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書屋 > 古代言情 > 這個江湖本無情
加入書簽 章節報錯

正文 第六章果然天生一對(求收藏求推薦)

    時間過得飛快,陸長生的瀟灑生活,就這樣過去了。

    唐門山門之前,陸鴻天帶著一堆唐門子弟和陸長生告別。

    “打不過就跑,不丟人,咱們唐門,不靠那些。”陸鴻天抬手拍了拍陸長生的肩膀,說道。

    也是這時,陸鴻天才發現,孩子大了,再也不能像以前一樣,摸著他的頭讓他玩耍時小心一點了。

    陸長生點點頭,只是這話,怎么聽得如此耳熟?

    身邊,莫何敏儀在那里咯咯的笑。

    “我知道的,爹。”

    “嗯。”陸鴻天點點頭,說道,“早點回來。”

    陸長生臉上出現為難的神色,說道,“爹,我準備比完武,就去外邊耍耍的。”

    “你……”

    陸鴻天抬手指著他,半晌,才無力的說道,“由你吧,別逞強就是。”

    “嗯。”

    陸長生點頭,帶著莫何敏儀翩然而去。

    這時,那群唐門子弟里,才有膽大的,大聲喊道,“少主加油,把英杰榜第一帶回來!”

    陸鴻天茫然的回首,問道,“你剛才說啥?”

    “門主。”這時,陸鴻天身邊的一個中年男子看著他說道,“這次和長生比武的,就是那英杰榜第一的武當山陳子明,只要贏了,英杰榜第一,就是咱唐門的!”

    陸鴻天氣的說不出話來,良久,才大喊道,“狗崽子!”

    然后,他指著那群唐門子弟說道,“滾,都給我滾下山去接應長生,他要是那里傷著了,我拔了你們的皮!”

    而這時,成都煙雨閣的比武臺,早已經被人群包圍。

    街道上,屋頂上,再沒有一絲空隙。

    有仇人見面,亦有故友相聚。

    若不是知府大人派了軍隊來維持秩序,恐怕這里早已亂成一團,斗毆群起。

    這小門小派的江湖人,就是沒個規矩。

    某個負責人擦了擦額角的汗滴,這樣想著。

    你看那大派子弟,都在那酒樓里待著。

    嗯,確實如此。

    這煙雨閣周圍的酒樓瓦舍什么的,都被大派子弟和有點身家的江湖中人占據了。

    這一天,注定是這煙雨閣周圍酒家發財的一天。

    這種江湖盛事,可不是常有的。

    而這地理位置最好的,就莫過于煙雨閣了。

    只是,想要在里面待著,卻不是那么容易。

    要么你是十大派子弟,要么,你就得在江湖上有點名聲。

    可是即使這樣,煙雨閣,依然滿了。

    其實,這煙雨閣內,和外面街道上的江湖中人沒什么兩樣,一樣是鬧哄哄的,各種那師兄這師妹的叫著。

    如果你仔細觀察,就會發現,這人群分成兩堆,中央圍著的,俱是美女。

    嗯,愛美之心,人皆有之嘛。

    一堆,是和官府親近的門派,中間圍著的,便是那一身黑色勁衣的煙雨閣柳如云。

    而另一方,卻是那堅持江湖事江湖了的門派,人群中央,卻是那武當山陳子明為首的武當門人和峨眉山南宮月為首的峨眉子弟了。

    “陳師兄。”

    一紫衣青年對著人群中央的道袍男子拱手問道,“這次比武,可有信心?”

    道袍青年風輕云淡的說道,“蕭師弟客氣了,互相切磋罷了,沒什么信心不信心的。”

    “呵呵。”

    紫衣青年說道,“陳師兄說的是,是小弟我執迷了,還是陳師兄大度,那我就先預祝陳師兄抱得美人歸了。”

    “是呀是呀……”

    有了人領頭,其后便是一大堆恭維不要錢的飛來。

    “陳師兄豐朗俊逸,南宮師妹貌美如花,端的是一對神仙眷侶。”

    “天作之合……”

    “虛偽,不要臉,無恥至極。”

    “男才女貌。”

    “是呀是呀……”

    中間,好像有哪里不對?

    眾人抬頭看去,只見對面屋頂之上一白發青年背著劍,提著酒壺狂飲,只是那臉上的嘲諷,怎么也下不去。

    “于長青!你今日還敢來?”

    “哈哈!”

    于長青大笑,“唐門地界,我有何不敢?”

    “今日如此多的正派同道,定然叫你有來無回!”

    說著,這些個正派子弟就準備提劍而上。

    這就是江湖中人,一言不合就是干。

    “砰!”

    就在群情激奮之時,一聲炸響,讓煙雨閣內的眾人安靜下來。

    抬首望去,卻是那煙雨樓的大小姐柳如云,抱劍而立,原先圍著她的一群人紛紛讓出一條道來,讓眾人,與之相對。

    柳如云快步走到剛才那首先發言的青年面前,黑著臉說道,“你覺得,我煙雨樓的規矩是擺設?”

    “沒……沒有。”

    在柳如云鋒利的目光注視下,青年咽了口口水,艱難地說道。

    “嗯。”

    柳如云淡然的點頭,又環視眾人,問道,“你們呢?”

    一時間,樓內安靜無比。

    這時,陳子明走上前來,說道,“柳姑娘,這次是我們不對,還望煙雨樓看在武當的份上,給個面子。”

    “呵。”

    柳如云嗤笑一聲,走到南宮月身邊,只聽她說道,“也不知道什么時候,你能讓我看在你的份上,讓煙雨樓給個面子。”

    聽聞這話,樓內眾人都面漏驚色。

    陳子明的臉色青一陣白一陣的,這不是說他,只會靠著武當山嘛?

    不過,到底是江湖中數一數二的優秀人物。

    只是片刻,陳子明便恢復過來,笑呵呵的說道,“柳姑娘說笑了,這江湖上的年輕一輩,哪有這樣的人物?”

    柳如云呵呵一笑,突然抬手摟住了南宮月的肩膀,說道,“如果我說有呢?”

    陳子明說道,“那陳某但是要認識認識這種英雄人物了。”

    柳如云颯然一笑,“你還不配!”

    柳如云這一聲,可謂是惹了眾怒。只見那剛才圍著陳子明的那一堆人,無不怒目而視。

    陳子明淡然一笑,說道,“那樣的話,是陳某技不如人,回去之后必當勤家練武,以待日后。”

    這回,柳如云沒再理陳子明,而是一把攬住南宮月的肩膀,對著她說道,“你看,他多虛偽。”

    南宮月第一次被人這樣摟著,雖然是同性,但一想到江湖傳聞的柳大小姐喜歡逛青樓,喜歡女人,就有些不自然。

    南宮月微笑說道,“柳姐姐說笑了,陳師兄這是豁達。”

    柳如云哈哈一笑,說道,“你也虛偽,果然天生一對。”

    說罷,柳如云起身回到原位,淡淡的說道,“人來了。”

    心里,卻是在想著,不是喜歡她,那么,你的目的是什么?
捕鱼达人2百度版 天津快乐10分开奖结果 股市分析直播 重庆快乐十分杀号软件 pk10预测软件手机版 上证50指数 3d定胆方法 广东快乐十分计划 安徽新十一选五一定牛 腾讯分分彩开奖历史查询 山西体彩十一选五走势图 一分快三官方网站app 快乐十分彩票软件 加拿大快乐8提前获取开奖号码 时时乐餐厅怎么样 河北省快三 基金配资多少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