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書屋 > 都市言情 > 穿越從無敵開始
加入書簽 章節報錯

正文 第三百五十五章 傷心?

    庭院中,李一然把蓋著的白布放下,舒雯無故慘死,花一樣的年紀,死了還被人毀容,他的怒火已經快抑制不住了,顧不得安慰一旁痛哭流涕的舒來福夫婦,死死盯著那若無其事的二皇子方邪,沉聲說道:

    “這就是你想要的結果,啊”

    “放肆”二皇子方邪跟來的幕僚大喝道,“敢和殿下這,啊”

    幕僚還未說完,就被何杰欺身,一拳擊中面部,飛了出去。

    二皇子方邪身邊侍衛動了起來剛準備出手,這時一旁安慰舒雯父母的邵毅將軍,大喝道:“誰敢老夫在這,還敢動手都給我退下”

    何杰得到李一然示意閃身退下。

    二皇子方邪也揮手讓手下退下,接著平靜的說道:“你心情不好我可以理解,不過想認為我是兇手,恐怕找錯人了,我,呵呵,一般很少殺女人,更何況是這么不起眼的,,哦”

    李一然還是忍不住突然動手,一顆晶瑩剔透的珠子拋出,半空直接碎裂。

    附近空間頓起一陣漣漪,眾人如身處泥沼一般,行動變得異常困難。

    砰中了空間束縛的二皇子方邪臉上也中了李一然憤怒的一拳。

    眨眼間,空間束縛效果消失,李一然想再來一拳,一個魁梧身影瞬間出現,捉住他的手臂。

    “賢侄,夠了”是邵毅將軍。

    二皇子沒有理會嘴角流出的鮮血,表情變得興奮起來,也沒再理會邵毅在側,一個肘擊,撞向近在咫尺的李一然心口。

    不過,攻擊落空,砰被慍怒的邵毅用另一只手及時擋住。

    “夠了真當,嗯”

    邵毅一抬腳,將突然游走過來咬向二皇子方邪腳踝的毒蛇踩斃,接著右腳猛然用力。

    轟

    眾人腳下劇烈搖晃,巨大裂縫迅速蔓延開來。

    咚咚咚

    邵毅召開的士兵沖進庭院,氣勢如虹手持兵刃,很快將在場眾人圍了起來。

    “眾將士聽令”邵毅喝道。

    “是”近百士兵齊聲喊道。

    “此間,誰再動手,一律拿下”

    李一然使力掙脫邵毅,退回何杰身邊,眼睛瞇起,抬手指向興奮不已的二皇子方邪:“今天你的小命,我”

    “主上”旁邊房間里的邱無常快步出來,隔著士兵大喊道,“兩位小主還在這”

    李一然心中一凜,剛趕來時舒雯慘死,程嵐、蘇小小昏迷,他讓邱無常先在房間看著,如今

    心中念頭轉動,怒火暫消,恢復了些理智,嘆了口氣,知道此時不是出手的時候,而且那方邪也不一定是兇手,殺人并且毀容,只有女子才,會不會是欣兒

    李一然煩躁起來,于是轉身離開。

    士兵們得到邵毅將軍點頭示意,讓開道路,任由李一然幾人離開。

    邱無常先是用了兩張輕身符貼在仍昏迷不醒的程蘇二人身上,再由他和何杰將二人扶著出府。

    如今李一然可沒心情說話,于是邱無常代替,把鄭伯和跟來的家丁打發回李府,又讓他們留了兩輛馬車,一輛何杰當車夫載著程嵐蘇小小,另一輛由他載著李一然。

    行駛不知多久,忽然,李一然感覺馬車停了下來,接著有人掀開布簾,是唐瑤,李一然安排她和李二暗中保護程蘇二人。

    唐瑤在不大的車廂下跪請罪道:“屬下失職,沒能保護好兩位少主,請主人責罰”

    “,呵呵,怎么,李二沒一起跟來,以為派你一人就行啊”李一然把怒火都撒了出來,語氣嚴厲。

    “主人息怒,李二一直保護在側,只是,有一高手不知用了什么手段突然把兩位少主迷暈,李二追了出去,屬下剛把少主扶回房間,她,舒雯,就被人”

