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書屋 > 都市言情 > 歡迎進入煉獄游戲
加入書簽 章節報錯

正文 第五百五十二章 黑霧

    以一個轉角為界線,這兒飄蕩著一些詭異的黑霧。

    走廊的燈光照過去,居然無法穿透黑霧絲毫,無法看清楚里面隱藏著什么。

    從方向來看,這應該是從樓下飄過來的。

    正當凌辰想要前幾步,再仔細查看一些的時候,卻聽到黑霧中傳來了若有若無的怪叫。

    盡管不知道那到底是什么,但是在聽到怪叫的同時,凌辰心中就不由自主地泛出一陣寒意。

    “看來這是用來限制和警告,反映出我無法回到之前區域的意思。”

    凌辰隱隱約約感覺到,眼前的黑霧似乎極其危險,一旦誤入其中,就會有性命之憂。

    在開始時,一樓沒發現相似的玩意兒。如果凌辰的推理沒錯,應該是在了二樓后,黑霧才在那時出現的。

    這意味著,去之后就再也沒有回頭路,只能一直前進。

    更重要的是,凌辰此時甚至還看到,黑霧正在逐漸蔓延、在不斷擴散。

    而且,這個速度越來越快,短短數秒之間,黑霧已經淹沒了他剛才所在的門診室,正向著這邊蔓延過來。

    很顯然,這是變相催促凌辰盡快通關,解決危險后留在同一層,這樣子的消極行為是不被允許的。

    凌辰站在望了一下,再留下去就會在兩三分鐘內被黑霧吞噬,只得馬從原地離開。

    很快的,他來到了通往層的樓梯,咔嚓一聲,開鎖并推開那一扇門。

    一走樓梯,

    凌辰忽然感覺到周圍的溫度,似乎都降低了不少。

    那一種刺入皮膚的寒冷,讓他下意識地顫抖了一下。

    凌辰搖了搖頭,他并沒有多想,撐著扶手,繼續緩步走去。

    他走到樓梯出口,地板面有一個血子,蹲下來查看,發現這是一個用血寫成的英文單詞:

    back

    凌辰用手指狂地板摩挲了下,臉露出了一絲疑惑的表情。

    難道是新的提示?

    這一點,凌辰暫時無法確認。

    back,這個單詞,一般指“背后”“回去”等等幾個意思,或是可以理解為“回去”。

    回去?

    凌辰搖了搖頭。

    還有回去的路嗎?

    目前線索不多,這一個留下的血子,可能是新的提示,也有可能,是故意布置出來迷惑他的。

    凌辰深吸一口氣,又重重地吐了出來。

    憑一個單詞,他不可能會因而直接離開,更重要的是,此時下樓的話,沒多久就會被黑霧吞噬。

    離開,他真的沒有這個底氣,更沒有這個選擇。

    然而,

    當凌辰打算無視單詞,站起身來繼續向走廊里走時;

    忽然恍惚間,他感到猛地一陣頭痛。

    這時候,凌辰的腦海之中,閃現了一些朦朦朧朧的畫面。

    在那個畫面里,凌辰自己正趴伏在地,似乎在掙扎著。

    一股難以形容的巨大壓力,將自己完全籠罩起來,全身下都難以動彈。

    凌辰一愣,腦中泛起一個不敢置信的念頭。

    自己,曾經來過這里?

    凌辰回過神來,緊緊盯住了地面的血字。

    是的,

    就在這里。

    幻燈片一樣的記憶片段,跟這個位置重疊了,出現了一幕景象。

    他自己身體貼著地面爬行,艱難地匐匍前進,就在這個位置停了下來。

    隨后,用左手按了在地面,異常艱辛地寫下一個“back”字。

    凌辰點過神,吞了吞口水,更加集中精神,仔細地看著血字。

    這,居然是自己寫的?

