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書屋 > 古代言情 > 這個江湖本無情
加入書簽 章節報錯

正文 第二十五章世間事還真是奇妙

    陸長生架著輕功跟在柳如云身后,極速的飛馳著。

    確實沒想到,柳如云的輕功,竟然也是如此的不俗,追上她,也是用了陸長生成的功力。

    想來,也不會是什么無名的功法,只不過陸長生見識淺薄,認不出來罷了。

    想想也是,畢竟,柳大小姐的老爹,可是那引領一代風騷的柳春秋啊。

    又怎么可能弱了。

    只是,即便他們兩個行的如此之快,過去這么長時間,還是沒能發現那伙歹人的身影。

    “會不會是我們追錯方向了?”陸長生在柳如云身后問。

    畢竟這只是一伙歹人而已,沒道理比他們架著輕功還快。

    如果真是那樣的話,這十幾年的武功,他們兩個還真是白練了。

    聞言,柳如云也停了下來,只是緊鎖著眉頭,把著急寫在了臉上。

    陸長生嘆了口氣,這樣的人,世上是真的不多了。

    心中有些不忍,原本打算就此回家睡覺的陸長生,嘆了口氣說道,“還是報官吧,畢竟他們才是專業的,不如讓他們查案找線索,打打殺殺的事情交給我們就是了。雖然可能會遲了一些,有些姑娘來不及救援,但是總比給她們報不了仇的好,那才真的是……無法告慰他們的在天之靈。”

    柳如云的臉上盡是掙扎的神色,但最終,還是妥協下來。

    雖然習慣了打打殺殺,但是還沒到腦子簡單到分不清輕重緩急的地步。

    “那就走吧。”

    見柳如云點頭,陸長生轉身說道。

    揚州府衙,離陸長生他們剛才所處的地方有些遠,不過卻沒花費他們多少時間。

    只因為心急如焚的柳如云,是在透支著內力奔馳的。

    她那種心態,陸長生不懂,大概一輩子也不懂。

    畢竟這個江湖太大,不是隨便一個人都能成為俠。

    這也是為什么,英才榜年輕一輩百來十人,也只有柳如云闖下一個女俠的諢號,而其他人的前綴,都是門派勢力的原因。

    這個時候已經很晚了。

    雖然因為七夕的原因,近三天的揚州城放開了宵禁,不過大家都還有事情要做,大多數人都要為了生活奔波。

    所以,現在的街上,雖然還是有著不少的人群,卻是已經沒了剛才的熱鬧。

    有些,莫名地孤寂。

    兩個人在大庭廣眾之下飛檐走壁,再加上沒有刻意的隱藏,終究會有人看到,不過也就是拉著身邊的同伴多看一眼,看個熱鬧而已,也不會有什么稀奇,畢竟揚州這地方,什么樣的人都多,大多早已見怪不怪了。

    很快,陸長生和柳如云就到了府衙之前。

    柳如云心里急躁,打算直接敲鼓。

    不過,卻被陸長生攔下。

    “你干嘛?”

    難免的,柳如云有些脾氣不太好。

    陸長生笑,說道,“看到一些有趣的事情而已。”

    柳如云眉頭皺著,很是不悅,“現在我沒興趣。”

    “或許,看一眼就有興趣了呢?”

    陸長生的聲音,有些玩味。

    柳如云也聽出了話里的不尋常,順著陸長生的目光看了過去。

    卻是側門那里,聽著兩輛大車。

    車上,丟著麻袋。

    十幾個衙役捕快,正招呼著,小心翼翼的將麻袋往府衙里搬。

    從捕快肩上麻袋的彎曲程度來看,不難想象,那里面裝著的是人。

    車上還有十幾個麻袋,也不知道搬進去了幾個。

    也就是說,今晚,至少二十名女子慘遭毒手,也不知道有多少男人命落黃泉。

    可這一切的背后,真正的兇手,卻是衙門中人。

    不難想象,敢犯下如此大案的,除了那揚州知府,也不會再有其他人有這個實力和膽子。

    “這叫什么?”陸長生輕笑,突然來了點興趣,咬文嚼字道,“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

    “狗官。”柳如云大怒,拔出劍就要往里面闖,“我要殺了他們!”

    陸長生再次攔下了她,對于柳如云的憤怒視若不見,只是自顧自的說道,“這揚州,好說歹說的我也來過兩回,揚州知府是個好官的名頭,我也聽過不是一回兩回,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誤會?”

    “呵。”柳如云冷笑,“能有什么誤會?道貌岸然之輩多的是,尤其是讀書人。”

    “你好像對讀書人有著很大的怨氣?”

    柳如云不答,陸長生也不會多問。

    只是說道,“不要沖動,跟進去看看再說。”

    正好,那兩大車上的女子,都已經被全部扛了進去。

    兩個人一路跟著,并沒有被發現。

    以他們的實力,就算在江湖上能夠發現他們的也不多,更不要說區區幾個衙役捕快了。

    不過,對方卻是在一處轉角處分開。

    大多數人扛著麻袋進了后院,只有一個穿著捕頭服飾的中年漢子,拐向了另一處。

    不用想也知道,他是去向上頭的人匯報了。

    在新的命令下來之前,一時半會兒的,這些女子應該沒有什么危險。

    兩個人對視一眼,柳如云說道,“為了以防萬一,你去跟著那些衙役捕快,去看看那些女子被安排在什么地方,我去跟著那捕頭,看看能不能知道些什么。”

    “好。”

    陸長生點頭,反正他對那些不關己事的消息也沒什么興趣。

    于是,兩個人就此分開。

    陸長生一路掉在后面跟著,直到柴房。

    真是無趣。

    陸長生心里想,這些人就不能有點創意,抓了人就往柴房帶。

    以后啊,救人的時候,找都不用找,直接往柴房闖就是了。

    看著那些衙役捕快一點都不懂憐香惜玉的把裝著姑娘們的麻袋往地上扔,陸長生的嘴角直抽抽。

    他敢打賭,這些衙役捕快,肯定都是些單身漢子,而且一輩子找不到媳婦兒。

    人全部放進去之后,柴房門就被鎖了,大部分衙役捕快也是各自散去,只留下五六個人留守。

    陸長生搖了搖頭,準備去看看柳如云那邊什么情況。

    可也正是這時,安靜的揚州府衙,卻是突然熱鬧了起來。

    “抓刺客啦!有刺客!”

    隨著前廳里的這一聲大喊,黑夜里的揚州府衙,瞬間燈火通明起來。
捕鱼达人2百度版 3d包胆花多少钱 贵州十一选五结果 内蒙十一选五前三和值走势图 天津快乐十分0629049 什么彩票软件开奖速度快 河南22选5玩法说明 pk10免费计划软件苹果 江西快三开奖视频 不同类型基金的资产配置比例 彩票北京pk拾是官方开的吗 上证指数走势图今天行情走势图 甘肃快三选号技巧 pk10技巧图 规律 贵州11选5台子 欢乐生肖五星综合基本走势图 二分彩是什么彩票