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書屋 > 武俠仙俠 > 穿越之只想吃瓜看戲
加入書簽 章節報錯

正文 第五十四章:有備而來

    格樂俱樂部,這里是青幫落座海城的一處地盤。

    這個俱樂部是海城最大的娛樂休閑場所,規模在海城也是最為宏大。

    起初一直是洪七派人著手打理,鄒魚來了以后,就慢慢過渡到了他的手上。

    只是洪七管了那么多年了,鄒魚一個空降兵,所謂強龍不壓地頭蛇,俱樂部底下的人,并沒有幾個真的服他的。

    這么些日子過去了,鄒魚不急不惱的,可把底下那些人牛皮壞了,插科打諢的,眼皮底下作妖的不在少數。

    今日,剛好是一季一度的盤點日子。

    格樂俱樂部總層的會議廳,鄒魚坐在首位,把玩著手里的雪茄,俊朗的面上掛著漫不經心,洪七側坐在他身邊,心里一副得意自揚面上卻老神在在的半分不顯。

    洪七在海城青幫也是一路摸爬打滾過來的,人到中年雖然顯了幾分老態,但心思卻是足夠活絡。

    首位下的兩排,都坐著人,人人面前都是一疊賬本。

    陸鋒給鄒魚斟茶,洪七看在眼里,也將自己茶杯推了過去,笑得一臉和善。

    “這小陸服侍就是妥帖啊!比那些沒眼色的東西聰明太多了,要說還是鄒爺會選人。”

    陸鋒捏著茶壺的手一頓,隨后緊了幾分。

    “愣著干嘛,倒茶。”鄒魚屈起指節叩了叩桌面,神色晦暗。

    陸鋒手腕一轉,給洪七把茶續滿,洪七笑得眉眼彎起。

    “鄒爺,我這新收了幾個嫩雛,要不要試試?”

    這俱樂部名以上是歸鄒魚管了,洪七卻還是一口一個我這里,顯然不將眼前人當回事。

    當然,這是他的地盤,洪七完全有這樣的底氣。

    鄒魚淺笑“七爺莫急,帳還沒查完。”

    洪七大笑“那是那是,正事要緊,雛兒們在那也跑不了。”

    人跑不了,銀子不看緊點可就隨著指縫溜走了。

    鄒魚笑笑不作答,輕撮了口香茶,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室內紙張簌簌和珠盤撥動的聲響越發顯得躁動。

    一大早被手下從女人的肚皮上拉起來,他心里正不爽快。

    洪七原也不是什么有耐心的人,他摩搓著手里的兩顆核桃的速度越發快了,但看到仍然巋然不動的鄒魚,只好將那升騰起來的浮躁一次又一次壓了下去。

    對方再怎么不濟,那也是總部下來的人,別的不說,光是在幫里的輩分就長他幾倍。

    年紀大?

    年紀大頂什么用!

    較真兒起來,他還得喊對方一聲祖爺爺!

    他媽連個孫賊都不如!

    眼看著底下兩排的珠盤都有漸收的架勢,洪七這才是正身子,神色肅穆。

    “怎么樣了?”

    “回七爺,我這邊算好了。”

    “我這里也算好了。”

    “……”

    洪七嘿笑兩聲“都沒有問題吧!”

    他笑得篤定。

    底下人卻躊躇了。

    “怎么回事?”洪七看得明白,臉色一垮。

    鄒魚沒說話,看著洪七緩聲道“七爺莫急。”

    說完,朝陸鋒使了個眼色,陸鋒上前幾步,伸手拿過一本賬薄遞給鄒魚。

    鄒魚伸手接過,一頁頁的翻閱起來,他看得并不慢,說一目十行也不為過。

    “這里,這一日的酒水支出才這么點,怎么采購竟要了五倍有余?”鄒魚隨意指著一點。

    “還有這里,我記得這一月剛好有幾個酒會就開在我們這里,怎么才記了一個?”

