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書屋 > 都市言情 > 紅樓兇猛
加入書簽 章節報錯

正文 第38章 站在了第五層

    薛蟠剛想走上前,前方的葉長寶卻轉身,彎了彎腰道。

    “少爺啊,進去之前請容我這老頭子再嘮叨兩句。”

    “不要客氣,先生有什么要說的,盡管說就是。”

    “本來這古帖,是少爺自己出錢買,縱是花去千金萬金,只要少爺高興,我這老頭子也是說不得什么的。

    只是少爺有恩于我,若真什么都不說,我良心上是過意不去了。”

    葉長寶嘆氣一聲,再躬了躬身,問道。

    “少爺你可知道什么是義賣?”

    “前日聽店里梁青說,是當官的或是商人為了賑災,拿東西出來拍賣,價高者得,所獲錢財全用于救災救難的。”

    “那少爺覺得這事可能嗎?那些個官員真會拿家里的寶貝出來賣?”

    葉長寶微微直起身子,小聲道。

    “不過是將貪贓的錢洗干凈去了。”

    “嗯。”

    “如今這姑蘇的于縣令,我道也是一樣,不過是拿件不值錢的東西出來,賣的是一個人情。

    你若想和他深交,便出十萬萬也值得。若不想和他深交,就那古帖,六千兩銀子是不能再多了。”

    “我知道了。”

    薛蟠了然地點點頭。

    “但我只想要他的帖子,給它預留了五萬兩呢。”

    葉長寶簡直被氣得要背過氣去,就差跳起來打爆薛蟠的頭了,少爺這是聽不懂人話?

    “……少爺喜歡收藏古帖?”

    “不曾。”

    “少爺會鑒賞此類?”

    “不會。”

    “那少爺是想買下它投某人所好?”

    “還能投誰所好。”

    “那少爺花大價錢買這玩意是做甚啊?”

    葉長寶急了。

    “這不豈就白白成了別人口中的傻子,惹人笑話?”

    “先生,你說如果你想出手一件古董,是要賣給傻子,還是想賣給聰明人?”

    “自然是賣給傻……”

    葉長寶話講到一般不說了,怔怔地看著薛蟠。

    薛蟠笑了笑,繼續道。

    “如今我們店里最缺的就是貨,又沒甚名氣,只能當回傻子讓聰明人來撿便宜罷。

    所以我們這次不僅要買,還得用薛氏古董行的名號去買,花大價錢買下這個不值錢的破玩意。

    買完之后還不夠,要把宣傳做足,讓那些想出手古董的人都知道這里有個傻子,貨源的事短期內自然就不用愁,只要錢夠用,他們給多少我們吃多少就是了。”

    “……”

    葉長寶看著薛蟠,說不出話來。

    他做生意這么多年了,只聽過無數精明的算計,像這般自己跑去當冤大頭的可是第一回見著。

    關鍵還是,他竟然覺得薛蟠說的有道理。

    古董是沒有定價的,縱使是貴些收回來也總有法子賣出去,少爺這是……

    “走啦,先生。”

    “哦、哦哦。”

    葉長寶回過神,再看薛蟠的眼神已經不同。

    “少爺,其實我一早就知道你心中是自有計策的,今晚老夫一定助你把戲做足了,哈哈。”

    “……”

    薛蟠就沒見過這樣厚顏無恥的人,無奈地搖了搖頭,跟在昂頭走路精神矍鑠的葉長寶身后。

    只見葉長寶來了正門前,給門口打扮清俊的小二遞上了請帖。

    小二打開請帖,遞了進去,讓薛蟠他們在原地稍等片刻。

    一面笑著,一面給葉長寶寒暄。

    “老先生啊,今天來這清明樓,你們也算走運了。”

    “嗯?為何這般說?”

    “皆因忠順親王家的公子,花了大價錢請鳳儀樓的花魁徐紫仙來三樓演出呢,老先生若有興致,上去看看也是無妨的。”

    葉長寶回身看看薛蟠,薛蟠搖搖頭。

    莫說今天晚上有正事要做,就算沒有,直接去鳳儀樓都比在這看什么演出來的自在。

    青樓女子都喜歡起些什么仙啊、清啊、師啊之類的名字,無非就是給那群騷包讀書人叫的。

    正經人誰給自家女兒起這些名字,就叫二妞都比紫仙好多了。

    “二位,請跟我來。”

    正講話間,一個侍女從樓里走了出來帶路,又莞爾對薛蟠笑笑道。

    “這位公子讓下人在外等等吧,我們樓小,怕憋屈了各位爺。”

    薛蟠知道這清明樓不簡單,當下沒有強求,剛想開口讓各位小廝退下,后方忽然傳來急促的馬蹄聲。

    “讓開,都讓開!”

    一個身強力壯的車夫趕著兩匹白馬直往這邊沖來,直到快到樓前才緊緊勒住馬頭。

    緊接著又有兩三輛裝飾精華的馬車趕來停住。

    一陣聲響后。

    一個頭戴額玉、衣著羅綺、面如冠玉的年輕人從馬車上跳了下來。

    緊接著又有幾個手執折扇,頭戴書生帽的文弱男子從旁邊的車下來,簇擁在年輕人身旁,說說笑笑。

    年輕人爽朗大笑幾聲,一腳就跨進了店里,十余個衣著華貴的小廝也跟著蜂擁而入,門口小兒和侍女低頭恭敬站在一邊,不敢攔。

    薛蟠等他們走后,才有些好奇地開口問道。

    “這位小哥,方才那些小廝你們不攔嗎?”

    “呵,哪里敢攔。”

    小二搖搖頭,低聲道。

    “方才那人就是忠順親王的公子,和酒樓掌柜熟得很,來這從不用講規矩的。”

    薛蟠了然,王爺家的傻兒子嘛,當然不好惹。

    “二位跟我來吧。”

    年輕的侍女有些抱歉地朝薛蟠欠了欠身,帶著二人走進了樓里。

    要說這清明樓,果真不似普通茶樓。

    光是大廳,便能擺下二三十張圓桌,墻上有古詩屏畫做飾。

    來往穿行的小二并無甚低賤之意,捧茶的女子也是不少,廳中更有一男子在撫琴奏樂。縱使是些粗人進來,說話嗓門也不自覺低了些,怕嚷了這些貴雅之地。

    侍女帶薛蟠他們上了二樓,繞過屏風,不用她介紹,薛蟠也知道自己該去哪桌了,因為他見到了冷子興。

    冷子興此時正諂媚地和桌中一個留著長須的中年男人說著什么。

    中年男人不怎么答,只是在一旁輕輕點頭。

    侍女上前,將請帖恭恭敬敬地遞給中年人。

    中間人看了看,抬頭。

    葉長寶馬上彎腰行了個禮。

    “于縣令,我們是薛氏古董行的,這位是我們少爺。”

    于縣令只是抬抬眼皮,看了薛蟠二人一眼,不再多說什么。

    冷子興看著他們,卻勾起了一個有些陰險的笑容。
捕鱼达人2百度版 贵州11选5前三直最大遗漏 安全的配资炒股平台 一只股票持有19年 北京11选5一百期 福建十一选五的走势图 做股票配资工作怎么样 天津市快乐十分一定牛 推荐一些好的股票 陕西福彩快乐十分一定牛 宁夏11选五开奖结果组三 安徽11选5遗漏号走势图 高手只炒一只股票19年钒价2019年为何大跌 快3计划全天在线计划 炒股平台 山西十一选五分布走势图 惠盈财富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