方撕裂吞食。

    陸石此時不敢再高聲叫喊,怕將剝皮鬼的仇恨吸引過來,只是在心中偷樂。

    紅袖的身形不斷后退,躲避著剝皮鬼的攻擊,陸石不敢摻和剝皮鬼和紅袖雙方的戰斗,只能把目標轉向了狂狼。

    陸石拎著如意棒沖了過去,同時低聲對計飛白低喝了一聲:“飛白,我左你右!”

    “好!”計飛白也不是什么迂腐的修士,之前被對方二打一,此時也不會說什么單挑之類的蠢話。

    按照陸石的指令,握著方天畫戟朝著狂狼的右邊削去。

    當!

    狂狼的寬刀將方天畫戟擋住順勢畫弧朝著左邊轉去,不過陸石自上而下砸來的如意棒,再往上舉已經來不及,只能無奈用左臂硬抗。

    砰!

    如意棒打在狂狼的左臂上,發出一聲悶響。

    陸石得勢不饒人,又再次在對方的左臂上砸了一下。

    咔嚓!

    狂狼的左臂發出了一聲骨碎般的輕響,無奈閃身后退,暫避二人鋒芒。

    “不是說你左我右么?”計飛白不解的問道。

    狂狼也同樣眼神兇惡的盯著陸石,似乎在問著同樣的問題。

    哎真是隊友常有,而浩天兄不常有啊。陸石在心中無奈的在心中暗嘆了一聲,低聲解釋說道:“飛白啊,我說的話你能聽到,他自然也能聽到。所以咱們,自然是不能按照說的做啊。”

    “哈哈,原來如此。”計飛白摸了摸后腦勺,尷尬的笑著說道。

    “卑鄙!正道怎么出了你這樣的人物!手段邪惡奴役妖魔,心如狡狐滿口胡謅!”狂狼叫罵道,同時從戒指中掏出一枚丹藥吞服。

    “喂喂喂!你不要亂說話誣陷人啊!我這是戰斗智慧!”陸石反駁這說道,同時輪動如意棒沖向了對方,打算封住對方繼續說廢話的機會。

    一道身影閃現,紅袖出現在了狂狼的身邊,搭在對方的肩膀上說道:“這次我們上了你的當,認栽了。下次再見面,必分生死。”

    紅袖說完之后,身體和狂狼一同化作泡沫消散不見。

    被發現了了么。陸石看著對方消失的身形,在心中嘀咕著。

    “吼!”

    兩個還活著的剝皮鬼失去了紅袖這個目標之后,憤怒的沖向了陸石和計飛白二人。

    “對了,陸石,我剛才就想問,你為什么會奴役妖魔?”計飛白皺著眉頭,看著沖過來的剝皮鬼問道。

    “奴役個屁!你還沒看出來我是被這幫妖魔追殺啊!”陸石罵了一句,閃身和剝皮鬼戰斗了起來。

    ()
捕鱼达人2百度版 福建快3开奖官网 天津快乐十分计划在线 好运南京麻将怎么无法下载 湖北十一选五任选基本走势图 金控配资 河南11选5体彩开奖 今晚精准一码 钢铁板块股票分析 北京快三开奖一定牛 股票怎么玩短线 四川快乐12软件下载 黑龙江22选5玩法中奖规则 全民捕鱼破解版 南京麻将花砸2是什么意思啊 山西省十一选五最牛 浙江体育彩票6 1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