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書屋 > 古代言情 > 這個江湖本無情
加入書簽 章節報錯

正文 第三章唐門

    唐門建立時間不長,其實沒那么多的規矩,只是為了發展,這幾年那戒律堂堂主生生的把那正派的規矩,除了那些清規戒律,其他的都原模原樣的抄了過來,盡管已經老多年了,可是陸長生還是有些不自在,完全沒有了小時候的逍遙,這也是陸長生下山的原因之一。

    入了山門,陸長生直接前往政務廳,沒錯,就是陸長生那死鬼老爹處理門派事務的地方。

    這一門門主,可不是你武功高強就能夠當的,各種瑣碎的事情每天都有一大堆,花費你老多的經歷,基本上是沒什么時間練功的。所以,在很多門派,這武功最高的,并不是一門門主,而是那些不問世事的太上長老們。

    只不過唐門建立沒多少年,和他爺爺這一輩的陸續老死,也沒什么太上長老的存在,所以唐門最厲害的還是陸長生的老爹陸鴻天。不過陸鴻天雖然是榜上第十一的高手,但是不管身手還是暗器,其實都只是在二流,連現在的陸長生都未必打得過,支撐著他的是那獨步江湖的輕功和神鬼莫測的下毒手段,至少他那一身輕功,在這個江湖上,除了盜圣于長青,就沒有人能夠與之比肩。

    而這輕功,最厲害的也是唐門和盜門,只不過唐門的輕功被下毒和暗器功夫遮擋掩蓋,而盜門卻是很少出現在江湖之中,因為那些偷雞摸狗的事情他們是看不起的,而偷來的那些小錢他們也看不上,一般情況下,除了真的是有什么稀世珍寶出世,否則的話他們是不會出手的,大多時間,他們都是行走在荒山老林之中。

    沒錯,說到底,其實盜門就是一群盜墓賊。

    也是因此,才會被江湖中人認為這輕功最厲害的是那武當山的梯云縱。

    這次下山,陸長生還和盜門的那群人混了一個臉熟,跟著他們挖了兩個前朝王爺的墳,否則的話,陸長生還真沒什么閑錢支撐他行走江湖。

    畢竟,那個時候陸長生是自己偷跑下山的。

    不過,那次挖墳,收獲還算不錯,至少陸長生的這一手劍法,也是在那墓中挖出來的。

    俠客看著瀟灑,但其實他們的背后,每天都有一大堆的銅錢在嘩啦啦的往外流。

    很多你以為瀟灑不羈的俠客,很可能黑夜里在給別人看家護院,尤其是那些散修們。

    當然,這種丟臉皮的事情是不會有人往外說的,要不然的話,大家會一起捶你。

    進了政務廳,一眼就能看到上方一個中年男人在那里案牘勞形,一本本的折子被他批閱后丟棄在一旁,桌子上凌亂無比,不是的還會錘一錘老腰,本來俊郎的臉龐上才四十歲就已經爬滿了皺紋。

    誰能想到,唐門之主武林排在第十一的高手會是個很可能腰肌磨損的邋遢中年大叔?

    這,大概就是陸長生兩年前逃走的第二個原因了。

    他這死鬼老爹竟然想讓他處理門派事務,這是萬萬不能的,陸長生可不想十七八歲秀氣英俊的臉龐上就爬滿皺紋。

    只是現在,陸長生看著這個場景,眼眶竟然有些酸澀?

    是了,江湖歷練兩年,看過人生百態,也應該成長些許了。

    “爹,我回來了。”陸長生喊。

    陸鴻天抬起頭來,看見陸長生,笑容立馬掛上了臉,不過,又很快隱下。

    “你這狗崽子還知道回來?”

    陸長生咧咧嘴,把那堆批閱過的折子一掃,坐在桌子上說道,“想你了就回來了嘛。”

    聽到這話,再怎么威嚴的父親都嚴肅不起來,陸鴻天自然也是如此。

    “哈哈哈。”陸鴻天朗聲大笑,“不愧是老子的崽,知道念著老子。”

    頓了頓,陸鴻天問道,“這次回來待多久。”

    陸長生摸了摸鼻子,小聲說道,“三天。”

    陸鴻天眼中滿是怒火,陸長生趕緊說道,“爹,你聽我解釋!”

    “說,說不出個一三五來,我得打死你個龜孫不可。”

    得,直接從崽子變龜孫了。

    陸長生摸了摸鼻子,說道,“這不三天后我有個比武嘛,等你兒子我贏了之后多待幾天陪陪你,這總行吧?”

    陸鴻天眼中的怒火更甚了,“你個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子還和人比武?自己有幾斤幾兩你不知道?”

    “知道知道。”陸長生趕緊陪笑,“你兒子我的輕功也不賴嘛,之前打不過可以跑嘛。”

    “嗯。”陸鴻天這才點點頭,怒火稍歇,說道,“完了你去葉叔叔那里拿點他最新配出來的毒藥,以防萬一。”

    陸長生點點頭。這時,一道聲音從廳外傳來,端的是魅惑無比,只不過陸長生他們父子倆卻沒什么反應,只是因為他們聽了很多年,聽慣了而已。

    “陸伯伯,長生大哥他可用不著放毒。”

    抬眼看去,一位身穿紫色紗衣的少女一蹦一跳的跑了進來。身材玲瓏,皮膚白嫩,五官精致秀美,那一雙桃花眼更是勾人,但是有誘惑中又帶著些屬于青春少女的羞澀,那是一種說不出的美麗。

    來者不是別人,正式那星月宗莫何敏儀。

    至于她為什么在這兒?

    那是因為唐門和星月宗是鄰居。

    甚至還是姻親關系。

    因為,陸長生的老娘,就是星月宗的一位堂主,只不過在幾年前的一次魔門行動中失手被殺了。雖然老爹報了仇,但是畢竟人沒了。

    嗯,這也是陸長生為什么會救莫何敏儀的原因,她們兩個是青梅竹馬,沒意外的話,也會是未來的夫妻。說不上有多愛,但起碼互不討厭,嗯,好吧,這小妞確實挺招人喜歡的,那時看她受傷陸長生都快瘋了。這算不算喜歡陸長生也不知道,畢竟他沒經歷過,只是知道對方對于自己應該是很重要的。

    陸鴻天問,“哦?敏儀丫頭,你說說,這臭小子為什么用不著放毒?”

    莫何敏儀嬌聲笑著,說道,“長生大哥一手劍法出神入化,端的厲害。”

    陸鴻天撇撇嘴,“就他?”

    莫何敏儀說道,“陸伯伯,您每天處理門內公務,有多長時間沒關注過江湖上的消息了?”
捕鱼达人2百度版 广东11选5走势图 体育彩票双色球玩法 快乐扑克3规律 湖北l1选5开奖结果 北京pk拾规则 政府基金配资 排列三跨度走势图带连线图 极速时时彩有几个 可以看开奖福建快3APP 安徽快3预测一定牛遗漏 广东双色球什么时候开奖时间 北京pk10能不能赚钱 十一选五开奖直播 深圳风采2011089 江苏福彩快三遗漏走势图表 正规理财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