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書屋 > 古代言情 > 這個江湖本無情
加入書簽 章節報錯

正文 第十六章人生的道路上步步都是坑

    錢不少的身影徹底消失在眼前,陸長生站在原地,思慮良久,才颯然一笑,向著另一個方向走去。

    管他什么陰謀詭計大網不大網的,我陸長生,這一輩子求得是瀟灑自在,橫在眼前的,一劍破之便是。

    就像是之前的十幾年一樣。

    想通這一點,陸長生原本有些沉重的腳步也開始輕快起來。

    卻是隨著陸長生心境的變化,陸長生的武功也隨之精盡了不少,卻已經是站在了二流大成的邊緣。

    練武,練的是人,其實也是心。

    當武功高到一定境界之后,招式功法什么的,其實已經不怎么重要了,大家都是半斤八兩的,沒有什么高低之分,唯一區別的,就是心境。

    同時,這也是宗師和一流高手的區別。

    宗師高手,如武當的張天師還有少林寺的那玄悲老和尚,他們活了近百年,早已看透世事,所以他們不論面對什么情況,都能夠無悲無喜,泰然處之,隨之而來的,便是他們的武功渾然自如,沒有一絲的停滯,人招合一,沒有破綻。

    而一流高手,最典型的就莫過去陸長生的那死鬼老爹,被門派事務纏身,所以人和招式分離,招式輕功什么的都只是工具,雖然武功高超,但是終歸會有一些疏離感,那也是破綻所在。

    當然,現在的陸長生,可沒有想那么多。

    明白了心中所求,武功又突然精進,陸長生心里大樂,心情舒暢的他,現在只想重新找個地方喝兩杯。

    想到便去做,自在逍遙,說到底就是隨心而行。

    所以,陸長生一邊走著的同時,也在左右看著,他要找個適合喝酒的地方。

    不過,走了兩步,陸長生突然停下,扭頭,看向一個方向,用手指勾了勾。

    意思很簡單,就是過來。

    因為七夕臨近的關系,揚州城的宵禁這幾天也已放開,所以街上熱鬧非凡,什么牛鬼蛇神都有,所以被跟蹤,陸長生并不覺得意外。

    畢竟,對方把自己當成了普通的富家少年了也說不好呢?

    不過,與揚州城街上的熱鬧不同,這秦淮河二十四樓畫舫的地界,可是有點冷清,畢竟,熱鬧的是畫舫里面。

    在這個時間點,該進去的都要已經進去了,說不定,現在大老爺們兒們正在做著愛做的事情呢。

    所以,陸長生叫跟蹤他的那個人出來。

    武功精進了,和這個人試試身手,看看自己現在大概是個什么實力,然后再去整兩口,豈不美哉?

    陸長生,就是這樣想的。

    只不過,那人出來之后,陸長生卻是樂了。

    “真是不知道你走了什么狗屎運。”來人這樣說著。

    陸長生颯然一笑,也不在意,對方說的什么,他自然知道,她酸溜溜的羨慕是應該的。

    畢竟大家都在辛辛苦苦的練武,越往后越難進步,有時候八年十年的都不一定能夠有所進展,可是你站在原地也不是想了個啥,然后走了兩步,就有所突破,不酸你酸誰?

    所以,陸長生也沒有太過嘚瑟,不是他不想,而是他不敢,對面這位脾氣可不怎么好,是真真正正的一言不合就動手的那種,而且還死倔死倔的那種,贏了她,肯定會被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戰,陸長生只是想試試身手,可不想找個煩人精。

    再說了,大家一起在青樓遇到了那么多次,一回生兩回熟,陸長生和她雖然交情不深,但那只是因為雙方性格的原因,但是在另外一種程度上,他們兩個卻是可以說是熟得不能再熟了。

    萬一弄傷了,也不太好意思。

    所以,陸長生立馬轉移話題,笑嘻嘻的問道,“跟了我多長時間了?”

    “也不久。”那人回答道,“就是你和錢不少一起從落月樓出來的時候。”

    陸長生點頭。

    頓了頓,那人問道,“你是怎么和錢不少認識的?”

    陸長生笑,“和認識你的過程差不多。不過我看他錢不少,一看就是個會做生意的,所以看看能不能跟著他賺點兒。”

    來人冷笑,說道,“自從大興王朝建立至今二百四十多年,我就從來沒聽說過有人能夠從錢家身上賺到錢,就算是合作伙伴也不行。”

    “錢家?”陸長生有些愣神。“這錢不少和錢家還有關系?”

    這也不怪陸長生想不到,主要是那個錢家實在是太大了,上到古玩字畫,下到柴米油鹽,只要你能用的到的,就沒有錢家產業不涉及的。

    這錢家,是名副其實的大興王朝首富,富可敵國是真的,可不是說說而已。

    和盜門在一起的時候那歐陽鴻顏曾經和陸長生說過,那錢家私庫的錢糧可是比國庫還要多。

    只是,陸長生沒有聽說過這四海鏢局和錢家有什么關系啊。

    陸長生說道,“這錢不少和我說他是四海鏢局的啊,他哥是四海鏢局大老板。”

    “呵。”來人笑著,說道,“他這么說也沒錯,可是四海鏢局就是錢家的產業啊,而且,可是錢家的支柱型產業,錢家就是靠這個起家的,只不過后來錢家越做越大,這四海鏢局的利潤對錢家來說就顯得比較可有可無,所以就很少有人知道這個了,而且又因為太祖起義之時,錢糧全部都由錢家資助,所以又被封了個宿國公,后來,錢家老祖為了不讓后代子孫忘本,就立下祖訓,每一代的繼承人選拔,就是看繼承人人選在四海鏢局內的表現,所以明面上四海鏢局和錢家的關系也就被掩蓋了。”

    “而這個錢不少,就是錢家這一代的嫡系二少爺,也是英才榜二十位錢不夠的弟弟,而這幾年,因為當代宿國公病重的事情,所以錢家繼承人的競爭,正是激烈的時候。”

    我滴個乖乖!

    這錢不少,是真的錢不少啊。

    陸長生心里有些咂舌。

    不過,這錢不少突然找上門來,是想讓我幫他爭取錢家下一代家主?

    可是,我又能夠幫他什么呢?

    陸長生心里疑惑,便也問了出來。

    來人說道,“保護他,順便的,幫他殺人。而且,英才榜第一的這個身份,本身就代表著很多東西。”

    見陸長生這么問,來人問道,“怎么?你有興趣進去摻和一腳?”

    “沒沒沒!你別瞎說!”陸長生急忙否認。

    一個追求逍遙自在的人,又怎么可能主動摻和這種麻煩事呢?

    這不是自己給自己找麻煩嘛?

    咋隨便出來喝個酒,就能遇到這種事情呢?

    人生的道路上,果然到處都是坑啊。
捕鱼达人2百度版 福彩燕赵风采排列7 短线炒股平台 十分快三 山东群英会交流群 浙江体育彩票网 黑龙江省 十一选五开 福建体彩31选7开奖走势图查询 *明天股票涨停 股票推荐软件 广西11选五开奖结果下载 分分彩个位必中规律 天津快乐10分开奖结果查询 北京快8开奖直播现场 新疆11选5开奖信息 股票怎么赚钱 黑龙江快乐十分麻将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