    “她們三個不是在一起嗎”

    “是在一起,只是當時程少主說要在院子梳妝,當時她,舒雯,好像被嚇到了沒動,屬下著急扶少主進屋檢查,所以,才”

    “哎”李一然手撫額頭,有些疲憊的揮手道,“下去吧,李二回來,讓過來見我。”

    唐瑤走后,馬車又行駛起來。

    片刻后,趕車的邱無常隔著布簾,說道:“主上不用太過傷感,人死如燈滅,有的時候總會有遺憾。”

    “,老邱你說會不會是,她,欣兒”

    “,我不知道,也勸主上別多想”

    半晌過后,李一然突然笑出了聲:“哈哈,老邱,你說我這人是不是很虛偽”

    “”

    “當時我見到她尸體的時候,其實心里是想救她的,你也應該知道我有辦法能救活她,可是念頭又一瞬間劃過去了,,哈哈,我猶豫了,我舍不得了,我覺得那東西用在她身上舍不得,浪費哈哈,你說我這人是不是很虛偽,很現實哈哈”

    “,主上何必這么想,人本來就是自私的,,假若一個路人死了,要讓主上你用好不容易得來的天材地寶來救活他,是個人都不會愿意,哪怕是那些自以為悲天憫人之輩,,她,和主上只有幾面之緣,也,算是陌生人”

    “哎,真他嗎,,老邱,你知道我現在的想法嗎”

    “主上請說。”

    “我在想到時怎么給程嵐她們兩個解釋,哈哈,我還想到那畫面,我一邊裝著死了未婚妻的痛苦表情,一邊安慰痛哭流涕的她們兩個,一邊再接受她們兩個的安慰,哈哈,艸老子就是個變態”

    邱無常聽出了李一然的自責之意,也不知怎么安慰,只好轉移話題道:“主上想聽故事嗎”

    “,說吧。”

    “這是我,”邱無常剛起了個開頭,那唐瑤又出現了,他停住馬車,問道,“怎么了”

    “軍師,主上李二身受重傷”

    快馬加鞭,回到葉府。

    李一然讓邱無常把程嵐、蘇小小安頓好,自己則快步進了府中一處房間,當初診治邱無常的老者,也就是老邢頭,也在房間。

    老邢頭剛給躺著的面色慘白昏迷不醒的李二穩定好傷勢,見李一然進來,站起行禮道:“主人”

    “嗯,不必多禮,她,如何”

    “不太樂觀,不過性命無憂,身中一股極其陰寒之氣,很難根除,要費些時日,主人想問話的話,估計也得,嗯后天了,她暫時是醒不過來的。”

    “嗯”李一然很是吃驚了,李二的身手她是知道的,何杰邱無常加一塊都估計不是其對手,到底是誰把她傷成這樣難道是赤焰呃,應該不是,他頓時有些急迫起來,“老邢頭,我給靈藥你”

    老邢頭擺了擺手,表情嚴肅起來:“主人,我知道你肯定有重要事詢問,只是作為一名醫者,我必須要阻止,,是靈藥是能讓她蘇醒甚至恢復如常,可是不管什么藥都有藥性,和人的身體會不會相沖,會不會造成什么隱疾,誰也,虛不受補,主人應該明白,還有就是她體內那股陰寒之氣,我還沒有弄明白,要是萬一和靈藥起了不可預知的”

    “好,我明白了,抱歉,是我魯莽了。”

    “主人不必自責,還望勿怪我多言。”

    李一然擺擺手,又說了幾句,就離開了。

    回到自己房間,直接躺下,閉眼胡思亂想不知多久。

    這時,有人通訊玉簡聯系他,拿出一看,怒氣上涌:

    你,你還敢聯系我

    呵呵,怎么,李小七,老娘就不能看你死了沒有
捕鱼达人2百度版 西甲联赛直播 快乐扑克3任选走势图 弈棋耍大牌申城棋牌 河南11选5开奖走势图 网页游戏试玩赚钱平 睿鑫配资 北京11远5走势图一定牛 国足最新消息 政府产业基金配资 河南快三彩票平台网站 捕鱼游戏平台下载 加拿大快乐8开奖时间 在家做什么赚钱 股票怎么配资 快3app 国内原油日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