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書屋 > 古代言情 > 這個江湖本無情
加入書簽 章節報錯

正文 第十四章這人啊,不可貌相(求收藏求推薦)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陸長生回過神來。

    那講故事的漢子,卻是早已經不知道哪里去了。

    不知道為什么,對于漢子的離開,陸長生心里竟然隱隱的有些失落。

    這漢子的出現和離開,沒有絲毫的征兆,就好像只是為了來講出這個故事,傳達這個信息。

    至于傳達給誰,那就不知道了。

    反正陸長生不認為會是自己。

    不管闖出了多么大的名氣,陸長生對自己有著清楚的認知,他在很多人眼里,依然是個小角色。

    在莫何敏儀的協調下,畫舫很快就恢復了正常。

    因為今天晚上的重頭戲是拍賣會。

    所以就連平日里備受追捧的清官人的出場都沒能泛起什么漣漪。

    在這個時代,女人,不管你有多么的出色,終歸是附屬物,和那些詩詞字畫一樣。

    隨著拍賣會的開始,畫舫里也安靜下來。

    龜公上臺,講述著這次拍賣會的規則。

    這時候,莫何敏儀也來到了陸長生的身邊。

    “處理完了?”陸長生問。

    莫何敏儀點頭,欲言又止。

    “怎么了?”

    陸長生失笑,“有什么是不能和我說的?”

    莫何敏儀抿了抿嘴唇,說道,“不好意思長生大哥,突然有任務,恐怕不能陪你去街上逛了。”

    陸長生皺眉,想了想,說道,“是因為剛才的那個漢子?”

    莫何敏儀點頭,“沒錯,且不說他突然出現在星月樓的用意何在,就只是他剛才使用的那套功法,也值得星月宗拼盡全力取過來。”

    結合星月宗現在的困境,那套功法對星月宗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陸長生點頭,“我陪你一起回去。”

    “不用。”

    莫何敏儀笑著,“長生大哥你好好玩就好了,我只是回宗門報個信而已,不會有什么危險的,而且這回出來,不用想也知道還沒玩盡興吧?我不再,你就可以放開了玩了。”

    說著,莫何敏儀還對著陸長生眨了眨眼。

    對于莫何敏儀的不信任,陸長生表示很憤慨。

    他陸長生,是那樣的人么?

    不過,莫何敏儀的拒絕,陸長生倒也能夠理解,雖然唐門和星月宗的關系很是親近,但是涉及到門派內務,陸長生也不太好插手,所以,只能無奈的接受接下來的日子里獨自一個人玩的事實。

    “那長生大哥你好好玩哦。”

    見陸長生點頭,莫何敏儀甜甜一笑,然后消失在陸長生眼前。

    莫何敏儀的突然離去,讓陸長生有些意興闌珊。

    雖然對這樣的生活早有預料,但是當他真正出現的時候,還是有些措手不及。

    看了看場內讀書人為了一副前朝字畫瘋狂叫價的樣子,陸長生苦笑一聲,將杯中的酒一口飲盡,然后轉身離開了星月樓。

    這樣的環境,卻是不怎么適合喝酒了。

    陸長生,相對來說還是一個對生活品質有所追求的人,不喜歡將就著。

    在那種情況下喝酒,無疑就是將就。

    出了星月樓,隨便攔住一個穿著華麗的路人,嗯,一看就是那種為了逛青樓而來而不是為了什么勞什子活動的路人,打聽了一下今晚二十四樓畫舫的情況。

    嗯,只是為了找個適合喝酒的地方而已。

    然后,陸長生就走進了落月樓。

    嗯,顧名思義,落月樓的背后就是落月宗。

    只不過,和星月樓不同的是,落月樓并不做皮肉生意,至少明面上如此,她就是個聽曲兒的地方而已。

    而且,落月樓的身份也不是那么簡單,他還是官方青樓,也就是教坊司。

    當然,也不是什么教坊司都能夠叫做落月樓。

    整個大興王朝,落月樓也就只有三處而已。

    揚州一處,洛陽一處,還有就是落月宗的老家,蘇州一處。

    而且,這落月樓也不是什么人都能進的,必須有一塊白玉令牌,才能進入。

    而陸長生身上的這塊令牌,還是上次逛青樓的時候,從柳如云那里拿的。

    嗯,忘了是個什么節日,反正當時各處青樓也是同樣的滿員,有些心里復雜的陸長生和有些遺憾的柳如云相遇了。

    作為在青樓里多次相遇的熟悉的陌生人,兩個人一拍即合,就進了這落月樓,不過卻是蘇州那處的。

    后來不知咋的,這白玉令牌就到了陸長生手里。

    有沒有經過柳如云的同意,這一點,陸長生卻是忘了。

    進了落月樓,果然如那個路人說的一樣,相比于其他畫舫的熱鬧,落月樓足以說得上是冷清了。

    臺上的清官人慢悠悠的唱著,臺下零零散散的幾個客人搖頭晃腦。

    關鍵是這幾個還都是糟老頭子。

    陸長生有些疑惑,這落月樓,不用賺錢的嘛?

    落月宗看著也不大,那好說那錢都是天上掉下來的?

    找了個角落坐下,點了壺酒,要了幾個小菜,陸長生舒爽的嘆息一聲,閉上眼睛,和那幾個老頭子一樣,開始搖頭晃腦。

    雖然他不知道這曲子有什么好的能被那些讀書人那般吹捧,不過畢竟好聽不是么?

    以前逛青樓的時候,他就是這般做的。

    不懂裝懂雖然說的難聽,但是畢竟不會落下面子不是么?

    江湖中人,最看中的就是面子。

    這落月樓,怪不得人不多。

    這清官人唱的曲兒都不一樣,明顯得要比星月樓的曲兒高雅的多。

    只不過,卻是有些曲高和寡了。

    這世上熙熙攘攘利來利往的,都是為了生活在奔波,又有幾個人能夠有這閑心欣賞藝術呢?

    要不是生的好,陸長生覺得他現在應該和那些俠客們一樣在看家護院呢。

    這就是人生啊,生來不公。

    突然,眼前出現了一團黑影,陸長生還以為是小廝上酒菜呢,但是過了許久,那黑影都沒有離去,陸長生這才發覺不對。

    睜開眼,卻是個陌生的不能再陌生的人。

    額,這么說也不對,剛才就見過一面。

    正式被陸長生攔住問這秦淮河二十四樓畫舫情況的那個穿著華麗的路人。

    只不過,他為什么會來了這里?

    陸長生心里疑惑,就看對方這張猥瑣的臉,也不是個欣賞高雅藝術的人啊?

    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人不可貌相?明面上這人是一個猥瑣男紈绔子弟,背地里,卻是一個傷春悲秋的文藝青年?

    這便陸長生還在胡亂想著,年前的這位兄臺卻是已經在猥瑣的笑了。
捕鱼达人2百度版 排列3组选3玩法介绍 云南十一选五走势图带连线 吉林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 贵州十一选五前直遗漏 黑龙江11选5同步开奖 安徽体彩票十一选五 黑龙江36选7新开奖 股票配资浙嘉配资 福利彩票中奖规则 吉林11选5开奖结果爱乐彩 舟山体彩飞鱼中奖技巧 福建体彩36选7什么时候开奖 pk10技巧 图解 贵州快3开奖结果查 快乐十分云南 浙江20选5开奖结果2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