    凌辰再看了一眼,發現英文單字“a”面勾起的部分,有一個不自然的彎曲。

    而這個,是凌辰本身寫字時的習慣,一直都沒有改變過。

    低下頭,他看著仍然在微微滲血的左手。

    他本能地覺得,地面的單詞,還真的是自己所寫的。

    凌辰皺著眉頭,腦細胞在高速地轉動著。

    這是什么情況?

    這,是自己給自己留下的訊息?

    但問題是,為什么在看到血字之前,居然連哪怕一絲印象都沒有。

    真的,凌辰完全不記得,自己曾經來過這一間醫院,更不記得在何時來過三樓。

    難道,我不是第一次來的?

    而且,還連主線任務是什么都不知道,逼迫我像沒頭蒼蠅一處到處亂撞。

    呵呵。

    不愧是主辦方,這一次的考驗,還真是到了喪心病狂的地步。

    未知,才是最大的恐懼來源,這次考驗算是完美地詮釋了這一點。

    凌辰深吸一口氣,他現在唯一能做的,就只有按照最壞的方向去考慮。

    他認為,自己已經被重置過,記憶受到了影響,不知道曾經做過些什么。

    現在的處境,可能是身處在某一個循環之中,當達成某種條件,一切已被完成的就會被推翻,再重新來一請。

    看起來,有點像那種不斷輪回重復的電影,不過,實際應該也有不一樣的地方。

    面前的血字,就是最好的證明,如果是單純的時間輪回,那么一切都會回復原狀。

    如此一來,這灘血,不可能會出現在這里。而且,腦海里更不可能會閃現出不屬于“現在”的記憶。

    這時候,凌辰重新站了起來,跨過地的血字,往走廊深處進發。

    他一邊走著,一邊思考著整件事情。

    “首先,我的記憶肯定被清除過,自以為是在醫院醒來的一刻,其實只是一次新的輪回開始。”

    “與時間重塑相比,我更偏向這是一種不完全的記憶重置。所以,才會有剛才閃現的記憶片段。”

    “而且,我之前重復過應該不止一次,所以,形成了一種難以磨滅的身體記憶。”

    “正因為如此,我在做出之前的所有選擇時,才會如此毫不猶豫,仿佛已經過千百次的演練。”

    “在對付兩層樓的怪物時,那種奇怪的違和感,明顯就來自于這里。”

    凌辰在走廊里到處巡視,嘗試打開不同的房門。

    基本,走了一圈以后,只發現了兩間能夠打開的房間,分別是一間手術室、以及一間雜物房。

    他首先進入雜物房里,搜查并記下可能值得利用的東西。

    一邊翻查,一邊繼續思考剩余下的問題。

    “一切異常現象,都是在醫院里開始發生的,暫時只能認為,這應該是開始的源頭。”

    “所以,為什么主辦方沒有發布任務內容,

    是因為……

    因為我早就在第一次醒來時,就已經接收到相關信息。不過在經過記憶重置以后,忘記了一切而已。

    主辦方早就發布了任務,不過,只是我已經不記得了。”

    凌辰囁嚅著嘴唇,一種難以形容的冰冷感覺襲遍全身。

    他也是一個人,會在突然出現的變故中生出驚愕的情緒,為突如其來的轉折感到不安,也只是人之常情。

    但是,他從來都不是一個愚蠢的人,一時的情緒波動,無法完全抹除他的其他特點。

    凌辰背靠在墻壁,似乎正在認真地思索著。

    “出車禍陷入昏迷,第一次醒來后,那時候,主線任務應該就發布了。但是,根據主辦方一貫的做法,當中肯定會有隱藏的危機。”

    “之后,當我自以為通關之時,記憶就被重置了,一切推倒重來……”
捕鱼达人2百度版 排列三跨度走势南方双彩网 体彩排列五质合走势图 贵州11选五数据遗漏一定牛 湖南快乐十分现场开奖 股票市场指数 排列五500期走势图 体彩开奖结果 上证指数历史数据 福建31选7 做什么小吃赚钱 股票行情今天大盘东软集团 股票分析报告模板 天津快乐十分一定牛 江苏11选5前三组一定牛 银行可以给私募基金配资吗 3d试机号出号口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