    旁邊陸鋒也看到了,疑問狀道“才一個也罷了,這個月的支出也太過夸張,這些錢別說夠不夠這一個月了,就是開半年也是足夠的。”

    “……”

    兩人你一言我一語,聽得眾人額頭支冒冷汗。

    首位下兩排,一排是格樂俱樂部的各堂堂主和財務部長。

    一排又是鄒魚請來的算賬先生,兩方人馬正對。

    那些各個堂的堂主,紛紛把目光投向洪七。

    這里面,要說沒有撈油水,是不可能的,但要說大頭,那還是洪七。

    孝敬上頭的銀錢,少不得。

    今日一大早,他們原打著糊弄的心思,拿著假賬過來交差,可誰知鄒魚直接找了幾個算賬的在這里等著,直接打他們個措手不及。

    現在出事了,洪七自然是要兜著。

    只是他沒想到,這俱樂部的幾個分堂,竟然把賬做得這樣漏洞百出,還有,近幾個月,倒是的越發張狂了。

    平時小打小鬧的,洪七可以不予理會,可這次,他們犯得有點大了。

    還偏偏,就載在了從海城過來打壓他的鄒魚手里。

    他陰沉著臉,嘴角漫不經心扯出一抹笑。

    “鄒爺沒管過不知道,下面那采購的去拿貨,有時候也是要多備些銀錢,廠商那邊偶爾貨不充足要預定也是有的,這預定可不就是需要銀錢嘛!”

    “至于這個酒會,這我是知道的,程督軍辦了兩場,賬未收回,接著鄧市長也辦了兩場,賬同樣沒有收回,還有張家,鄭家余下幾家各辦了一場,賬都沒有收回。

    那些都是海城響當當的人物,辦酒會也是為了善款,這賬沒到位,我們這些人哪里敢催。”

    洪七攤手,面露無奈。

    這些都是什么人,他還就不信了,鄒魚還敢張口找人家要不成。

    付沒付的,他不啃聲,誰敢啃聲。

    到底是一筆糊涂賬!

    “雖說錢暫時收不回來,可到底也不能虧了底下的弟兄,該走的程序還是要走,鄒爺您說是吧。”

    這話一出,下面的堂主們也都出聲附和,洪七更是裝得一臉動容。

    鄒魚看著他們的做派,不由得冷笑一聲,伸手疊起兩本賬薄,狠狠的甩在了洪七臉上。

    “拿我當傻子糊弄?”

    眾人都是一驚,洪七愣了一秒,當即就反應過來,鋪天蓋地的屈辱襲上心頭。

    他旁邊的人比他快,伸手就朝腰間摸去,只是剛掏出家伙,陸鋒一腳就踹在了他身上。

    隨著人肉倒地,那人腰間的槍被甩到了地上,陸鋒兩步上前彎腰撿起,隨后制住那人,冰冷的槍管子抵在了對方額頭。

    “七爺的手下好生厲害。”陸鋒說道。

    洪七爺僵硬的轉頭,仍能察覺到鄒魚尖銳的視線如利刃一般,刮在他的身上。

    只在陸鋒制伏那人的瞬間,底下的堂主和堂主們對面的“賬房先生”們,不約而同的從身上掏出手槍。

    鄒魚突然發難,這事誰也沒想到。

    可那些“賬房先生”們,空有一身算賬的本領,竟還有一手拿槍的本事。

    顯然是有備而來,氣氛一時膠著不下。

    堂主身后的幾個部長,都抖如糠簌,誰也沒吱聲。

    鄒魚就那樣坐在椅子上,注視著洪七,猶如注視著螻蟻,自由一股威懾氣場。

    洪七的心思在腦子里幾度轉換,他在盤算著利弊。

    兩分鐘后,洪七噗通一聲跪在地上。

    “是洪七的錯,請祖爺爺責罰!”

    垂下的眼里,是一片陰鷙。

    ()
捕鱼达人2百度版 内蒙古快3表格 玩股票怎么开户 河北十一选五手机版 天津11选五开奖号 体彩环岛赛开奖官网 安徽15选5开奖号码走势图 上期平码算特7码公式 美国货币基金收益率 安徽快3有加奖吗 西班牙足球队 大庆麻将官网下载 四肖期期中准免费心水 北京11选五什么时候开奖 姚记棋牌苹果 北京pk拾直播皇家开奖 快乐双彩规则wx15 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