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書屋 > 古代言情 > 這個江湖本無情
加入書簽 章節報錯

正文 第五章各方反應(撒潑打滾求收藏求推薦)

    哎!

    一想到老爹才四十出頭就滿臉褶皺,一頭白絲,陸長生就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長生大哥你怎么了?”在旁邊彈琴的莫何敏儀發現了陸長生的異常,不由得問道。

    “哦,沒什么。”

    陸長生自嘲一笑,這小丫頭還是開開心心的做她的魔女好,想那么多干嘛。這未來的事情啊,還是讓他自己考慮吧。

    不過,莫何敏儀卻沒有這個覺悟啊。

    她問道,“你是在擔心三天后的比武么?也是,陳子明作為新一代英杰榜第一人,很難對付的。”

    擔心么?或許有吧。

    陸長生沒說什么,只是無所謂的笑了笑。

    說實話,比武什么的,陸長生還真沒在意過。不是他有必勝的把握,而是他知道,這場比武肯定不會好好的進行下去。

    魔門搗亂是肯定的。

    當時聽了消息之后,陸長生本能的覺得不能讓武當和峨眉聯合,所以才有了這場比武。

    相信其他魔門兩教也都是這么覺得的。

    這相當于,陸長生為他們準備了一個多月的準備搗亂時間。要是這樣他們還沒搗亂成功,那么陸長生就得重新考慮唐門倒向魔門這件事了。

    雖然那些正派也肯定會有所防范,但是,敵在明我在暗啊。

    所以,陸長生只要保證自己不失就好了。

    而有著這一身俊俏的輕功,陸長生也有信心保證自身不失。

    “長生大哥。”

    莫何敏儀說道,“打不過就跑好了,不丟人的。再說了,后面還有我們呢。”

    看著莫何敏儀擔憂的眼神,陸長生心頭很暖,哈哈一笑,說道,“放心吧,我可是陸長生啊。”

    莫何敏儀點點頭,說道,“那就行了,也不知道那陳子明,現在到了成都沒有。”

    聞言,陸長生沉默下來,看向成都城的方向,良久,才說道,“那誰知道呢。”

    成都城,一座酒樓內。

    南宮月一身白色道袍,跪坐在木案之前,神色恬淡的泡著茶,她的嘴角,不論愁苦,永遠都掛著幾分若有若無的微笑。

    作為峨眉山最優秀的弟子,處變不驚,這是最基本的要求。

    但是,他說,他最討厭的就是她的這幾分微笑。

    南宮月一口茶抿下,目光有些迷離,眼前,似乎又出現了那個瀟灑不羈,仗劍而去的白衣少年。

    沒有一絲人味兒,他是這樣說的。

    但是,峨眉山,本來就是道門分支,出塵,是應該的。

    說實話,對于這次訂婚,并沒有讓她的心境有所波動。

    陳子明,她從未見過。只是全門上下,都在說著他的好。說他長得俊俏,說他武功高強,說他謙謙君子。

    那么,就當他真的很好就是了。

    從小上山習武,到后來下山行走江湖,她見過的正派子弟,又有那個不是謙謙君子呢?

    或許,他是其中的佼佼者?

    只是,在心中,難免有些失望罷了。

    因為她知道,那些都是被門派規矩所束縛罷了,這人,到底是個什么樣子,還是得自己接觸過才知道。

    別人的江湖精彩非凡,而自己經歷的,卻是這般了無生趣。

    接到婚約的那一刻,南宮月想都沒想就答應了。

    不是有多么喜歡,而是自己知道,這輩子,也就這樣了。

    直到,這場比武出現。

    那個曾經令她羞惱不已的不羈少年,在黑夜里多次出現在夢中,只是那時,心中卻再也沒有了那份憤怒。

    甚至覺得,那才是江湖中人該有的樣子。

    又要見到他了,也不知,這次,他又會以什么樣的面孔出現。

    南宮月的面前,三四個同門師妹們同樣席地而坐,嘰嘰喳喳的說些什么。

    終于,有一個小道姑忍受不住,問道,“師姐,師姐?”

    “嗯?”

    南宮月回過神,看著小道姑,問道,“慧靜,怎么了?”

    慧靜小道姑說道,“師姐,關于這次比武,你到底怎么想的?”

    南宮月微笑著說道,“還能怎么想,看著就好了。”

    “難道師姐你就不氣憤嘛?”

    “氣憤什么?”

    “陳子明師兄,可是難得的好姻緣啊!我們這些人,如果不能在年輕時候找個好道侶,那以后就得青燈古佛一輩子了。”

    看著眼前跳脫的慧靜,南宮月一時竟然不知道該說些什么。

    道家門派,再怎么清心寡欲,但其實,還是抵不過少女懷春,人之本性的。

    “那,你嫁給陳師兄好了。”

    “可以陳師兄看不上我啊。”

    “呵呵。”

    小道姑的話,引起了其他人的一陣調笑。看著眼前的景象,南宮月默默看向了窗外,心里想著,或許,這就是你心中女人們該有的樣子吧?

    而與此同時,成都煙雨閣。

    屋頂之上,一黑衣少女抱劍靠坐,手中的酒壺,在很短時間內變得空蕩,身邊的管事,又很有眼色的遞上新的。

    一頭黑絲在風中飄蕩,長長的劉海將她的眼睛遮住,讓人看不清楚她在想些什么。

    又一次將手中的酒壺變空,少女的臉龐上已經帶著幾分暈色,只不過,這一次,身邊的管事并沒有再將酒壺遞上。

    “拿酒來!”

    少女這樣喊。

    “小姐。”

    管事有些不忍的說道,“夜深了。”

    少女抬頭,這才恍然發覺,不知何時,這天地間已經漆黑如墨。

    “這樣啊。”

    少女喃喃,現在的你,應該在那里吧?

    少女站起身來,衣服在風中飄蕩,端的是英姿颯爽。

    只不過她的目光,看向的卻是那青樓勾欄瓦舍之處。

    身后的管事嘴角抽了抽,說道,“小姐,你不能再去那些地方了,如今,江湖上都傳聞您喜歡那啥……女人……看著給你說了好幾家親事都黃了,再這樣下去,您就嫁不出去了!”

    少女轉身看著管事,眼神鋒利如刀,問道,“你說我嫁不出去?”

    “不……不敢。”管事嘴角再抽,怯懦的說道,“小姐美若天仙,怎么可能嫁不出去。”

    少女滿意地點頭,又問道,“那你現在對我去那里還有意見嘛?”

    “小……小姐!”

    管事欲哭無淚。

    少女哈哈一笑,說道,“放心,你不說,我不說,我爹不會知道的。”

    再抬眼,少女的身影已經消失在眼前。

    管事只能在心里吐槽,你煙雨閣柳如云,在這江湖上,又有幾個不認識呢。

    沒辦法,只能走下樓去,叫上幾個子弟暗中保護。
捕鱼达人2百度版 股票分析软件名字 青海十一选五 十一选五免费预测软件 北京今天11选5走势图 云南十一选五今天多少 股票分析师报考条件 大乐透开奖数据 福建11选5任选一怎么样 幸运飞艇如何计算下期号码 单支股票融资比例 贵州十一选五手机客户端下载 贵州快3走势一定牛图势 正规大发快三 河北20选5近500期走势图 11选5定单双套利 股票配资平台推荐找恒瑞行配资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