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書屋 > 古代言情 > 這個江湖本無情
加入書簽 章節報錯

正文 第八章比武

    這下,難了啊。

    陸長生苦笑。

    行走江湖這兩年,陸長生自然也遇到過不少青年一輩的高手。

    其中佼佼者,莫過去盜門歐陽鴻彥和那普靜小和尚,可是也不過是二流大成。

    原本,陸長生還以為他們和陳子明相比,都是半斤八兩呢,現在看來卻是弱了一籌。

    自己這劍法,才練了一年而已啊。

    不過即使這樣,還不足以,讓陸長生畏懼。

    畢竟他行走江湖,靠得卻是這一身被江湖中人忽視的唐門神鬼莫測的輕功。

    別人只道是他劍法非凡,殊不知,卻是他的身法了得。

    因為知道的人,大多都已經死了。

    唯獨有一個歐陽鴻顏,還是從不出現在人前的。

    “武當陳子明,果然厲害。”

    陸長生哈哈一笑,再次提劍而上。

    只是這時陳子明已經被陸長生那一句汝妻甚美,我欲養之氣得不行,根本沒心情和陸長生對話。

    見陸長生攻來,也提劍而上。

    一手貼合自然的武當劍法,這時候卻是被陳子明舞的殺氣縱橫。

    “陳子明心亂了,這陸長生有兩下子,幾年不見,長進不少。”

    于長青喝了一口酒,笑著說道。

    這時候的他,已經認出了陸長生。

    同屬魔門三教,雖然唐門很少有人行走江湖,基本屬于隱士山門,不過為了對抗那些正派人士,再加上和星月宗的特殊關系,所以黑白門和唐門偶爾也會有一些交集,小時候,他們也是見過的。

    關系,說不上好壞。

    于長青性格使然,對誰都是冷冰冰的。

    只有在面對正派人士的時候,才會漏出嘲諷臉。

    莫何敏儀可不關注這些,只是說道,“如果長生大哥有危險,你得救他。”

    于長青挑挑眉,“你真喜歡他?這可不是我認識的星月宗妖女。”

    莫何敏儀沒好氣的說道,“妖女也是人。”

    于長青點頭,“這也是。”

    而這時,比武臺上的陳子明和于長青,已經再次開打。

    陳子明武當劍法圓潤自然,攻防具有,且由于心態問題,殺氣縱橫。

    而陸長生輕功飄然,滑不遛秋的,劍法更是詭異無形。

    只是短短時間內,兩人便已經交手了二十多個回合。

    雖然雙方均無損傷,但是陳子明內力卻是要比陸長生深厚許多,看似平局的狀況,但其實,陸長生卻已經落了下風。

    陸長生喘息著,閉目回想剛才的交手,可真是危機重重。

    年輕人自傲,總是容易小看天下英雄。

    長見識了,陸長生只能這么說。

    這一瞬間,這兩年來有些漂浮的陸長生,開始穩重下來,心境上也有了一些變化。

    如果給他時間沉淀,這武功造詣上,肯定又會精進許多。

    只不過,氣急了的陳子明,可不會給他沉淀的時間。

    只是喘息了瞬間,配著梯云縱的武當劍法便又一次殺了過來。

    感覺到劍氣縱橫,陸長生急忙睜眼,輕功架起,往右邊側身。

    本能的,兩記飛刀便扔了過去。

    畢竟,這才是他真正吃飯的本事。

    這劍術,本就是興趣使然才練的。

    沒給他下毒,已經是念著江湖道義了。

    自然的,這兩記飛刀,也沒給陳子明造成多大的麻煩,雖然來的隱晦突然,不過還是被他擋下。

    不過,卻也是漏了一絲破綻。

    而陸長生要的,也是這一絲破綻。

    機會,總是轉瞬即逝。

    陸長生深刻的明白這個道理。

    所以,提劍便上。

    這時候,身法輕功的重要性,便顯示了出來。

    武當梯云縱雖然秒絕,但是此時唐門身法和盜門輕功,還是差了一些。

    轉瞬間,陸長生便貼了過來,一劍刺去。

    陳子明,遮擋不及,只能躲避。

    不過,胸前的衣服上還是被劃了一道口子。

    雖然沒有傷口,看起來卻是有些狼狽。

    而也是此時,那兩把飛刀才叮當兩聲落地。

    “卑鄙!”

    “小人!”

    “不要臉!”

    “怪不得和那妖女走的那么近,原來本就不行正道。”

    一時間,罵聲四起。

    遠處,陸鴻天哈哈大笑,派著身邊男子的肩膀說道,“看,我教出來的崽子!”

    中年男子微笑點頭,“長生這一記飛刀,隱晦突然,深得唐門精髓。”

    場內。

    陳子明怒極而笑,“陸兄弟這手飛刀可真是高絕!”

    陸長生哈哈一笑,“陳師兄謬贊了。”

    煙雨閣內,柳如云的眼睛微微一亮,像是想到了什么,不過卻沒能抓住,甚是苦惱。

    而南宮月,確實沒那么多的想法,只是目不轉睛的看著場內比武。

    一個瀟灑異常,一個怒而不得。

    雖然這是比武,但是對女子來說,武功高低,卻沒那么重要。

    只這心境上,卻已經高下立判了。

    人,是愛美動物。

    雖然只是一絲,但是對比開來,卻讓人覺得陳子明狼狽之極。

    要是在平時,南宮月肯定沒這么膚淺,但是現在,是關于她的比武,不是么?

    身邊的同門師妹們,除了慧靜再罵著小人,其他人都已經是星星眼了,更何況她這個當事人呢?

    遠遠的,只看那陳子明再次攻了上去。

    與前番不同,之前,陳子明的劍中雖然殺氣縱橫,但是還留著一絲余地,并沒有殺意。

    而這次,卻是實實在在的想把陸長生置之死地了。

    終于,這貨在陸長生的連番刺激之下,終于起了殺心。

    幾乎同時的,三個女人同時皺起了眉頭。

    莫何敏儀的擔憂,柳如云的不屑,和南宮月的不悅。

    畢竟,在此之前,這場比武說的只是場分出勝負的切磋而已,雖然陸長生的手段不怎么上的了臺面,但是,像陳子明這般因為吃了暗虧而突然起了殺心的行為,終歸是讓人不齒。

    而陸鴻天和于長青,卻是冷笑連連。

    “正派人士,嗯?”

    “正派人士?呵!”

    而與他們相對的,卻是那圍觀的江湖人士了。他們也感覺到了這絲殺意。

    幾乎同時的,場內響起了他們的加油聲。

    殺了他!

    陸長生的眉頭,也是第一次皺了起來。

    原本,只是想比武的,盡量配合黑白門和星月宗,破壞了這場聯姻就是,卻沒想到會發展成這個樣子。
捕鱼达人2百度版 北京快3一定牛基本走势 杨方配资 排列7开奖官网 辽宁35选七的走势图 郑州股票推荐交流群 大发快三大小单双经验 河南快3彩票平台 股票行情在线直播 山东十一运夺金走势图 中国福利彩票广东快乐十分官网 上海天天彩选4开奖查询 网上配资都不是实盘交易 快乐10分玩法介绍 股策略 山东十一选五基本走势图 一尾中特的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