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書屋 > 校園言情 > 不死贅婿
加入書簽 章節報錯

正文 第一百七十四章 梅與竹

    “果然有貓膩啊”

    一看郎前嶺的反應,就知道里面肯定有事情。

    寧釗走到郎前嶺面前蹲下,再次掏出了手槍把玩著。

    “我今天是第二次玩槍 ,容易走火,要是不小心再打你一槍,你別埋怨我啊。”

    寧釗的槍口似有似無的指著郎前嶺。

    郎前嶺見狀趕緊扭動身體來回躲避著,可倆人離得太近了,怎么可能躲得開。

    也就是被擊中身體哪個部位的區別。

    “大哥,你別再嚇我了,我有心臟病。”

    郎前嶺哀求著說道“你想知道什么,盡管問就是了。”

    “你心臟有病腦袋也有病”

    寧釗有些奇怪的看著郎前嶺說道“我剛才就問了。”

    “啊我,我還幫郭偉偉洗錢。”

    郎前嶺頓了頓說道“我在津門的車行就是為了幫郭偉偉洗錢的。”

    “這樣啊,你給他洗過多少錢”

    寧釗繼續問道。

    “具體的記不住了,大概十多個億吧。”

    郎前嶺說道“不過洗的那些錢,也全都用來給郭偉偉買車了。”

    “也就是說,你幫郭偉偉洗錢,之后用洗來的錢為郭偉偉買車。”

    寧釗站起身低頭看著郎前嶺說道“還幫他養著那些車”

    “可以這么說吧。”

    郎前嶺用力的點頭說道。

    “來個人幫忙把他給拖下去,順便包扎一下。”

    寧釗走回到林峰身邊坐下。

    郎前嶺被兩個黑衣漢子拖了出去處理傷口,之后關押起來。

    這個人留著還有用。

    “老板,你怎么看”

    寧釗看向林峰問道。

    “制裁郭氏父子,兩方面。”

    林峰思索了片刻說道“媒體和社會輿論,和走法律途徑。”

    “媒體的方面交給我。”

    寧釗說道“現在已經搜集到很多料了,至于法律方面”

    “需要證據。”

    林峰說道“人證已經有了,剩下的需要物證。”

    “也就是,他們的賬本”

    寧釗問道。

    “對。”

    林峰說道“找到慈善總會的往來賬本,此事,便可以收網了。”

    “那,這個就要看小丸旦的魅力了。”

    寧釗笑了笑說道“這個慈善總會還挺有意思,自己為朝廷高官洗錢,同時還把錢偷偷的洗出去,什么都做,就是不做慈善。”

    瓷器局會所。

    周信天坐在辦公室里,屋里點著一盞昏暗的油燈,將影子拉的很長。

    “局長,憐菊還沒有回來。”

    這時一個白發蒼蒼佝僂著腰的老者走了進來。

    “只是殺一個小姑娘而已,用不了這么長時間吧。”

    周信天放下手機,揉了揉眼睛說道“老梅啊,你去看看怎么回事。”

    “是。”

    被稱為老梅的老者退了出去,一招手一個身高將近兩米,身材精瘦細長的年輕男人走了過來。

    “六竹啊,憐菊的車上是不是有定位”

    老梅問道。

    “嗯,顯示菊姐的車停在和平里社區附近。”

    六竹手里拿著手機,看著屏幕里在地圖上閃動的光點。

    “過去看看。”

    老梅說道。

    “好。”

    六竹點點頭,和老者離開瓷器局,開車來到和平里社區。

    “那輛不是菊姐的車嗎”

    開車的六竹指著停在路邊的藍色瑪莎拉蒂。

    “過去看看。”

    老梅下車走過去,拉了一下瑪莎拉蒂的車門,鎖著的。

    又走到車頭前,從風擋玻璃看進去,車里面無人。

    “是不是進那個社區了”

    六竹轉過頭看向和平里的大門。

    “過去問問。”

    老梅走了過去,和顏悅色的對門崗里的保安問道“請問一下哈,有沒有一個穿著白裙子的女人來過啊”

    門崗里正在啃肘子的胖子,眨著小眼睛看著老梅,嘴上沒停,沒有回答。

    “操,問你話呢,你是白癡嗎”

    六竹走過來沒好氣的罵道。

    “六竹啊,跟人說話有禮貌一點。”

    老梅柔聲勸道“畢竟是我們有求于他。”

    “一個臭保安也配”

    六竹冷冷的說道“回答我們的話,要不然,我讓你后悔一輩子。”

    胖子依舊在啃著肘子,眨著小眼睛盯著他們。

    感覺就像是在看倆傻子似的。

    “他是不是聾子”

    老梅滿臉狐疑的說道“這個小區也真不怎么樣,竟然找殘疾人做保安。”

    “不是聾子也是個白癡。”

    六竹沒好氣的說道“我們直接去監控室調監控錄像,不就知道憐菊有沒有來過了。”

    “也是。”

    老梅點點頭問道“請問監控室在哪”

    “老梅,這是個傻子,問也是白問,我們直接進去找找吧。”

    六竹說道。

    “也是,走吧。”

    老梅說著走到門口,一推門發現推不開。

    這個門是需要刷門禁卡進入的。

    “呵呵,難不倒我”

    六竹輕蔑的一笑,穩穩的扎了一個馬步,氣沉丹田。

    “嗨”

    猛然一腳踢出。

    腳尖包裹著一股無形的氣浪,勢如破竹。

    那扇不銹鋼的小門,一腳就給踹變了形。

    “哈,六竹啊,你這招勢如破竹,我每次看到,都會小小的震驚一下呢。”

    老梅在一旁笑著說道。

    “老梅過獎了,你的三十七路梅花散手也是很強的。”

    六竹矜持的說道。

    “請吧”

    老梅一笑,背著準備進去。

    “讓特么你們進去了嗎”

    突然一只油脂麻花的大肥手握住了老梅干癟的腦袋。

    一個巨大如山一般的身影擋在了他的面前。

    “嗯原來你踏馬的會說話啊”

    六竹罵道“放開老梅。”

    “咔嚓”

    那只肥手稍微一用力,老梅的腦袋一下子被捏癟了。

    他最為得意的三十七路梅花手還沒使出來,就已經涼了。

    “啊”

    六竹呆立當場。

    徒手捏爆一個人的頭,那是怎樣駭人的力量

    身為一個武者,六竹的反應非常快,轉身拔腿就跑。

    他知道,自己根本不可能是這個肉山的對手。

    識時務者為俊杰。

    明知不可敵而非得硬上的,那是傻缺。

    “吭哧。”

    餓鬼從懷里掏出一條象拔蚌,一口咬斷,嘎吱嘎吱的咀嚼著。

    看六竹狼狽跑上了一輛車,開車疾馳而去。

    “有兩個人想要闖進來,殺了一個跑了一個。”

    餓鬼掏出對講機,含糊不清的說道。

    “怎么會跑了一個”

    對講機里響起了山鬼的不滿的聲音。

    “放心,淫鬼已經追上去了。”

    餓鬼將整條象拔蚌塞進嘴里。
捕鱼达人2百度版 516棋牌下载送27 江苏快三app靠谱吗 彩票6十1开奖号码 英超直播网站 pk10开奖 游戏打麻将四人麻将 股海搏金配资 十一运夺金选号公式秘诀 福建22选5第19236期 短线股票选择 掌心福州麻将官网 彩票平台推广 腾讯分分彩app官网 GPK捕鱼论坛 姚记棋牌优惠大厅 2018时时彩平台哪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