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書屋 > 古代言情 > 這個江湖本無情
加入書簽 章節報錯

正文 第十章從他和星月宗妖女混在一起的時候,就已經是魔門中人了

    可能,是突然的轉變讓他們沒有反應過來。

    明明陳子明一直占據上風的,怎么就突然的死了呢?

    也可能,是被眼前的情況震驚的說不出話來。

    英杰榜第一,武當山陳子明,就這么死了?

    總之,不管什么原因,這明明很多人的煙雨閣比武場,沉寂了下來,甚至達到了除了呼吸聲之外,落針可聞的地步。

    這實在是因為,發生在眼前的事情,太過的讓人驚訝了。

    畢竟,英才榜第一對第六。

    而且,陳子明的戰績是實實在在的打出來的。

    所以,在這場比武開始之前,就沒有人會認為陸長生會輸。

    可是,這是現實,而不是那些人的臆想。

    直到良久之后,比武現場才猛然爆發起來。

    武當山陳子明死了!

    新的英杰榜第一,風流劍客陸長生!

    不管是哪一個,都會引爆這個相對來說本就熱鬧已久的江湖。

    當然,這些都不是陸長生要考慮的,他現在面對的問題是,怎么躲過一大幫和武當山交好的正派人士的追殺。

    這陳子明,可是武當山大弟子的獨子。

    以后行走江湖,要危險了。

    就比如現在,已經有很多人提劍向著陸長生殺來。

    陸長生哈哈一笑,擋住面前幾人的攻擊,反手一劍,逼退他們。

    雖然陸長生也受了些許的輕傷,但是對他并沒有太大的影響。

    架起輕功,陸長生向著莫何敏儀于長青他們所在的屋頂飛去。

    途中,自然有無數人的阻擋。

    而這時候,陸長生輕功的高絕就顯現出來了。

    只不過現在這種情況,也沒人注意到這些了。

    就連一直關注著陸長生的柳如云和南宮月,現在都還在震驚之中沒有完全的回過神來呢。

    而且,這時候,于長青和莫何敏儀已經前來接應了。

    更不要說,人群中還有隱藏的唐門子弟。

    只不過,這以后,風流劍客的諢號之前,恐怕還要再掛上個魔門子弟的名頭了。

    很順利的,陸長生和莫何敏儀還有于長青匯合在一起。

    于長青利劍出鞘,輕輕松松的殺死幾人,而后朗聲一笑,“怎么,正派人士輸不起不成?所謂的江湖道義呢?”

    有人大喊,“和你們這些魔門中人講什么江湖道義?”

    于長青指著陸長生,問道,“那他呢?”

    短暫的沉默之后,便有人回道,“從他和星月宗妖女混在一起的時候,就已經是魔門中人了!”

    “哈哈!”

    聽著這些人無恥至極的話語,于長青臉上濃濃的嘲諷,冰冷一笑,說道,“動手!”

    好像是在回應于長青的話語,他的聲音剛剛落下,人群中就有無數隱藏的魔門子弟悍然出手,將身邊的人擊殺在地。

    黑白門的野心大的很,他們可不愿花費偌大的人力物力只是為了破壞這么個婚約,因為不論有沒有這么個婚約,只要不是有一方做出天怒人怨的事情,峨眉和武當都一直會是同盟關系。

    黑白門所思考的,是怎么將這里的正派子弟一網打盡,畢竟這么個傳遍江湖的盛事,只要不是離得太遠了或者確有要事,那么這些個閑的沒事的江湖俠客,尤其是想要出頭的年輕一輩,肯定都會過來湊湊熱鬧。

    如果這一仗贏了,那么對正派來說,肯定是一個巨大的打擊。

    陸長生和莫何敏儀踏上樓頂,回頭看著場中的變化,眼神凝聚,不愧是傳承近千年的門派,眼光和野心就是不能比。

    陸長生看了莫何敏儀一眼,發現她的臉上也是滿是疑惑,就知道這次星月宗沒有參與其中,畢竟作為星月宗年輕一代領頭人一般的存在,星月宗很少有計劃會不讓她參與。

    “那么,現在我們怎么辦?”

    陸長生和莫何敏儀對視一眼,問道。

    雖然陸長生闖蕩江湖兩年,但是他一直都是獨來獨往,現在這種情況,還真是第一次遇見。可是莫何敏儀卻是不同,這兩年星月宗有很多任務都是她組織安排的。

    所以在這種事情的抉擇上,陸長生還是愿意相信莫何敏儀的選擇。

    “當然是撤咯。”

    莫何敏儀無所謂的笑笑。

    “雖然同是魔門,但是我們和黑白門可是有質的區別的,并不是一路人。這次能夠破壞峨眉和武當的聯姻,就已經成功了,再多的我們不適合參與,也不能參與。”

    陸長生點頭,對莫何敏儀的說法很是贊同。

    “那我們就走咯。”

    說完,就準備和莫何敏儀駕功離去。

    只是,這時已經有唐門子弟殺了過來。

    無奈,陸長生只能停下來,對來人說道,“我這邊沒事,你去告訴我爹,讓他帶人回去吧,就和他說,我和敏儀出去耍耍,盡興了就回來。”

    “是,少主。”

    那人轟然應諾,然后轉身離開。

    陸長生和莫何敏儀對視一眼,如來時一樣,雙雙架起輕功,飄然而走。

    只不過,他們兩個卻是沒有發現,一直有那么幾個人,在盯著他們這里。

    一個,自然而然的就是柳如云了。畢竟,從一開始,她就是奔著陸長生來的。

    其實,說起來柳如云和陸長生她們兩個也沒什么交集,只不過兩年前柳如云本著好奇的心態去青樓轉了圈,然后就遇到了陸長生,順便聊了幾句,只不過煙雨樓的本能告訴柳如云,這個陸長生不簡單。

    于是乎,那時候還籍籍無名的陸長生就進入了柳如云的視線。

    也正如柳如云所想,沒過多長時間,陸長生就闖出了一番名頭,而后,她也刻意的在青樓里制造過幾次偶遇,于是,就有了江湖上的那些所謂傳聞。

    這一切,都只是柳如云對陸長生的好奇心越來越重了,雖然如柳如云所想,陸長生確確實實并不簡單,卻接觸越能發現這一點,只不過,陸長生崛起的速度太快了,完全出乎了柳如云的預料,不過兩年時間,他就站上了英才榜第六的位置,比自己還高。

    這也讓柳如云對陸長生,更加的好奇起來。

    這次,柳如云就是奔著陸長生過來的,不過讓她驚奇的是,這一次的陸長生,竟然沒有去青樓玩耍,讓她昨天晚上白等了一晚上。

    而現在,他竟然真的和莫何敏儀廝混在了一起,而且看樣子關系還十分不賴。
捕鱼达人2百度版 排列五开奖结果 广西快三是不是正规的 上证指数 大盘 湖南快乐十分走势图表一定牛 安徽十一选五中奖记录 黑龙江11选5一定牛走势图 一分快3计划app下载安装 排列五开奖结果走势图 线上赌博赢的钱合法吗 福建31选7奖金 股票趋势软件下载 内蒙古快三49期链接 山西十一选五遗漏真准网 幸运农场号码走势 甘肃11选5开奖结果 炒股入门与技巧6短线炒股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