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書屋 > 校園言情 > 紋龍快婿
加入書簽 章節報錯

正文 第一百零三章 更持久

    龍君塵心里對它們說了聲謝謝,一伸手,將兩只小蠱蟲放在了自己褲兜里,然后拿起龍紋匕首g。

    現在,車廂已經被水給全部灌滿了,車內外壓力一致,龍君塵微瞇著眼睛,瞅準時機,握緊匕首,用力地扎向車窗玻璃,哐當一聲,車窗玻璃被砸了個粉碎,龍君塵一刻不敢多留,連忙從車里鉆了出去。

    龍君塵水性極好,盡管喝了一肚子的海水,他還是咬著牙游到了海面上,他一浮出水面,就開始大口大口地喘著氣,然后把兜里的兩只救了自己命的小蠱蟲捧在手心,好半晌,他這才像是重新活過來了一樣,恢復了神智,兩只小蠱蟲似乎動了兩下,應該沒有大礙。

    筋疲力盡地爬上了一塊海岬,龍君塵兩只手撐在地上,怔怔地望著那被撞碎的護欄,現在,已經有警車停在那里了,龍君塵想了想,這件事情畢竟是國家機密,警察牽扯進來反倒不好,心頭這般想著,他便繞開了警車,徑直朝另一邊走去。

    一路上,龍君塵就在琢磨,這事,究竟是誰干的?嫌疑最大的,無疑是剛剛跟自己見過面的櫻木灰,但是他的動機,是什么呢?拿到了則天明堂玉佛頭然后滅口嗎?不像,而且,真的是他的話,剛剛就完全可以對自己動手了,何必多此一舉。

    看來,多半不是櫻木灰,那又會是誰呢?這個人似乎從龍君塵一出發就一直跟著,找機會下手,看來,跟則天明堂玉佛頭的案子,脫不了干系,排除了劉青龍和敖天明,那就真的只有軍情六處里面的內鬼才有機會對自己下手了。

    龍君塵知道,這件事情絕對不能拖,而且,現在對方估計自己已經死了,應該會加快動作,自己必須要趁對方還沒發現自己已經死里逃生之前,在對方不注意的時候多調查些東西出來。

    一想到這兒,龍君塵不由得加快了腳步,但是,他現在渾身濕漉漉的,也不好去攔車,想了想,只能先去找櫻木灰,至少,換件衣服。

    外面響起了急促的敲門聲,此刻的櫻木灰正在和一個和服美女激戰正酣,已經到了關鍵的時刻,櫻木灰聽到敲門聲,大咧咧地罵了一句,身上的動作卻是根本沒停。

    可是,外面敲門的人,似乎比櫻木灰更持久,一直敲個不停,而且一聲比一聲響,無奈,櫻木灰只能暫緩交貨了,披上一件睡衣,走到了門外。

    “誰啊?敢打擾我的好事,信不信我。。”櫻木灰話還沒說完,就看到渾身濕漉漉的龍君塵狼狽地站在門口,身上還掛著一直海螺。

    “是你?你小子剛剛去打漁啦?”櫻木灰看著狼狽的龍君塵,斜眼打量了一番,笑笑說道。

    “少廢話,快讓我進去,凍死我了,這大冷天的!”龍君塵雙臂捂在胸前,渾身都在發抖,他可沒有夸張,現在已經入冬了,海面都有浮冰了,剛上岸的時候,龍君塵還沒覺得有多冷,可是,等他走了一陣身體徹底冷下來之后,他才發現,自己像是被人丟進了冰窟窿一樣,周身,是鉆心的寒冷。

    櫻木灰見龍君塵確實凍得夠嗆,也不好為難他,只得閃身,讓他進了門,可是,龍君塵一進門,就櫻木灰想起了什么事兒,問道:“不對啊?你是怎么進來的?我門口不是還有手下嗎?”

    “兄弟,我要真想進來,你那些手下攔得住我嗎?”龍君塵丟給櫻木灰一個瀟灑的背影,徑直沖進了浴室。

    放好了熱水,龍君塵把衣服脫了個干凈,直接撲通一聲跳進了浴缸里,升騰的熱氣總算是驅散了身體的寒冷,龍君塵僵硬的四肢漸漸恢復了知覺。

    “你小子,咋回事啊?”櫻木灰靠在浴室的門板上,瞇起眼睛打量著龍君塵。

    龍君塵,累得不行,眼睛都不愿意睜開,就這么仰面倒在浴缸里,時不時發出一聲舒舒服服的呻吟。

    “喂,我問你呢,你小子,是真不把自己當外人啊?”櫻木灰有些惱火,從來沒有人敢在自己的家里無視自己,這說出去,那不得被人給笑話死。

    “別嚷嚷啦,讓我休息一會兒,哎喲,我都要猝死了。”龍君塵用手撥弄著浴缸里的水,沒好氣地說道。

    “行,那我給你十分鐘,洗完,馬上給我出去,否則,別怪我不客氣了。”櫻木灰瞪了龍君塵一眼,轉身準備離開,畢竟看一個男人洗澡,的確不合適。

    “誒誒誒,你等會兒,我有件事情,必須要跟你說清楚。”龍君塵掙扎坐直了身體,叫住了準備離開的櫻木灰。

    “有話說,有屁放,別磨磨唧唧的。”櫻木灰面色不悅地說道。

    “那行,我這么跟你說吧,我,被人暗算了,連人帶車,一起被撞進海里了,你實話告訴我,這事兒,是不是你干的?”龍君塵目光灼灼地盯著櫻木灰。

    后者聞言一愣,連忙擺著手否認道:“大哥,我沒必要暗算你啊,你腦子凍傻了吧,我要是想殺你,在這銀海酒莊我就動手了,何必多此一舉?”

    龍君塵微微頷首,算是默認了櫻木灰的話,不過隨即又說道:“但是我告訴你,我被暗算,就是因為則天明堂玉佛頭的事情,匹夫無罪,懷璧其罪,現在,我的身上有秘密,所以,有人為了滅口,就想要動手殺我了。”

    “誒誒,你等會兒,嘶,你不是跟那群偷東西的人是一伙的嗎?他們暗算你作甚?難不成,同胞也要殺嗎?”櫻木灰眉頭一皺,問道。

    龍君塵面色不改,心里卻是一陣竊喜,這小子已經慢慢上套了。

    “害,我跟你講,這件事情,沒那么簡單,我給你透個底,我們內部的人,也不知道那東西去哪里了,中間某一環,絕對絕對出了問題,現在上上下下,都在調查呢!”龍君塵舔了舔嘴唇,他添油加醋地描述著,故意增加了事情的嚴重性,讓櫻木灰心里最后的一絲防線,瀕臨崩潰。。。
捕鱼达人2百度版 互联网理财平台排行 舟山体彩飞鱼开奖结果查询 15选5技巧稳赚高手 600060股票行情 体彩排列7开奖结果查询 低价股票 体彩排列3选号技巧 36选7推荐号码预测 黄大仙摇钱树免费资料 宝博棋牌下载安装 黑龙江省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查询 产品服务_佳永配资 哪个平台炒股好 大唐棋牌下载安装 59财进配资 福建十一选五基本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